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88、你就是恨我
    苟教授也有艺术家的那种痴狂冷却。

    对着电视屏幕上放大的红印,看了好一阵才转头:“你有点江南邓派的影子,可又加入了蜀地的坚韧,是祖传的?”

    万长生承认:“祖传的,但其中很大受益是湖广填蜀川的时候,带来很多新的东西,我们家是土生土长的蜀川乡下人。”

    苟老再回头看一眼屏幕,才开始收拾台面上的东西,好像想起什么亡羊补牢:“你也不要骄傲,学无止境,你只是因为在一个封闭的环境学习成长,没有受到这些年断层和人人都追求市场化效益的影响,才显得独树一帜,清新过人,但是要把这种风格坚定的走下去,这几年千万不要松懈,全力以赴的把各方面的口碑、奖项和资历都完善起来,你有很大的前途。”

    万长生站在那,依旧是那件银灰色衬衫扎在牛仔裤里面,随意中带点休闲的正式装,硅谷老板们都喜欢这么穿,可他脸上的表情不随意:“就因为篆刻是个无人问津的偏门,我就能捷足先登的抄近道?”

    苟老听出来万长生语气,抬头对视,带点欣慰的笑:“你觉得这是贪便宜捞好处,不愿意?”

    万长生摇头:“您高估我的品德了,该抄的近道,该得的好处只要不损人害大局违规,我不会犹豫,但这种好处我不沾。”

    苟老严肃了:“为什么?”

    万长生也严肃:“书法篆刻也独立成专业,那就和国油版雕平起平坐,人家有多年成名成腕的人物,书法篆刻恰好是个空白,我就能抄了这个近道,可您倡导成立新的专业,目的是什么?”

    苟老诧异:“把传统艺术发扬光大,这还用说吗?书法艺术你觉得没有这个资格?篆刻艺术没有这个资格?”

    万长生点头:“有,可现在你能找到什么样的人来发扬光大?不算我,你能找到一批优秀的篆刻家来做这个吗?就算有,年轻的怎么延续下去,哪里去找学生来学?为了让别人来学,降低入学分数?免学费?包吃住?还要不要配个女朋友?”

    苟教授的表情开始露出意想不到的薄怒,应该是想不到万长生居然如此毫不留情,甚至有些刻薄!

    万长生也注意到了,收回点语气:“用给好处的方式换来的学生,就跟刚才那位教授一样,他们图的是好处,不是把书法和篆刻发扬光大,他们拿到文凭就会去做别的,来这里,只是因为拿文凭比别的地方容易,这是您的初衷吗?”

    老人家想不到看起来温和的万长生,竟然如此犀利,深呼吸下:“那你说该怎么办?”

    万长生把语气缓和下:“我还是那个态度,对更多的人做美术基础培训,无数没有升学压力的小美术培训班,带领孩子们走上接触美术的启蒙,当他们逐渐成长,爱好美术的孩子会继续留在这片天地,终于走上专业美术的道路,而其中最优秀那部分有天赋的孩子才会走进美术学院,这时候他们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学什么,书法之美、篆刻之美应该在这些人中间展现,而不是为了拿文凭,容易出名找工作,来学书法篆刻,我觉得这是对书法篆刻的侮辱!况且,把字写好是读书人的本分,我没觉得书法这种东西需要在美术学院特别专修。”

    苟教授哼哼了两声:“年轻人说话还是要注意分寸。”

    万长生又是那句:“如果我们意见不同,那一定是您对,我只是表达我的态度,如果您觉得我需要认错,我也可以诚恳的道歉。”

    面对这种毫无骨头的惫懒家伙,苟老简直有点迷惑:“你……是不是对于当初取消考试成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万长生直面:“您可能没想过,对一个刚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以作弊的名义被取消成绩,对他的人生都是个污点,如果不是我会篆刻,恰好入了您的法眼,您觉得我这个人今天会在哪里?”

    苟教授简直有点痛苦:“你还是恨我处理得不好。”

    万长生摇头:“我不恨您,我知道您认为自己做得是对的,我也知道您不是人品卑劣的想怎么着,我不过是恰好掉进你们学术之争里的那个牺牲品。”

    苟教授痛心疾首:“斗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残酷!”

