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王妃,王爷又来求〕〔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23章 以后好好过日子
    第623章以后好好过日子

    阮诗诗和宋夜安回到西桥园时,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疲惫的回房换了衣服洗了澡,刚到楼下厨房泡了点茶,谁知就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刘女士和阮教授。

    他们没有说话,没看电视,就是坐在那里,显然是在等人。

    阮诗诗心底“咯噔”了一下,她深吸气,走到旁边用热水泡了一壶茶,随后端到他们面前,给他们都倒了一杯,轻声道,“爸妈,喝茶。”

    刘女士皱眉,脸色很不好看,“你还有闲心喝茶?”

    外面的言论都能翻了天,她竟然还能这样不急不缓的。

    她喝了一口茶,轻声说道,“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就算我解释说我跟那个人只是朋友,恐怕别人也不信。”

    刘女士皱眉追问,“那你倒是跟我们说说,你和那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阮诗诗深吸气,一本正经的说道,“他叫陈钧,是我的一个朋友,之前寻找子济的时候就是他在帮忙,我欠了人家人情,这次他要给自己的妹妹买礼物,不知道买什么,所以才让我去帮忙做个参考,一起逛逛街挑挑礼物吃了顿饭而已,其他什么都没有。”

    她这么一说,刘女士和阮教授相互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

    “真的?”

    阮诗诗深吸气,一字一句的说道,“爸妈,我没必要骗你们。”

    二老顿了顿,都没言语,

    过了一会儿,阮教授才说,“但是这次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就算我们一家人知道这是个误会,可是宋家那边,我们怎么交代?”

    一句话,顿时让阮诗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三人陷入了沉默,没人搭腔,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你们别担心,我爸妈那边我会去解释的。”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循声望去,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宋夜安。

    阮教授轻叹了一口气,“夜安啊,今天的事……”

    “爸,没事的。”

    “你……你不怪诗诗?”

    “我相信她。”

    宋夜安说着,带着几分温暖的目光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阮诗诗有些恍惚,却莫名的感动。

    她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解释,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说,真是让她意外又感动。

    她喉头一紧,鼻子有些发酸,感谢的话涌到嘴边却说不出来,“夜安……”

    一旁的阮教授和刘女士相互对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自觉的离开。

    很快,整个客厅就只剩下了她和宋夜安两个人。

    宋夜安看着面前女人眼圈红红,他勾了勾唇角,声音温暖,“怎么了?”

    说着,他抽了两张纸巾,就要给她擦眼泪。

    阮诗诗深吸气,上前一步,轻轻的抱住了他,将头依偎在他胸膛间,轻声说道,“夜安,这次真的谢谢你,谢谢你相信我,谢谢你理解我,也谢谢你不怪我……”

    他一个人将所有压力扛在自己肩上,独自承担,暗中牺牲。

    能够为她做到这些的男人,恐怕除了阮教授,也就只有面前这个男人了吧?

    宋夜安抬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脑袋,语气轻柔的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说谢。”

    阮诗诗心中感动,环在他腰间的手慢慢收紧了一些,认真的点了点头。

    片刻后,她抬头苦笑着说,“但是,遗憾的是今天我们的婚礼搞砸了。”

    宋夜安大度的笑笑,劝慰她说道,“没关系,在我心里已经足够了,从今以后我们自己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阮诗诗心头充斥着暖意,看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你说的对,我们以后要好好过日子。”

    这句话,既是对他的承诺,又是她对自己的催眠,从今往后,这件事之后,她一定要将自己的心收一收,而宋夜安,也是她认定了的后半生携手走下去的人。

    这样,也就足够了。

    翌日,太阳升起,晨光照进房间的床上,陆小曼睡到自然醒,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已经是她这段时间以来重新见到阳光的第三天了,一醒来就能感受到光亮和温暖,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弥足珍贵。

    因为她这段时间格外的温顺听话,喻顾北“特赦”给她换了房间,摘了脚链,她也因此慢慢摸清了在这栋别墅中的生存之道。

    顺者昌逆者亡,只要她不再提逃跑,不再桀骜反抗,不再同他作对,喻顾北会对她好很多很多。

    陆小曼这才反应过来,之前那段时间与他作对,到头来煎熬受罪的反而是自己,而如今,她假装死了离开他的那条心,喻顾北反而对她好了起来。

    而这样,她能逃走的机会也就多了。

    对于喻顾北,她是爱的,可有多爱同样有多恨,她想要逃离,远远的逃走,越远越好。

    她坐在窗边,感受着阳光,脑海里掠过了各种事情,因为昏睡而不清醒的大脑也慢慢醒了过来,她走到洗手间洗漱,换衣服,随后下了楼。

    喻顾北已经坐在餐桌前了,他面前放着一个平板,他一边喝咖啡一边不急不缓的看着视频中播放的画面。

    陆小曼眼睑低垂,一副温和顺从的模样,她慢慢地坐到了他的对面,几乎是没有声息的拿起面前的食物,慢慢地咬了一口。

    就在这时,对面的喻顾北突然抬头,朝她看了过来,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平板调转,屏幕对向了她。

    陆小曼犹豫了一瞬,看向屏幕,身子有些僵硬。

    是一个娱乐媒体报道的阮宋两家的婚礼,夸张的解说和八卦的语调将这场笑话从头到尾的讽刺了一通。

    喻顾北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你这个好朋友还真是情路坎坷,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就像是偶像剧一样。”

    顿时,陆小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微微皱了皱眉,移开目光,喝了一口豆浆,继续若无其事的说话。

    看着她这样的反应,喻顾北什么都没说,勾起唇角笑了笑,拿走平板,起身离开。

    陆小曼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味如嚼蜡,心口被满满的愧疚占满了。

    说起来,对于阮诗诗,她心里还是很愧疚的,若不是因为她,阮诗诗肯定过的比现在幸福,当初她替喻顾北做了不少伤害她的事情,从今以后,她都没有颜面再去面对她了。

    就在这时,厨房的阿姨端着一个盘子走出来,左右看了看,奇怪道,“先生哪去了?”

    说着,她将刚刚煎好的鹅肝放到了桌子上。

    闻到味道,陆小曼突然面色一变,一股恶心感从胃中翻滚着涌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