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22章 这点痛苦远远不够
    第622章这点痛苦远远不够

    得到喻以默肯定的回答,小蒙刻不容缓,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就窜了出去,他硬是从狭窄的道路上起到了白车的前面,车子一横,直接挡住了去路,白车连忙踩刹车,车身一耸便停了下来。

    喻以默抬眼,透过后视镜向后看了看,随后抿着唇说道,“你下去告诉她,我想和她见见。”

    小蒙犹豫了一瞬,立刻点了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便朝后面走去。

    他走到前排驾驶座的车窗前,抬手扣了扣车窗玻璃,里面没什么动静,他又抬手扣了扣,这次,车窗才慢慢降了下来。

    看清楚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时,小蒙有些诧异,竟然是叶婉儿!

    叶婉儿面色有些冷,“有什么事?”

    小蒙一五一十的转达,“我们喻总说想和你见面谈谈。”

    叶婉儿抬眼看了一眼前面的那辆车,顿了顿,语气冷冰冰的说道,“他找我做什么?我们两个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喻总说有点事情要跟你谈谈。”

    叶婉儿抬了抬下巴,脸上闪过几分傲然,缓了缓,这才开口说道,“好吧,你们把车停好,我下去见见他。”

    小蒙点头,“好的,没问题。”

    说着,他立刻走到前面那辆车前,扣了扣后窗的玻璃,下一秒,窗户就降了下来。

    “喻总,她同意了。”

    闻言,喻以默微微颔首,面上不动声色,可眸底却裹挟着层层的冷意。

    很快,车窗外传来一个高跟鞋脚步声,紧接着,小蒙的声音传来,“叶小姐,喻总在车上。”

    接着,后排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随着一阵香风袭来,叶婉儿上了车,将车门关上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喻以默。

    她眸光微动,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很快又变成一副无所谓惧的神色,她看着他说道,“默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语气间,显然比从前刻意冰冷了许多。

    喻以默不急不缓的转过头去,看着她问道,“今天婚礼上发生的事情是你做的?”

    叶婉儿故意装傻,“什么婚礼?”

    似乎从一开始就猜到她会不承认,喻以默淡淡的看她一眼,接着问道,“既然不知道,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婉儿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我就是路过……”

    “是吗?”喻以默不紧不慢的把玩着手中的手机,轻声说道,“那还真是巧了,我在婚礼上还遇到了一位故人,你跟他很熟……”

    说话间,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滑开了屏幕,一段视频正在播放,人群拥挤,人头攒动,在一个个身穿西装礼服的靓男俊女中,一个匆匆走过的身影与四周格格不入。

    是霍川,他身穿着现场工作人员的服装,目光尖锐的扫了眼四周,随后快速走开。

    这段视频,将他的脸拍得清清楚楚。

    叶婉儿面色瞬间有些发白,她深吸气,在喻以默朝她投来试探的目光时,连忙强装镇定。

    喻以默挑了挑眉,“你不会连他都不认识了吧?”

    “我和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阮诗诗的婚礼上……”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意识到不对,连忙止住话音,惊慌的看向喻以默。

    喻以默闻言嗤笑,“我可没说这是谁的婚礼,你怎么知道这是阮诗诗的婚礼呢?”

    叶婉儿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蠢,几句话就已经暴露了。

    “这件事,就是你做的,没错吧?”喻以默收回手机,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我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也不会跟你说这些。”

    叶婉儿闻言,面色顿时冷了下来。

    就在她两只手紧紧攥在一起时,喻以默扭头看着她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破坏阮诗诗的婚礼,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她这样做,也就是想看着她出出丑,心中解解气罢了。

    叶婉儿咬牙,心中已经清楚这个时候怎么也装不下去了,她眼底透着几分冷光和恨意,“我就是想看她笑话,这样不行吗!她把我弄成现在这副模样!害得我和你离了婚,成为了全江州的笑柄,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婉儿。”喻以默突然面色严肃的看着她,“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

    叶婉儿摇头,悲愤的说,“我没有错!错的是她,错的是你!默哥哥,如果你当初满心满眼都是我,我们也不至于会到今天这副模样!”

    “所以你就打算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别人?”喻以默的面色突然冷厉了几分,“上次开车撞了人还不够吗?你还想做到什么程度?”

    叶婉儿摇头,面色坚决,声音,“不够,这点痛苦,远远不够!”

    她近乎疯狂,如今也已全然不在意自己在喻以默面前会是怎样的形象。

    下一秒,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扣住了,喻以默猛地拉了她一下,似乎想要让她重新变得清醒,“婉儿,坏事做多了,晚上是要做噩梦的,还有,一旦有人把你撞人的那些证据送到警局,那你的后半生就完了。”

    他在提醒她,希望她及时止步,悬崖勒马。

    可谁知叶婉儿一把甩开他的手,语气坚决的说道,“我不怕!我既然敢做,就不怕被人抓到把柄,喻以默,从你坚决跟我离婚的那一刻起,你就没有资格管我了!你跟我说这么多,归根结底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阮诗诗那个贱人,对吗!”

    她冲着他歇斯底里,车厢内充斥着她的声音,下一秒,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喻以默和叶婉儿对视,并未开口。

    几秒后,叶婉儿冷笑一声,收回目光,一把将车门推开,走了出去,随后狠狠地将车门摔上。

    喻以默皱了皱眉,并没出声,几秒后,前排车门被人拉开,小蒙上了车,察觉到车内冰冷的气氛,犹豫着问,“喻总……”

    喻以默回过神,拧着眉说道,“回公司。”

    小蒙立刻应下,发动了车子。

    喻以默看着窗外,面色变得越发沉重。

    刚刚和叶婉儿见了面之后,他心底的不安越发强烈,他总觉得,现在的叶婉儿坚定而硬气,甚至丝毫不害怕她撞人的证据被交出去。

    她不害怕已经足以说明她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独善其身,可是能够有这么大能力护佑她的,不可能是叶家,也就是说,她背后说不定有更强硬的靠山。

    不过,在所有事情未明朗化之前,这也只不过是他的猜测而已,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叶婉儿对阮诗诗的报复,绝对不会到此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