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47章 他们去哪了?
    第647章他们去哪了?

    走出酒店,阮诗诗看了一眼时间,瞬间将心头的担心全部抛之脑后,随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向司机报了西桥园的地址。

    当务之急,是立刻赶过去,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更重要的事,要和宋夜安谈谈离婚。

    如今,她已经是下定决心了,也越来越清楚,这几年来她之所以没能接受他是因为她心里并未将他当做自己的未来。

    有些人,不合适的话,哪怕相处的再久,最终还是要分开。

    她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唇,思绪慢慢回归,她拿起手机,给宋夜安发了一条消息,“我现在回西桥园,我们见面谈谈吧。”

    如今,尘埃落定,包括她的心,已经无比坚决。

    没过多久,赶到了西桥园的别墅前,她刚走到门口,佣人看到她,顿时有些诧异的迎了上来,“太太,你回来了!”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冲她笑笑,轻声道,“从今以后,我就不是这个家的太太了,你叫我诗诗就好。”

    闻言,佣人的脸色“刷”的白了,她动了动唇,像是想劝说,却又说不上话来。

    就在这时,阮诗诗回头,看着她问道,“宋夜安在吗?”

    佣人如实回答,“先生不在。”

    阮诗诗点点头,抬脚迈步朝楼上走去,回到自己的卧室,看着一切熟悉的场景,有些莫名动容。

    她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情绪都调整好,随后立刻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东西,来回跑了好几趟,甚至将森森和莎莎的衣物都打包好了。都放到了一旁。

    她随手将自己整理好的箱子放到了一起,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凉,下意识的回过头去。

    看到门口突然多出来的那个男人身影时,她吓得身子微微一震。

    宋夜安正倚在门框上,目光专注的看着她。

    阮诗诗脸上掠过了一丝不自然,时光扫过他之后,又很快的移开了,她深吸气,轻声说道,“我们办一下离婚吧。”

    听到她这句话,宋夜安的脸色猛地一变,他迈步走上前,压低声音问道,“非要这样吗?”

    阮诗诗皱了皱眉,语气轻缓却坚决,“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还是尽早办了比较好,对我们都好。”

    说着,她抬眼看向宋夜安,对上了他的眸子,眼神坚定,并未移开。

    似乎是被她这样的神情给刺到了,宋夜安脸色不是特别好,他的眉头压下来,脸色也沉了下来。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慢慢流逝,寂静的房间仿佛连空气都凝重了,压的人喘不上气来。

    就在这时,宋夜安突然开口,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阮诗诗,问道,“是不是因为喻以默?”

    阮诗诗皱眉,否认道,“跟他没关系。”

    宋夜安深吸气,似乎在隐忍着情绪,“都到这个地步了,你也没必要骗我了,阮诗诗,我只想听一句实话。”

    阮诗诗身子发冷,看着面前的男人,越发觉得他异常陌生。

    阮诗诗气的微微颤抖,“我说的就是实话,我和你离婚,是因为你骗我,瞒我,甚至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不择手段,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你还不明白吗!”

    宋夜安面色沉冷,他沉默着,片刻后,这才转头看向她道,“昨天,有人看见你和喻以默一起进了酒店。”

    阮诗诗的心狠狠一震,几乎是在这一瞬间立刻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他不信她说的话,他以为她要离婚就是因为喻以默!

    可是昨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

    要不是喻以默出手帮了她,恐怕她和孩子现在还没有地方可以待!而宋夜安,却理解成了另一种肮脏的意思!

    她咬了咬牙,眼睛发酸发涩,冷笑道,“宋夜安,我昨天还带着孩子呢!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难道她就是那种迫不及待要和别的男人出去开房的女人吗?

    宋夜安皱了皱眉,看着她眼圈都红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诗诗,我不是那个意思……”

    阮诗诗立刻抬手,打断他的话,“我不想解释了,我们离婚吧,我到门口等你,带上结婚证户口本。”

    说完,她直接拉着一个箱子,快速走了出去,只留下宋夜安一个人站在那里。

    男人脸上流露出懊恼的神色,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抬手,狠狠地一拳头砸中了墙壁。

    原本他还想着要挽回,可现在,他分明是搞砸了一切。

    半个小时后,他们前往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一路上,气氛尴尬,没人言语。

    抵达目的地,办理员询问财产分割情况,阮诗诗选择净身出户,不要任何财产。

    从一开始,这个家就是宋夜安在慢慢组建,他出钱出力,如今两人分开,她也并不想要他的财产。

    离婚证办好,阮诗诗觉得浑身轻松,她和宋夜安一前一后走到民政局门口,还没来得及告别,就听到宋夜安说,“去哪里,我送你去。”

    “不用了。”阮诗诗回过头看他,张了张嘴,却无从说起。

    最终,她深吸一口气,“感谢你这些年的陪伴和照顾,谢谢。”

    说着,她朝他深深鞠了一躬。

    虽然他们如今闹的决裂,可当初不可否认的是,在每一个她无助的时刻,他都曾毫不犹豫的施于援手。

    这些恩情,她也都记在心里。

    同他深深的对视了一眼,阮诗诗开口说道,“我先走了,森森莎莎还在酒店等我。”

    “等一下。”

    宋夜安迈步上前,追上她,“诗诗,我……”

    话说了一半,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阮诗诗似乎已经看透了他的想法,毫不犹豫的说道,“夜安,我们还是朋友。”

    说完,她扯了扯唇角,转过身迈步离开。

    坐上回酒店的出租车,阮诗诗长舒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办完离婚之后,她无形中觉得轻松了许多,自由了许多。

    哪怕未来迷茫,可是却意外的欣慰。

    很快,车子抵达酒店,阮诗诗拉着一个装了他们必需品的小箱子上了电梯,直接前往房间,谁知道她出了电梯,还没走到电梯门口,就看到门外有一个推车。

    那是一个酒店保洁清理房间时的推车,正好停在他们房间的门前。

    阮诗诗心口一紧,立刻加快了脚上的步子,快速走上前。

    房间房门开着,确实是保洁正在打扫。

    阮诗诗一愣,连忙走到喻以默的房间门口,抬手敲门。

    敲了好几下,都没人应声。

    这时,那个保洁从房间里出来,好心提醒她,“那房间里没有人,我刚刚打扫过的。”

    顿时,阮诗诗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什么?房间里没人,那他们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