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91章 抓住叛徒
    第591章抓住叛徒

    二十分钟后,阮诗诗披着一件外套,站在别墅大门口。

    远远的,一辆熟悉的suv行驶过来,稳稳的停在她面前,紧接着,小蒙推开车门下来。

    “诗诗姐,怎么不在屋子里等?”

    天气虽然不冷,但是阮诗诗环抱在胸前的手有些颤抖,她动了动唇,语气认真的说道,“我想早点见到那个人。”

    早点见到那个叛徒,了却心头之恨!

    小蒙立刻会意,快步走到后排,一把将车门拉开,紧接着,一个被捆绑着手脚的男人就被人从车上踢了下来。

    他整个人栽倒在地上,还滚了几下,弄的灰头土脸的,模样好不难看。

    等他被小蒙揪着后脖子拽起来,阮诗诗这才看清了他的脸。

    这张面孔她是眼熟的,上次去青山的时候也确实有他,只不过,他给她的印象是极其老实的,闷头做事,言语不多,她怎么都想象不到那个叛徒会是他!

    一旁的小蒙一五一十地说道,“他叫张旭,已经承认是他泄露信息给喻顾北,他说是喻顾北的手下之前联系了他,让他汇报当时你寻找喻总时的行踪,私下里给过他现金五万块,之后我们去青山禅院,他照常把消息传给喻顾北的人,还特意标明了我们三个人寻找的路线,所以后来喻顾北就带着人找来了。”

    阮诗诗闻言,眉头越拧越深,她目光沉沉的盯着地上的那个男人,身子不自觉的轻轻颤抖。

    她咬紧牙关,冷声质问,“真的是你做的?”

    那个叫张旭的男人低垂着脑袋,几乎不敢抬眼看她,听到她这么问,这才身子抖动着回答,“是我做的……是我,我也是为了钱,求求你,这次就饶了我吧,我保证绝不再犯,从今以后对你,对喻总忠心耿耿!”

    听着他这样没诚意没意义的保证,阮诗诗气的攥紧拳头,一股怒意冲上心头,她抬手,狠狠一拳头砸上了张旭的头,怒不可遏道,“你知不知道你嘴里轻巧的一句道歉却抵上了别人的一条性命!”

    一想到真源住持,她的鼻头泛酸,眼泪上涌,怒气道,“我要你赔,这人命你赔得起吗!”

    张旭浑身僵直,低着头一动不敢动。旁边的小蒙也没想到阮诗诗会动手,愣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气氛冰冷到极点,阮诗诗怒视着那个人,胸口上下起伏,喘着粗气。

    如今就是狠狠的将这个人打一顿,她也不能解气,可是却没有其他办法给他更重的惩罚,这种情况,她无法报警,也不能替真源住持申冤,更不能为了报仇而做出一些非法的事情,所以,她很无奈。

    无奈虽然找到了背叛者,但是却没有办法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同时她真真切切的意识到,如今就算抓到这个人,她对于悟恩和子济他们依旧是亏欠的。

    归根到底,这件事的由头最终还是自己,所有的事情转了一圈,最后难题还是转到了她面前。

    哪怕将这个人千刀万剐,恐怕也不能解除悟恩心头之恨,也无法消除他们之间误会的存在。

    阮诗诗心里越想越难受,不知不觉间,鼻头一酸,眼泪竟然涌了出来。

    旁边的小蒙察觉到不对,连忙上前半步,压低声音,关切地问道,“诗诗姐,你怎么了?”

    阮诗诗摇头不说话,努力将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重新给咽了回去,调整情绪。

    一旁的小蒙见状,低头看了眼张旭,随后开口问道,“诗诗姐,是不是因为这个叛徒?你想怎么治他?就一句话,我立刻去办!”

    阮诗诗摇了摇头,面色有些沉,“那样做没什么意义。”

    人死不能复生,就算她现在把张旭给杀了,真源住持也没办法回来了。

    小蒙不甘心的说道,“那就这样饶了这个叛徒?”

    阮诗诗垂眸,目光沉沉地锁定在张旭身上,最终,她深吸气,咬了咬牙说道,“当然不能。”

    刚把他抓回来就放了他,怎么可能?

    小蒙询问,“那打算怎么处置他?”

    阮诗诗目光深沉了几分,冷冷说道,“带他去青山禅院,既然真源住持是因为他死的,那最后,让他过去送住持一程。

    她这么一说,那个张旭的颜色瞬间发白,他慌乱的抬起头求饶,“求求你,求求你……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阮诗诗咬紧牙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深吸气看向小蒙说道,“小蒙,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诗诗姐,交给我你放心吧!”

    最后,她看着小蒙拎着张旭上了车,车子发动离开,而她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

    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吗?可为何她的心里却依旧空落落的,有些说不上来的难受。

    直到双脚站的有些发麻,她这才慢慢回神,转身走进了屋子,刚走到玄关处,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子济,他似乎是刚睡醒,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眼角亮晶晶的,还挂着没来得及擦去的泪痕。

    阮诗诗心口一紧,快步走向他,轻声询问,“子济,你怎么了?”

    子济见到她,眼底的泪顿时又涌了出来,他有些无助地说道,“我做梦梦到悟恩师傅流血了,好多好多的血……”

    他一边说着,一边张开两只手比划着,模样可怜又无助。

    阮诗诗看着,心口莫名的泛酸,她伸出双臂,将他那小小的身体搂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说道,“好了别害怕,梦与现实都是相反的……别怕……”

    柔声安抚了好一阵子,子济才慢慢稳住了情绪,擦擦眼泪,转身回房间。

    阮诗诗站在楼梯下方,看着那个小小的坚强身影,心口莫名动容。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立刻找到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那都有人接听,紧接着就传来苏煜成随意不羁的声音,“喂,谁啊?”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是我,阮诗诗。”

    那头愣了愣,两秒后笑声传来,“我倒没想到,你还会给我打电话。”

    阮诗诗懒得陪他打哈哈,直接了当的问道,“我有正事要问你,你上次不是说快查到悟恩的行踪了吗?现在有眉目吗?”

    苏煜成嗤笑,“这才过了几天啊?查人也是需要时间的好吧!”

    阮诗诗犹豫了一瞬,语气真诚地说道,“那就拜托你快点查,多谢了。”

    “时效不保证哈,而且我这本来就是帮老喻查的,当时他也没跟我要求时间啊!”

    苏煜成说着,突然话音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冷不丁的说道,“这件事现在没办法告诉你,但是有另一个消息,你要不要听?”

    阮诗诗深吸气,“什么消息?”

    “你那个好闺蜜,宋韵安,她好像是今天回国,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就是下午的飞机。”

    阮诗诗微微一怔,“真的吗?”

    她虽然听宋夜安说了安安快回来了,却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