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都市潜龙〕〔战龙觉醒〕〔斩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时雍赵胤〕〔锦衣玉令〕〔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41章 真是他做的
    第641章真是他做的

    从喻顾北的车上下来,阮诗诗仿佛秒入冬天,即使外面阳光温暖,可是她却觉得寒风刺骨,她有些迷茫的顺着马路向前走,所有的事情就像是搅成了一团浆糊,让她没有办法理智和冷静。

    此时此刻,她心里的天平已经全然崩塌,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喻顾北所说的,因为和宋夜安认识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了,他讲话时下意识的小动作,拿不定主意时右手食指和拇指来回搓动,这些她太清楚不过。

    而刚才在那段视频里,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些她无比熟悉的小动作。

    她可以百分百确定视频中的男人是宋夜安无疑,可同时却没有办法相信他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背叛她是小事,可是他所做的决定太罔顾人伦,他向来温柔耐心,善良体贴,可是能做出这样事情的男人是自私自利的,是心灵阴暗的。

    这正是她最难以接受的点。

    她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思绪早就飘到了千里之外,突然,尖锐的灯光外加吵杂刺耳的鸣笛声瞬间将她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回来。

    她惊慌的转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马路中央,而此时此刻正是红灯,两边的司机都停下来冲着她鸣笛,甚至有一个司机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冲着她吼道,“想死啊!没长眼睛啊!”

    阮诗诗身子一抖,瞬间清醒了许多,她连忙跨步向前走去,顶着嘈杂的鸣笛声跑了过去,心底的酸楚瞬间涌至心口,化成泪继续往上涌。

    她咬紧下唇,生生的将眼眶里的泪水憋了回去,正不知道该去哪里时,手机铃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将口袋中的手机拿出来,看到屏幕的那一瞬间,她浑身发冷,手指一抖下意识将电话挂断。

    那是宋夜安打过来的,不知为何,现在一看到“宋夜安”这三个字,她就浑身发冷,下意识抵御。

    这个时候,她绝对绝对不能接他的电话,在她没有想好之前,在她没有做好决定之前,她没办法以一个冷静的态度去面对他。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一个小公园,她找了一个清静的角落,在长椅上坐下,脑海里来来回回闪现的都是这些年宋夜安陪在她身边的场景,那么善良优秀的一个好男人,又怎么会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阴沉下,阮诗诗的心也随之冷了下来,她想了很多,也劝了自己很多,可是那颗心就像是一块玻璃,摔碎之后就算重新粘起来,也会有无法抹去的裂纹。

    对待宋夜安同样是这样,她对他没办法去原谅,更不可能再去接受了,因为他做的那些事情已经超出了道德底线,她无法原谅。

    慢慢坚定了内心深处的想法,她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马路旁,拦下了一辆计程车,直接报了西桥园的地址。

    半个多小时之后,她顺利抵达西桥园,她站在大门口,望着灯火通明的别墅,心里俨然不是滋味。

    曾经她完完全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可是现在看过去除了陌生就是冰冷,没有半点归属感。

    她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打开了门,穿过院子就抵达大厅门口。

    正在收拾东西的佣人率先看到了她,脸上顿时又惊又喜,迎上来道,“太太回来了!先生可是等你好久了!”

    听着这个称呼,阮诗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她微微皱了皱眉,面色有些发白,直接问道,“森森和莎莎呢?”

    “都在儿童房里看书。”

    阮诗诗点了点头,抬脚快步朝儿童房的方向走去。

    佣人愣了愣,连忙走上前问道,“太太,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丢下这句话,阮诗诗继续脚上的步子,快步朝那边走去。

    佣人望着阮诗诗的背影,心里莫名的不安,想来想去,还是走到了桌子前,拿起固定电话给二楼的宋夜安拨了内线电话。

    很快,那边有人接听,男人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暗哑,“什么事?”

    佣人压低声音道,“太太回来了,一回来就去了儿童房,脸色很不好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头男人微顿,很快回答道,“嗯,我知道了。”

    不出两分钟,楼梯口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宋夜安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楼梯处,他飞快地走下来,扫了一眼佣人,二话不说就朝着儿童房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正巧房门“咔嚓”一声推开,阮诗诗拉着森森和莎莎从房间里走出来,正好和他宋夜安撞了个正着。

    阮诗诗步子一顿,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短暂的交汇,空气里莫名的弥漫着几分冰冷和寒意。

    宋夜安率先开口,冲着她扬起笑容,“回来了?”

    阮诗诗没回答,而是拉着森森和莎莎转身回儿童房,同时一边轻声叮嘱他们,“你们两个先进去,再玩一会儿。”

    说着,将两个小家伙带进房间安顿好之后,她才走了出来,顺手将房门带上。

    宋夜安就站在门口,看着她一脸的严肃和冰冷,内心莫名的有些心虚,“诗诗,你……”

    “跟我来。”阮诗诗直接抬脚迈步,朝旁边走去。

    宋夜安将剩下的半句话吞了下去,抬脚跟上她的步子,心底莫名的不安。

    他总觉着,阮诗诗一回来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而且今天她消失了一个下午,无论他怎么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

    事情绝对有蹊跷。

    阮诗诗走到了小阳台,这才停下步子,看着外面,久久没有说话。

    宋夜安站在她身侧,犹豫之后才轻声开口问道,“诗诗,今天到底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阮诗诗就已经转过头来,目光严肃正经地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夜安,我问你一件事,这次陆小曼大出血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

    宋夜安一惊,眸光顿时沉了下来,他停顿了两秒,随后摇头,“没有,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上次呢?喻顾北跟踪我找到了青山禅院,之后害死真源住持,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宛如被一道雷击中了,宋夜安面色有些发白,眼皮动了动,没说话。

    阮诗诗一双黑眸紧紧的锁定他,“回答我,是不是你做的?”

    宋夜安张了张嘴,说不出否定的话,也说不出肯定的话,他朝她伸出的手,开口道,“诗诗,你听我解释……”

    阮诗诗下意识后退,目光陌生地看着他,摇摇头说道,“真的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