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49章 想要偷亲妈妈
    第649章想要偷亲妈妈

    噩梦接二连三的袭来,阮诗诗惊恐的叫出声来,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喻以默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表情痛苦的扑腾挣扎,无形中锁紧了眉。

    阮诗诗发烧了,就是这么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当他听到房间里她的尖叫声时,连忙赶过来,发现床上的两个孩子已经被她给吓醒了,而她趴在床边,正在低声抽泣。

    碰了碰她的额头,滚烫的吓人,他这才反应过来,她是发烧了。

    安抚好两个孩子,随后将阮诗诗送到床上,紧接着又打电话通知了医生,当他做完这一切时,阮诗诗依旧在做噩梦。

    她时不时喊出森森和莎莎的名字,沉浸在梦里却在哭泣的模样让他心疼不已,最后,他的心情越发烦躁。

    小蒙走进来,汇报最新情况,“医生说现在手边有急诊,恐怕没办法第一时间赶过来,他说了几个办法,可以先退烧。”

    喻以默眉头微拧,抬眼看他,“什么办法?”

    小蒙一五一十的回答,“首先,让病人服用退烧药,就是医生之前留下来的胶囊,家里还有,吃两粒就行,其次安抚病人情绪,最好让她保持镇定,最后,物理降温。”

    闻言,喻以默的目光沉了沉,随后,他伸出手臂,撑着轮椅两边的扶手,直接站了起来。

    小蒙顿时惊了,“喻总,不是说先隐瞒你腿好了的事情吗……”

    喻以默皱眉,压低声音道,“现在在家,要隐瞒谁?”

    小蒙识趣的闭嘴,点点头,表示明白,什么都没说。

    这时,一道冷光朝他看了过来,喻以默冷冷地嘱咐,“你去看着森森和莎莎,别让他们担心。”

    一听到森森莎莎,小蒙顿时眼底放光,连忙应下,“好!”

    他说完,立刻转身出去,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小蒙本就童心十足,喜欢孩子,见到森森和莎莎喜欢的不行,没一会儿就和他们打成一片了,让他去陪着两个小家伙,他很乐意。

    看到小蒙离开,喻以默这才抬脚迈步,朝外面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活动双腿的缘故,如今他的双腿木木的,走的有些慢。

    经历了那么久的医治,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效果的,可是医生还是建议他慢慢来,慢慢练习,慢慢恢复。

    如今他的腿算是完全好了,除了有一点不适应走路之外,可是他依旧坐在轮椅上,像往常一样,那是因为他不想让某些人知道他双腿恢复的事情。

    尤其是喻顾北,如果他知道如今他的双腿已经完全痊愈,只怕他会像是一头饿狼朝他紧追猛打,而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想要一举全胜,不能出一点岔子。

    他不紧不慢的走到洗手间,打了一盆冷水,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又重回房间。

    阮诗诗躺在床上,眉头紧锁,额头冒汗,看样子还是在做噩梦。

    喻以默皱了皱眉,把水盆放下,在床边坐下,随后慢慢伸出手轻轻的去解她衣服的扣子,此时此刻,他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可是手背无意中划过女人细腻的肌肤时,仿佛有一道电流迅速窜遍他的全身。

    他皱起眉,定了定神,谨防自己心猿意马,手指快速的将她身上的扣子解开,三下两下脱了下来。

    目光触及是一片雪白,喻以默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翻了过来,后背朝上,他动作迅速的用冷水将毛巾打湿,覆上了她滚烫的背,从脖子到后背,手臂,他用冷水毛巾来回擦了几遍,感觉她的体温真的降下去了,这才拿起旁边的被单替她盖上。

    做完这一切,他端着水盆去了洗手间,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反应。

    他皱眉,暗骂自己。

    该死!

    说来也奇怪,从他双腿受伤之后到现在,能让他有感觉的东西越来越少,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欲望已经和身体脱离,可现在,事实证明并没有。

    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他也不清楚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久久不散去的燥热让喻以默有些不舒服,他犹豫了一瞬,随后脱下身上的衣服,打开莲蓬头,冲了一个冷水澡。

    从浴室里出来,他换了一身衣服,随后又回到了阮诗诗所在的卧室。

    走到床边,床上女人的状态已经平复许多,虽然眉头仍紧锁着,但起码没在挣扎。

    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烫了。

    顿时,喻以默心底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柔软,他深吸一口气,从旁边拉来了椅子,坐到了床边,守着她,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她呼吸均匀时,宛如一只存在感极弱的小动物,温温软软,安安静静,看着看着,喻以默不知不觉勾起了唇角,慢慢凑近,颇为认真的盯着她看。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皮肤是真的很好,白皙滑嫩,连一个毛孔都看不到。

    此时此刻,房门敞开一条缝,森森和莎莎探着两个小脑袋朝里面看,两个小崽子屏息凝神,一个比一个紧张。

    突然,莎莎拽了拽森森的衣角,声音很低却很激动的说,“帅叔叔要偷亲妈妈!”

    “他敢!”

    森森突然把门推开,冲了进去,扑到喻以默身旁,抓起他的手臂,想都没想就张口咬了上去。

    “嘶——”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喻以默条件反射的想要甩开,可转头看到是奶凶奶凶的森森,要推出去的手顿时定住不动了。

    他这一下要是推出去,恐怕他要摔倒受伤吧!

    可谁知道,小家伙也没松口,一口小牙尖锐凌厉的很,一咬住就不松口。

    喻以默皱紧眉头,伸出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小家伙的手臂,将他提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森森一慌,顿时紧张的松了口,身子摇摇欲坠乱晃,喻以默立刻扶住他的身体,目光严肃的同他对视。

    他目光扫过小臂上一圈清晰的牙印,相当严厉的盯着他,“为什么咬人?”

    森森理直气壮的说道,“谁……谁让你欺负妈妈!”

    喻以默无辜,“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

    森森提声说道,“你想要偷亲她,我和莎莎都看到了!”

    “我……”

    喻以默顿时哑口无言,他刚才只是想凑近看看她而已,没想到竟然被他们撞见还误会了!

    森森气呼呼的瞪大眼睛盯着他。

    喻以默又气又笑,无奈解释,“我就是凑近看一看,不是你说的那样……”

    森森不信,腮帮子气的鼓鼓的,瞪着他正要说什么,就在这时,床上的阮诗诗突然动了动,惊慌的叫着森森莎莎的名字。

    顿时,三个人动作一僵,不约而同的朝床上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