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75章 需要帮忙
    第575章需要帮忙

    阮诗诗拼命的跑出生锈的铁门,耳槽全是“通通通”的心跳声。

    还有声音伴随着风声飘了出来,“武哥不行了!一直在流血!”

    听到那些飘渺慌乱的说话声,阮诗诗压根就来不及想其他的,只想尽快逃离,跑的越远越好!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她的身体猝不及防的向前跌了过去,地上尖锐的石头直接划过了她的小腿,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尖锐且突然的疼痛让阮诗诗顿时痛哼出声,她伸手紧紧按住自己的腿,坐在地上,看着小腿上的血痕,痛的收紧眉头。

    就在这时,刚才她跑来的方向有脚步声靠近,伴随着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阮诗诗的心又一瞬间被提到了嗓子口。

    她迅速的扫视四周,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这里是一条巷子,巷子直通向外,现在她受伤了,就算继续往外跑恐怕也跑不动,可是四周却没有什么可以隐匿的地方。

    就在这时,她他目光落在了旁边的几个大的垃圾桶上,只犹豫了半秒,她就立刻起身,拖着受伤的腿快速场那边靠近,随后立刻屈身蹲在了一个垃圾桶后面。

    脚步声慢慢靠近,她身子发紧,大气都不敢出,她咬着牙,控制着眼眶里来回打转的眼泪,声音都不知不觉的放轻了。

    脚步声快速朝这边靠近,很快,有男人的声音传来,“我靠!那贱人跑哪了!我刚才分明看到她往这边来的!”

    另一个男人说道,“我还不信她能飞了!走,继续追!”

    说着,两个男人迈开步子,继续快步向前追去。

    阮诗诗整个人缩在垃圾桶后面一片小小的阴影里,看着那两个男人的身影慢慢消失,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她看了一眼腿上的伤口,正想要站起身来,可突然间意识到,她这个时候还不能走。

    如果现在离开,说不定会正好撞见那两个男人回来,而如果她往相反的方向走,就必定要经过那个水泥厂的后门,那里说不定还有人守着,她过去就相当于自投罗网。

    左右为难,进退维谷,向左向右都有可能发生未知的风险,更何况如今她受了伤,跑也跑不动,一旦遇到那些凶神恶煞的人,肯定在劫难逃。

    可是如今子济还在他们手里,而且她也不可能一直蹲在垃圾桶后面,她腿上的伤一直在流血,需要及时处理。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了自己紧紧抓在手心的手机,心思微动。

    犹豫之际,突然,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一个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来回跳跃着。

    看到“喻以默”这三个字时,阮诗诗眸底猛地迸射出光亮,她刚想着要不要打电话向他求助,没想到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阮诗诗咬了咬牙,直接按了接听,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那里传来男人微冷的声音,“你在哪?”

    阮诗诗深吸气,原本涌到嘴边求助的话语突然顿住了,她深吸气,喉咙发干,“我……”

    “在西桥园?我让人给你送样东西。”

    她声音有些打颤的说,“我不在……喻以默,我在城西区。”

    那头静默了一瞬,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喻以默连忙开口问,声音里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担忧,“去城西做什么?你怎么了?”

    阮诗诗深吸气,随后语气沉沉的说道,“我来找子济……他被人控制住了,我现在需要帮忙。”

    她话音刚落,下一秒,男人声音响起,“你在哪?我这就带人过去!”

    阮诗诗的心口猛地涌现出一股暖流,她咬了咬唇,“我也不清楚,我把定位发给你,你快点来……快点过来。”

    她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流血,她一低头就能看到小腿上的大片鲜红,血流不止,看着让人心里发毛。

    其实最可怕的倒不是伤口的痛感,而是那种血流不止的感觉,感觉身上的血慢慢流失,身体慢慢发虚,这才是最可怕的。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异常有力,“我这就过去!”

    电话挂断,可那句话却像是一针强心剂,让阮诗诗悬在嗓子口的心猛然坠地,她缩在昏暗中,低头看着腿上的伤口,方才心头的不安和担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用做,唯一要做的就是躲在那里,等他来。

    似乎是因为流血的缘故,她身体越发冰凉,脑袋越来越沉,连眼皮都开始发涩了,她深吸气,看着没有凝血的伤口,心口发紧。

    她随手拉过衣服的一角,对准伤口的位置,随手包扎起来,随后缩在那里继续等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声音从那边传来。

    男人的说话声顺着传了过来,“还真没找到!回去再说吧!”

    “武哥肯定饶不了我们,还有那个小和尚,今天肯定会被弄的半死才解气。”

    “哼!敢咬武哥,是他自己找死!”

    那两个跑出去追她的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骂骂咧咧的往水泥厂的地方赶,阮诗诗听着他们谈话的内容,一颗心顿时又猛地揪了起来。

    也不知道子济现在怎么样了,他虽然说不相信她,可是在刚才那么紧急的状况之下,他还是选择帮了她。

    阮诗诗心里既担心又难受,她的两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心头焦灼不安。

    “等等!黑子你看!这地上有血!”

    那边传来男人惊讶的声音,这边蹲在垃圾桶后面的阮诗诗浑身一紧,顿时反应过来。

    刚才她只顾着躲起来,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腿上还带着伤,血迹滴溅,倒是留下了痕迹,那这样的话,只要他们顺着血迹,肯定就会发现她的!

    这么一想,她浑身发冷,缩在原地更是都不敢动。

    “这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女人留下来的!她肯定没跑远,我们顺着血迹找!”

    两个男人一拍即合,当即顺着地上的血迹去寻找阮诗诗的踪影。

    阮诗诗身子紧绷,看着他们渐渐的朝这边靠近,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这时,一道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瞬间划破了寂静,阮诗诗身子一抖,看着手中亮起来的手机,当即按下了接听。

    喻以默透着几分焦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喂?你现在在哪?”

    阮诗诗深吸气,一个字都不敢回,她惊慌的抬眼,看向另一边。

    那两个男人显然也都听到了手机铃声,他们两个飞速的对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迈开步子,朝垃圾桶这边靠近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