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87章 得对他负责
    第587章得对他负责

    短信发完,压在阮诗诗心头的那块石头这才消失不见了。

    她快速将子济不多的行李收拾好,随后就带着三个小家伙离开了医院。

    上了车,在开车之前,阮诗诗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空荡荡的,半条消息都没有。

    也不知道喻以默是没看到还是不想回。

    阮诗诗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算把手机丢到一旁开车离开。

    谁知,她刚把手机放下,屏幕就突然亮了起来,熟悉的铃声响起,阮诗诗立刻又重新拿起手机,看向屏幕。

    屏幕上闪烁着“宋夜安”三个字,阮诗诗顿了顿,随后按下了接听键。

    宋夜安的声音传来,“喂?诗诗,你人在哪?我一回来,家里冷冷清清的,就我一个人。”

    他语气里带着笑意,突然又半开玩笑的说道,“你可要快点回来,我一个人在家里害怕。”

    阮诗诗笑笑,目光落在车上的子济身上,她深吸气,想到这事还没来得及通知宋夜安,不知道她这样先斩后奏会不会让他生气……

    这么想着,她就又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宋夜安的轻笑声,“诗诗,等你回来,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好消息?”阮诗诗笑笑,忍不住扬起唇角,“巧了,我也有好消息告诉你。”

    宋夜安笑着说道,“好啊,我倒是挺好奇你的好消息是什么。”

    阮诗诗笑笑,轻声道,“好了,先不说了,等见了面再说,我打算开车了。”

    挂了电话,她启动车子,看向后排车座上的三个小家伙,“好了,坐稳了,我们回家。”

    四十多分钟之后,车子抵达西桥园,阮诗诗将车稳稳地停在大门口,推开车门下车,带领着三个小家伙进了大门。

    刚走进屋子,阮诗诗正吩咐他们在玄关处换鞋,楼梯间就传来了脚步声。

    接着,宋夜安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诗诗,回来了?”

    他身穿一身白色的休闲装,迈开长腿朝他们走来,目光触及站在阮诗诗身后的子济时,眉头微微拢起,“这是……”

    阮诗诗冲他笑着,轻声道,“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从今天起,子济就是我们家的新成员了。”

    宋夜安脸上原本的笑意慢慢消退,最后盯着子济看了又看,勾了勾唇,轻声道,“欢迎。”

    原本子济对于这个家的男主人还有所畏惧,可看到他面容和善,笑容可掬,并且对他没什么敌意,他这才放松了几分。

    阮诗诗弯腰看着他,轻声向他介绍,“子济,这是森森莎莎的爸爸,你可以喊他叔叔。”

    子济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宋夜安,恭恭敬敬的喊声,“叔叔好。”

    宋夜安面上笑容加深了几分,可眼底的情绪却是冷的,他轻轻点了点头,抬起手揉了揉子济的脑袋,缓声道,“好孩子,去和森森莎莎一起玩吧。”

    子济听他这么说,原本心里的紧张这才完全消失,点了点头,笑着追上森森和莎莎,跑到一边玩了。

    子济刚离开,宋夜安的脸色就微微冷了几分,他强撑起笑容看向阮诗诗,轻声问道,“这怎么回事?”

    阮诗诗有些抱歉的冲他笑了笑,轻声解释,“夜安,我没来得及跟你说,事情有点突然,如果我不带他回来,恐怕他就没地方可去了。”

    宋夜安闻言,面色突然严肃了几分,“诗诗,这种事情,起码我应该有知情权。”

    她二话不说,就往家里带回了一个陌生小孩,这算什么?森森莎莎是她亲生的,他就不说了,可这个呢?敢情他就是替别人养孩子的工具人吗?

    看到宋夜安的情绪变得不太对,阮诗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夜安,他的情况有点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所以我想着当面跟你说会比较好……”

    “可是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就把他带回来,还说从今以后让他住这里,诗诗,你这样让我很难办?我不清楚这个孩子的身份由来,不清楚他的性格特点,你这样将他带回家里,放在森森莎莎身边,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谁来负这个责任?”

    男人的话虽然严肃到不近人情,却句句在理,阮诗诗咬住下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半晌,她抬眼朝他看去,语气客观认真的说道,“把他带回来之前,我肯定也是已经做过考察的,他心性善良,而且跟森森莎莎玩得来,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他的身份……”

    阮诗诗沉默了一瞬,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讲过的青山禅院的故事吗?”

    听到这几个字,宋夜安眼底飞快闪过了一道暗光,转瞬即逝,他镇定自若的点了点头,“还记得,怎么了,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迟疑了一瞬,阮诗诗轻声说道,“子济就是那个禅院里的小和尚,如果不是因为真源主持去世,他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一个犯罪团伙里,被那些坏人教唆指使着要钱乞讨……”

    阮诗诗说着,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她眸底的泪光闪了闪,随后压着情绪看向宋夜安,轻声道,“要不是因为我,真源住持也不会去世,这本来就是我欠他们的。”

    宋夜安面色有些微微发白,到最后,也说不出个什么来了,他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阮诗诗的后背,安慰道,“我早就说过,这件事不怪你。”

    阮诗诗摇了摇头,抬手擦去眼角的泪,轻声说道,“如果不是我,之后那些后续应该都不会发生了,所以,我得对他负责。”

    宋夜安的眸光变得深沉,半天都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阮诗诗深吸气,轻声道,“夜安,这件事没有提前跟你说是我不对,但是现在再没有更好的安排之前,你就迁就一下容他几天,可以吗?”

    她说的认真,也放低了姿态,宋夜安眉头微拢,停顿了几秒之后,转而看向她说道,“诗诗,这样说我们之间就生分了。”

    他伸出手,手掌轻轻地放在她的肩头,轻声说道,“既然是有情可原,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谢谢你夜安。”阮诗诗心头涌现出一股暖意,忽而又转向坚定,“我一定会尽快找到悟恩他们的,再揪出那个背叛了我们的叛徒,这件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她说着,完全没注意宋夜安在听到她说这句话时,面色瞬间变得发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