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192、举头闻鹊喜
    但事实证明,撇开狗粮,到江边去画风景确实是个不用花钱又完全能够达到目的的建议。

    就在大美培训校旁边几百米外的江边,有一片长长的江滩,别说五百人,再来几百都能装下。

    虽然不是那种山清水秀的风景区,一人多高的野草丛里还有点脏乱,但拨开草丛钻出来,长江东逝水的浩浩汤汤立刻就迎面而来,还是很有气魄的。

    起码万长生这种在小河沟边长大的乡下娃都有点吃惊,坐车从公路上经过的时候肯定看过长江,但远观和站在江边的震撼是不一样的。

    入秋的江边有渔船,江对岸的山色不说染黛色也起码有点远眺的朦胧,还是可以勉强画点风景画的。

    很多从来都是在画室里面反复练习素描色彩的艺考生,居然是第一次在野外画自然风光。

    有点手足无措,也必然会充满兴奋。

    也许在反复练习中已经变得有些审美疲劳的画笔画纸,这时候不由自主的会产生创作欲望。

    整整齐齐在沙滩上排开的画板小支架,小桶就在江水里面盛点洗笔水,开启自己人生第一张户外写生作品。

    付仕亮他们一伙却在旁边兴致勃勃的挖坑搞野炊!

    因为九月才开学,三天小长假回家的人不多,刚刚经历了军训的新生们也没多大兴趣到其他地方游览,跟着一起玩儿呗。

    丁晓鹏还跟着展开自己新买的油画箱,也在尝试对自然风光的表现。

    艺术本来就是来源于生活,自然风光写生是绘画艺术中非常重要的版块,无数大师都是在大自然里面提升技艺。

    可不知不觉间,闭门造车却成了现在的主流。

    所以美术学院每年都要求各专业有写生安排,也是有渊源的。

    奈何一帮大一新生的烧烤实在是香味扑鼻,搞得艺考生们三心二意的老是想探头过去参与。

    习惯了平时严格要求课堂纪律的他们,探头探脑的却发现万长生卷着裤脚和马振宇在靠近水边的地方,兴致勃勃的光了脚丫做沙雕。

    试探着放下画笔去玩,也没人管他们。

    很快这些被关了一两个月以上的艺考生们,也撒了欢的在沙滩上到处挖坑垒灶做烧烤!

    万长生他们早就用越野车拖了整整一后车厢的红薯、玉米、土豆、肉串、鸡翅,光是培训校厨房调好的香油佐料都有几十斤!

    费雪雁没跟着去玩,坐在画板后面细致的感受表现第一次走出校门看见的江景,顺带把江边蹲着的身影也画进去,不过她的表现笔力还很有限,没法在米粒大小的人物上做出什么文章来。

    可显然这时候,她对画笔已经可以驾驭了,懂得利用色彩、笔触、晕染等各种技法来表现自己所见到的场景。

    万长生偶然抬头发现女徒弟孤零零的坐在一堆画板中间,还是防止她那不太稳定的情绪,踩着脚印过来看看:“如果你喜欢,也可以试着按照你那种随心所欲的画法来表现这样的江景。”

    费雪雁小声:“知道了。”

    导师有待遇,配发折叠休闲椅,半躺着在秋日阳光下放松休息,这会儿摘了墨镜看眼:“可以试着画莫奈的那种印象派色彩感受……小费的色感不错,虽然考试用不上,但能够表现自己的思维情绪,这是很棒的表达体验,反而掺杂太多专业技艺会降低纯天然的野趣,试试看吧。”

    万长生连忙帮着在手机上搜索莫奈,还给导师过目确认了,才指定给费雪雁:“尝试下,本来这个写生活动,就是希望大家能放松调节下,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这个进度还是可以了。”

    这话是真没错。

    万长生总结出来的强化手法,用在从六月就开始基础训练的两位学霸身上,进步非常明显。

    特别是对学渣来说,琢磨动脑是非常枯燥的事情,可学霸就觉得解题是种乐趣,甚至能从中得到极大的快感。

    他们深谙学习方法,也懂得怎么调整自己的状态,更何况还有非常明确坚定的方向。

    学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徐朝晖甚至学得很轻松,但他的素描色彩已经很有些章法。

    万长生早就总结过,在艺考强化补习班这个阶段,并不太看重天赋,而主要是学习能力,所以高中以前的学生学这套没啥用,进了高中文化成绩不错的学生再学这套艺考强化技艺,就突飞猛进的很有可能考上美术专业。

    只是从美院的角度来说,特别是国油版雕这些专业更希冀的天赋,就被洪水般的艺考强化给吞没了很难找寻。

    这才是老童、老曹他们最忧心的事情。

    招进来一帮成绩挺好,可没什么艺术天赋的优等生,怎么出艺术家?

