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42章 坦白
    第642章坦白

    亏她为了他做了那么多心里挣扎了,亏她已经将他当成了最信任最靠谱的人,可没想到最后她竟然是背叛她最彻底的那个!

    这分明是将一个人内心里建立的所有信任都全部摧毁,让她从今以后无法再相信别人。

    “诗诗,当时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

    宋夜安走上前,伸出手要拉她的手臂,谁知阮诗诗一把挥开,退后两步和他拉开距离,摇了摇头说道,“可是你刚刚还在骗我……陆小曼的事情也和你有关对不对?”

    宋夜安哑口无言,他没有办法承认,也没有办法不承认,因为这是事实,他也没办法再瞒下去了,可是一旦承认,他等于说将自己彻底打进了地牢里,所有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不见。

    “诗诗,我知道我做的不对,可是做这些全都出于我对你的在乎……你清楚的,我对你从来都没有过二心!”

    阮诗诗心口阵阵刺痛,猛然提声道,“那我宁愿不要你的在乎!因为我你去害别人,你觉得这样我能睡得安稳吗?”

    她本就因为真源住持的死自愧的要命,如今听到他这么说,她更是浑身颤抖,如果真的按照宋夜安说的那样,那她岂不是害死住持的最大凶手?

    这样的想法如同一团难缠的冤魂,压的她压根就直不起腰。

    “诗诗……”

    宋夜安大步追上来还要解释,阮诗诗已经痛苦的闭眼,深吸气说道,“我们分开吧。”

    这句话,瞬间让宋夜安的步子顿住,他有些惊愕的看着她,似乎是难以相信,“你…说什么?”

    “我们分开吧。”

    阮诗诗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随后不等他再做回答,就已经转过身去,快步朝着儿童房的方向走去。

    宋夜安僵硬的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出声,等他听到有声响传来时,一抬头,这才发现阮诗诗已经拉着森森和莎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们直接上了二楼,没过多久,阮诗诗就提着一个行李箱从楼上下来了,森森莎莎站在一旁,身上也都背着小书包,一副要离家的模样,他们两个眼睛都红红的,却都不敢吭气,听话的围在阮诗诗身边。

    佣人看这架势,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询问情况,“太太,你这是做什么?”

    阮诗诗二话不说,直接将自己的那把钥匙放在了桌子上,随后拉着森森和莎莎就朝大门外走去。

    看着女人毅然决然的背影,宋夜安心头涌现出一股不安,他立刻迈开步子追了过去,“诗诗,你想干什么?现在已经很晚了!”

    阮诗诗沉沉的看着他,语气冰冷,“从今以后,我们互不干涉。”

    说着,她一只手拉着行李,另一只手拉着森森和莎莎往外走去,两个小家伙一步三回头,搞不清楚状况,又不敢多问,只能跟在一旁。

    宋夜安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行李箱拉杆,“诗诗,我们再谈谈好吗?给我一个机会!”

    阮诗诗心头掠过了一丝失望,面带苦笑的看着他,“之前你有那么多机会向我坦白,可是你从来都没有说过,甚至为了糊弄我,还找了一个替罪羊替你背锅,宋夜安,你这样做,真的有考虑过我吗?”

    当初她满心愧疚,想方设法的要把那个叛徒找出来,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他给他布的一个局而已,她兜兜转转,却始终都逃不出他的圈套,说起来这多可笑。

    宋夜安无话可说,他心中很清楚,这件事确确实实是他的错,千错万错都是错在他当初的一念之差,因为在意,因为嫉妒,所以才做了一个错的决定。

    如今阮诗诗如果同意和他好好谈,他会想方设法的弥补,可现在,她压根就不给他谈的机会。

    他没说话,目光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卧着行李箱拉杆的手始终不愿意松开。

    “你放开!”

    阮诗诗试了几下,最终还是没将行李箱拿走,她咬了咬下唇,索性松开,拉着森森和莎莎快步的朝外走去。

    如今,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在这里停留,一看到宋夜安,她就会忍不住想到真源住持的那张脸,无边无际的愧疚从心底蔓延出来,会将她吞噬,会把她逼疯。

    她带着森森莎莎飞快地离开,正巧看到西桥园大门口是来一辆计程车,有人刚从上面下来,她立刻叫住司机,带着孩子上了车。

    “去哪里?”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咬了咬下唇,报了一个地址。

    那是之前阮教授和刘女士住的旧小区,如今她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那里了。

    说起来,这几年来,从国外到江州,宋夜安一直都陪在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办理,西桥园那也是他的房子,说起来,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还好有一套老房子,否则她连一个走投无路时的栖身之地都没有。

    车子驶上主干道,慢慢趋于平稳,这时,刚才两个吓坏的小家伙才回过神来,一左一右靠在阮诗诗身旁,无比安静。

    终于,森森率先打破了寂静,他肉肉的小手握着阮诗诗的手,轻轻问,“妈妈,你和爸爸怎么了?吵架了吗?”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张了张嘴,喉咙有些发干,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小孩子们最是童真无忌,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她从来都不想向他们传达负面的情绪和行为,可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情非得已。

    这时,旁边的莎莎也忍不住问,“妈妈,我们现在去哪?”

    阮诗诗伸手揉了揉他们的小脑袋,轻声说道,“我带你们回外公外婆家。”

    “那我们还回爸爸家吗?”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不回了。”

    “为什么呢?我们不要爸爸了吗?”

    阮诗诗哑口无言,心口涌现出一股酸涩,她又该怎么他们成年人的这些事情呢?又该怎么向他们说明其实宋夜安并不是他们的爸爸呢?

    当初她对孩子们撒的谎,如今反而成了圈套和束缚,给她带来了更多烦恼和无奈。

    说白了,还是自己造的孽。

    她想了想,才轻声说道,“这些事情,我以后再给你们说,我们先去外公外婆家。”

    两个小家伙似懂非懂,但看阮诗诗情绪不是特别好,都听话的点了点头,靠在她怀里,一动不动。

    行至半路,外面黑如幕布的穹庐突然划过一道闪亮,紧接着伴随一声“咔嚓”的雷响,天上开始飘下雨滴。

    他们坐在车上,雨滴“啪啪”的打在车玻璃车顶上,吓得两个小家伙都缩了缩身子。

    这场大雨下的猝不及防,等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外面的雨下的正大,如同瓢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