    可万长生话音一转:“老实说,您对文艺的态度,我也是觉得趋同的,文艺就应该尽量宣传美,惩恶扬善,忠孝义廉耻这些正面思想传递给老百姓,而不是那些消极的靡靡之音,相比之下我虽然跟童教授他们意气相投,但他们过于艺术化的看法,我觉得是值得商榷的,艺术家不能过于放纵思维随心所欲,凡事都要有个度,可这度,不应该是用行政手段,行政命令来完成,这点我又觉得童教授在那次处理会上讲的那个意大利画家争奇斗艳的故事有道理。”

    苟老尽力在思索年轻人的话,表情就越来越趋于严谨:“你想走条中间路线?”

    万长生摊开手:“我还没想那么多,更没那个资格选什么路线,我现在只是个大一学生,只不过我待在寺庙碑林,读了很多史书佛经,不会简单狭隘的把别人归类好坏,而是用思辨的眼光去看待别人,在我眼里,您不是严肃可怕的领导,您只是着急好的东西没宣扬,乱七八糟的东西却大行其道,所以体现出来就是格外强硬直接,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他才多少岁,居然这么面对个花甲之年的领导这么说话,一贯连院长都不直面争论的苟老可能多少年没听见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话,起码在年纪比他小几十岁的人中间不可能。

    一直盯着万长生不说话。

    万长生居然笑了:“我这也是仗着您还算照顾我,才斗胆说这么多,况且对我来说并不害怕失去什么,哪怕失去这个学籍,我的人生也不会因此变得灰暗绝望,但我始终想争取做那些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

    苟教授毕竟上了一下午的课,还是有点亢奋激动的状态,这会儿终于显出老人的颓态,伸手扶着讲台,连声音都变小了:“年轻……是你的优势,可年轻也是你的短板,你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已经是年轻人里面少见的优秀,可你把现实看得太简单了。”

    万长生干脆到下面搬了张椅子过来给老人坐,在他眼中,这就是个有点刻板的犟老头:“那位颜教授吹捧我,吹捧您的话,您觉得他是个优秀的教授或者老师吗?”

    苟老沉默下,才低声:“可他有用,这样的人哪怕是当条狗来用,也会该叫就叫,该咬就咬。”

    万长生站着,因为他站在讲台之下,所以倒也不用老人仰头看他说话:“我没资格说什么学校的事务,但如果这样的人来带领书法篆刻专业,您觉得会教出来什么样的学生,为人师表,首当其冲的就是学生是不是敬仰老师的为人,只有觉得为师者尊,才会发自内心的跟随学习,您不也说德才兼备,德比才更重要,这里就矛盾了?”

    老人终于难得的放下那种架子,有点嘟哝的口吻:“你知道做点事情有多难吗?花了多少年心血,才勉强看见书法篆刻独立的希望,这是我毕生的心愿!”

    到后面又有点亢奋,万长生不激动:“因为难,因为着急,就简单粗暴的强行推进,不问过程只要结果,甚至伤及无辜?”

    苟老定定的看万长生:“你就是恨我!那我也给你道歉,行了吧!”

    万长生被这种语气内容逗笑了:“没有,我是不认同你的做法,给我点时间,让我来从基础抓培训,真正从娃娃抓起,好不好?”

    都说老人都是老小孩,得哄着,也许万长生在家哄爷爷哄惯了,当初和杜雯的奶奶不也挺合得来嘛,也许在老人眼里,这样温和的年轻人哪哪都好,更何况还有才。

    苟教授那种一贯强行端着的强硬,竟然撤开后真如老小孩似的抱怨:“是,启功先生也说过那句话,书法是读书人的本分,不用特别专门立项,可我没多少年头了!”

    万长生笑着伸手:“走吧走吧,饭点儿了,我送您回家歇息去,这课您也上得真够累,我也不可能经常来协助您这课,我现在打算重点学习雕塑呢。”

    表情都缓和下来的苟教授,再次目瞪口呆:“什么?!”

    那还搞毛线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