    从这个角度来说,万长生确实很难得。

    从上午九点过十点开始的写生,不到十一点,就基本变成烧烤大会了。

    万长生还不得不安排男生,开车出去又拖了十几桶纯净水进来。

    他主要就是站在江边,警惕那些嘻嘻哈哈吃了烧烤的学生,开始对这看似温吞的江水产生兴趣了,感觉好像站在水边很安全嘛。

    好几个大一新生都被叫出来在江边巡逻,反复提醒警告不要靠近岸边,因为江州本地的学生就很清楚,这江水每年带走的人都不少。

    要是因为写生出了人命,估计培训学校也就别想开了。

    所以各家院校不愿意搞这些事情也是有原因的。

    风险太大了。

    可万长生觉得是值得的,在短短的四五个月学习中,艺考生们是充满希望的年轻人,而不是机器。

    他们大多是十八岁左右的孩子,基本上都是第一次离开家独立生活,最重要的是他们是来学美术,探索自己未来的艺术道路,而不是当个不会思考感受的机器人。

    半数时间呆在碑林池塘边后山上的万长生,当然不会去跟学生们抢烧烤吃,目光有些不聚焦的随意飘洒在江对岸。

    差不多一年时间了,从当初来到这里,这一年他过得前所未有的忙碌。

    观音村的日子安静从容,没有人会催促万长生要做什么,所有事情都是他有条不紊的自己决定进度。

    可这一年,特别是参加高考补习班以后,万长生把自己的时间骤然压缩了很多,在单位时间里安排了很多事情,直到进入美院以后,更是每天几乎都忙到熄灯前,才踩着时间点赶回寝室睡觉。

    让自己前所未见的忙碌起来,持续忙碌不停歇。

    就像刻过的章,只有反复用力的在砂纸上打磨,才能把之前留下的痕迹消除得一干二净。

    这会儿是他难得可以放空脑袋,啥都不用想的时刻。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万长生的手机滴滴,摸出来一看杜雯发了条消息给他:“祝你生日快乐,二十一岁的小男人加油。”

    没错,今天是万长生的生日,一直以来他都不是很在意过生日,在家也最多吃碗长寿面,现在当然不会给学生伙伴们刻意提出。

    一早欢欢还打电话问自己回不回去呢。

    只有家人才记得这个不怎么特殊的日子。

    回想当初孙二娘,好像也是故意在儿子满了二十岁就一定要把他踢出门的。

    杜雯肯定是拿走万长生身份证报名的时候记得这时间。

    这会儿万长生好像被什么风吹过一般晃悠了下,重新再看看那十多个字,好一会儿之后删掉,刚准备把手机揣兜里,却看见又弹出一张照片。

    万长生在午后阳光下还拱起手掌遮挡下,才看清原来是自己五月的时候,和卢婆婆坐在那小巧园林池塘边喂乌龟的照片。

    肯定是杜雯走开以后,不知道躲在什么角落拍的。

    没什么特殊呀。

    万长生正准备再删除,后面却跳出来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甚至连池塘边假山的阴影角度都一样,不过却换成杜雯坐在那里,穿着和万长生类似灰黑色有米色领边袖口的毛衣,还有细腿裤,俏皮的对着镜头这边做个剪刀手拍照。

    虽然没说什么,万长生却知道这表达的含义。

    哪怕这一个多月,从来没有只言片语的相互交流。

    自己的影子还坐在那里从来没变过。

    应该是这么解读的吧。

    万长生忽然涌起很多感触。

    想回复点啥,都输入了风乍起,三个字,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的删了。

    关掉对话框,起身提醒艺考生们抓紧时间再感受画点什么。

    他也想画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