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48章 怕我把他们抢走?
    第648章怕我把他们抢走?

    瞬间,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底陡然生出,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连忙看向保洁询问,“他们都退房了吗?”

    保洁阿姨理所当然的说道,“我都过来打扫了,那肯定是退房了。”

    闻言,阮诗诗浑身发冷,一种恐惧瞬间将她牢牢包围。

    难不成是喻以默发现了森森和莎莎和他的关系?所以他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两个藏起来?

    阮诗诗越想越害怕,双腿不由自主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她慌忙拿出手机,正打算给他打电话,却突然发现有一条未读消息,正是喻以默发过来的。

    “我把森森莎莎带到公寓了,你结束了就过来。”

    瞬间,阮诗诗惊慌的心情缓解了许多,可是心头的紧张感还是没有完全消除,她深吸了一口气,快速上了电梯,按下了一层的按钮。

    刚才的那种恐慌让她惊恐未定,她一个人站在电梯封闭的空间里,心里越来越害怕。

    如今,孩子是她最大的软肋,哪怕只是听到一点坏消息,或是受到丁点的刺激,她都没有办法接受,而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真切切把她吓住了。

    从电梯里出来,她心口的那股焦虑和惊慌变成了恼意,她拿出手机,直接拨给了喻以默。

    响了两声,那边有人接听了电话。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喂?”

    她气的咬了咬牙,“喻以默,把森森莎莎带走这件事你有经过我的允许吗?”

    那边的人显然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怒气,顿了顿,开口说道,“我提前跟你发了消息。”

    阮诗诗怒气上涌,忍不住脱口而出,“可是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知不知道我跑到酒店看到空荡荡的房间到底有多慌!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瞬间,那边的喻以默沉默了。

    过了片刻,他终于开口,沉沉的问,“阮诗诗,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害怕我把森森莎莎抢走?”

    这句话,正中靶心,阮诗诗心口震荡,这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当着他的面不该这么说,否则会让他起疑心,这样的话对森森和莎莎来说更加不利。

    她做了两组深呼吸,随后平稳了情绪,努力镇定的说道,“我就是害怕他们出事,你在想什么?”

    那头顿了顿,很快,喻以默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传来,“没什么,我们都在公寓,你过来吧。”

    说完这句话,也没等她回答,喻以默就径直挂了电话。

    房间里,他坐在窗边,看着窗外远方的景色,目光慢慢地沉了下去。

    刚才阮诗诗那样的反应,着实异常,她又激动又慌张,声音里语气里都透着几分恐惧,实在没办法让他忽视。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点着桌面,大脑继续运转,最终,他想到了什么,便将小蒙叫了进来。

    小蒙走过来,看着他问,“喻总,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森森和莎莎呢?”

    小蒙如实汇报,“他们两个兴许是玩的累了,现在正在房间里休息,睡得很熟。”

    喻以默顿了顿,轻声说道,“你过去,把……”

    他说了什么,小蒙有些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道,“喻总,之前不是做过一次了吗?”

    喻以默面色变也没变,沉沉的说道,“保险起见,再做一次。”

    看着小蒙退下,喻以默深吸一口气,原本曾经那些堵在心头的疑问现在都重新卷土而来,一想到阮诗诗要和宋夜安办离婚,那些疑问就变得越发强烈。

    有些事情,还是较真一点比较好。

    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阮诗诗就已经抵达了小区的大门口,看到门口熟悉又陌生的建筑,她内心有些感怀。

    说起来,她曾经也在这个小区这套公寓里住过一段时间,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残存的感情。

    没想到,这套公寓喻以默一直都留在手里,看样子,他应该时不时回来这边住。

    阮诗诗犹豫了一下,按照熟悉的记忆,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单元楼大门,上电梯,又抵达楼层,走到大门前,抬手扣了扣门板。

    很快,房门打开,小蒙带着笑站在门内,“诗诗姐,你来了!”

    此时此刻,阮诗诗压根没什么心情打招呼,她只想要看到自己的小心肝安然无恙,一切安好,这就已经够了。

    似乎已经看透了她的想法,小蒙侧身让她进来,随后说道,“小家伙玩累了,现在都在午休。”

    阮诗诗有些着急,四处张望,“在哪个房间?”

    小蒙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她立刻大跨步朝那边走去,走到门口时,步子又慢了下来,轻轻的将房门推开了。

    屋内,灯光昏暗,静悄悄的,森森和莎莎依偎在柔软的床上,背靠背睡着,呼吸均匀,模样乖巧,宛如两个小天使。

    瞬间,阮诗诗提在嗓子口的心猛地放松下来,她刚想走到床边坐下,余光扫到了什么,陡然发现屋内还有一个人!

    窗户边,窗帘拉着,露出一个不宽不窄的缝,光线透过来,柔和了许多,而喻以默就坐在那边,一动不动。

    昏暗中,她清晰的看到男人眼底的光,她心头一动,看着他动了动唇,没有说话。

    喻以默不紧不慢的驱动轮椅,朝这边来,随后路过她身边时,轻声说了句,“把他们交给我,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他们的。”

    这句话像是解释,又像是安慰,阮诗诗听着,却莫名感觉到了一股抚慰人心的力量,她原本躁动紧张的心慢慢平复下来,转头看着他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阮诗诗心头突然涌现出一股愧疚来,自己这几次对待喻以默的态度确实有些问题,事情发生时,她总是会冲动的责备他,可事后好好想想,其实他也没有做错什么。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慢慢地软了下来,她转头看着旁边床上的两个小家伙,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勾起了唇角。

    还好有他们在,每当她心情烦躁的时候,看到他们总会有一种被治愈的感觉。

    从紧绷的状态慢慢解脱出来,不知不觉,她的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她将手撑在床沿上,托着脑袋,不知不觉就开始打瞌睡了。

    慢慢地,她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混沌的世界,她突然将森森莎莎弄丢了,跑去找,跑去追,却找不到。

    突然,一个男人将血淋淋的衣服扔给她,她定睛一看,发现那是森森和莎莎的衣服!她哭哑了喉咙,跑上前去追,谁知那男人一回头,是张熟悉面孔。

    是喻家的人,是那个面带笑容,笑里藏刀的喻顾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