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83章 一屋子醋味儿
    第583章一屋子醋味儿

    陈钧说着,立刻起身,拿起旁边椅背上挂着的外套,三步两步的走到她身旁,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没喝酒,能开车送你。”

    不等阮诗诗开口答复,陈钧就已经迈开长腿朝门口的方向走去,她愣了愣,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越野车在宽阔的道路上奔驰前行,一路上,陈钧没说一句话,全程面色严肃,精神贯注的开着车,阮诗诗心中有事,紧张的不行,也没开口。

    抵达福瑞私人医院,阮诗诗找前台询问了病房号,随后刻不容缓的朝那边赶,陈钧放心不下,便跟着过去。

    阮诗诗心急如焚,一路上几乎都在小跑,穿过病房走廊时,有一个护士推着无菌车快速朝这边走来,她跑着步,一时间停不下来,眼看着就要和无菌车撞上去。

    突然,肩头一紧,一双大手从后方伸过来,紧紧地卡住了她的肩膀,这才没让她直接撞上去。

    阮诗诗一颗心跳的飞快,这边刚站稳,一扭头就看到了在她身后稳稳扶住她的陈钧,正要开口道谢,却听他说,“不急这一两分钟,而且你的腿跑得了吗?”

    阮诗诗拧紧眉头,感觉到腿上伤口在隐隐作痛,这个时候,她确实不该再跑了,可是她今天身穿着长裙,将伤口遮盖的严严实实,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受伤的?

    可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这些,阮诗诗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继续向前走去,这次她虽然走的很快,却没有再跑。

    根据前台那边提供的信息,阮诗诗一路寻找着病房号,终于看到了相应的门房号,她想都没想,直接跑了过去。

    到了门口,她毫不犹豫的抬手按下了门把,推门而入。

    “哐”的一声,门被她一把推开,屋内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朝她看了过来。

    喻以默,苏煜成还有龙哥,他们都坐在小客厅沙发旁,面色微怔的看着她。

    阮诗诗愣了两秒,很快反应过来,她深吸一口气,忙开口问,“子济呢?他在哪?”

    苏煜成冲着旁边一个方向扬了扬下巴,轻声道,“那里,他不愿意见人。”

    阮诗诗转头看过去,这才发现那边有一段小小的甬道,同样另外一个房间。

    私人医院的各项条件都要比公立医院好一些,就连病房也是套间的,推开门进去是一个小客厅,而真正的病房还要再走过小走廊才能到达。

    阮诗诗动了动唇,本想要多问些情况,可却突然发现坐在轮椅上的喻以默面色有些沉冷,目光直直的盯着她身后的方向。

    她察觉到了什么,立刻转头看去,看到站在她身后身材高大,一身军装的陈钧时,微微一愣。

    他怎么跟进来了?

    顿时,小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微妙,喻以默和苏煜成都带着打量的目光望着陈钧,谁都没说话。

    这时,龙哥突然站起身,微微诧异的问道,“陈钧,你怎么来了?”

    陈钧面不改色,不咸不淡的说道,“正好和她在一起,听说她这边有事,就来送她一程。”

    虽是很稀疏平常的一句话,可是落在喻以默耳朵里,却变得格外意味深长。

    坐在轮椅上的喻以默微微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陈钧,几乎很快就已经确定,这个男人,就是上次他在车里看到和阮诗诗在一起的男人。

    他视线移开,扫向阮诗诗,暂时将心头的不悦压了下去,语气微沉的说道,“医生说他现在这种情况不太好办,他只愿意见信任的人,你可以去试试。”

    阮诗诗哪里有心思顾得上这些男人之间的眼神交换和情绪暗涌,她的一颗心早就飞到了子济那边,拴都拴不住。

    “我试试吧。”

    她说着,抬脚迈步朝那边的房间走去,刚走了两步,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放轻了脚步,平稳了呼吸,轻轻的向那边走去。

    随着房门“咔嚓”的一声响,这边的小客厅也安静了许多。

    龙哥看了一眼陈钧,试探的开口道,“要不我们出去找个地方聊聊天?”

    陈钧顿了顿,开口道,“在这儿等等吧。”

    在这里等,很显然,他就是在等阮诗诗。

    这话虽然隐晦,可是却也能让别人听得明白。

    喻以默转头,目光复杂了几分,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坐在对面的苏煜成看看陈钧,又看看他,笑得意味深长。

    他挑了挑眉,终是没压制住一颗爱挑事看戏的心,他点了点手机屏幕,给喻以默发了一条消息,“我怎么闻到这屋子里一股醋味儿呢?你闻到了吗?”

    苏煜成这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喻以默低头扫了一眼屏幕,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随后便移开了目光。

    与此同时,屋内那个小的房间里,阮诗诗刚把门推开走进去,就看到了那个缩在床上的小小身影,被单笼罩着身体,只能看到拢起的形状。

    阮诗诗深吸气,放轻步子走到床边,轻声道,“子济,是我。”

    被单下的小人身子轻微的动了动,却依旧没什么大的反应。

    阮诗诗接着说道,“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你一定经历了许多,我能理解,你不相信任何人,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你,就在一个多星期之前,我曾经见过悟恩师傅……”

    听到这个称号,子济终于有了反应,他的脑袋从被单下面探了出来,一动不动看着阮诗诗,眼底依旧带着防备,盯着她没说话。

    阮诗诗冲他勾了勾唇角,随后不慌不忙的讲述了一些自己当时见到悟恩时的场景,随后又说道,“哪怕是悟恩师傅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害怕的,对于那些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所以,在事情真相大白之前,我要保证你的安全,你也要等到探明真相的那一刻。”

    子济似懂非懂,半信半疑,靠在床头盯着她看,却一句话都不说。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有些疲惫的说道,“如果我真的对你有什么企图,现在也不会跟你说这么多。”

    子济依旧什么都没说。

    阮诗诗叹了口气,有些心累,刚才她说了那么多,而子济听懂的又有几句呢?而且单凭着她几句话就让子济完全卸下防备,这也不太现实。

    “你好好休息吧,如果想见我,就随时跟这边的人说。”

    说完,阮诗诗轻叹了口气,轻轻的迈步走了出来。

    刚走到小客厅,顿时,一屋子的男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