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洪荒历〕〔公主她在现代星光〕〔逆袭钓人的鱼〕〔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仙尊归来〕〔一号战尊叶凡谭诗〕〔威震八方叶凡〕〔黑石密码〕〔钟向阳顾小希〕〔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50章 我宁死不从!
    第650章我宁死不从!

    阮诗诗并没有醒,还是在做噩梦,她伸出手试图抓住什么,整个人慌乱的挣扎。

    森森吓得一动不敢动,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喻以默伸出手,一把握住了阮诗诗来回挥动的手,压低声音安抚,“没事的,他们都在,我会保护他们的,没事的……”

    他轻缓的声音仿佛带着能够让人平静的魔法,来回重复几遍之后,床上的阮诗诗竟真的慢慢安静下来,原本用力挥动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

    喻以默立刻伸出手,拿起旁边的湿纸巾,轻轻擦去阮诗诗额头细密的汗珠,随后顺手替她掖了掖被角。

    动作自然的做完这一切,他突然感觉到旁边有道目光,一转头就看到森森正双眼放光的望着他。

    小家伙坐在他的腿上,此时此刻乖巧的像个洋娃娃,一动不动盯着他,仿佛对他充满了好奇。

    喻以默微微挑眉,唇角勾起问道,“这个“座位”还挺舒服的吧?”

    森森一听,顿时脸颊一红,扑腾着两只小腿要从他身上下来,喻以默笑笑,直接将他抱了起来,起身朝外走去。

    森森和莎莎又是一惊,傻傻的看着他走出房间,这时,莎莎忍不住追上去问道,“帅叔叔,你的腿不是不能走路了吗?”

    喻以默将森森放下来,同时冲她眨了眨眼,“只要一点小魔法,就可以走了。”

    “哇!”

    顿时,莎莎眼底充满了艳羡和惊喜,“什么魔法?能不能教教我?”

    喻以默冲她笑,“下次吧。”

    说着,他直起身叮嘱他们,“你们两个就在客厅里玩,不要乱跑,我要守着你们的妈妈。”

    现在阮诗诗高烧未退,噩梦连连,身边离不了人。

    森森本来想要拒绝,可是似乎想到了刚才阮诗诗做噩梦的场景,他鼓了鼓腮帮子,转而用一种半威胁半叮嘱的语气说道,“妈妈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欺负她!”

    说着,他还象征性的挥了挥小拳头。

    喻以默被他逗笑了,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再回到卧室里时,喻以默在床边坐下,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减。

    他总是对森森莎莎这两个小家伙产生莫名的亲近感,可每次想到他们是阮诗诗和宋夜安的结晶时,他心里就刺刺的。

    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完全相信,如今,就等检测结果出来了。

    近日台风来袭,江州城阴了好几天,自从那日下了场大雨之后,就没再晴过。

    下午,天气沉闷,呼隆隆的雷声传来,阮诗诗一个翻身,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了一个俊朗的轮廓,眨了眨眼,这才发觉喻以默的脸正和她面对面,男人趴在床上,睡得正熟。

    她一惊,立刻清醒许多,腾的坐了起来。

    下一秒,身体感到一阵冰凉袭来,她打了个哆嗦,下意识低头,看到自己的身子时,不由自主的尖叫出声!

    她慌乱的抓起被子挡在胸前,看着被惊醒的喻以默,上下唇打颤,“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喻以默睁开眼睛,看着她这副炸毛的样子,扯了扯唇角,缓缓说道,“物理降温。”

    阮诗诗一头雾水,“啊?”

    就在这时,喻以默突然朝她伸出手来,眼看着他的手就要碰到她的额头,她下意识一激灵,立刻挥开了他的手,“喻以默你别碰我!啊我宁死不从!”

    喻以默哭笑不得,看她这样,又忍不住想要逗她,他动了动唇,说道,“由不得你。”

    说着,他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朝她的额头伸了过去,试探她的体温。

    阮诗诗却慌了,还以为他要干什么,想用力推开他,可毕竟力气有限,她只好全身使力朝他压了过去。

    喻以默刚才睡得双腿发麻,如今一个没站稳,坐在椅子上直接被她扑的朝后躺了过去,眼看着阮诗诗要摔下,他有力的臂膀牢牢地将她圈入怀中,后背“砰”的着地。

    “咚!”的一声响,阮诗诗身子一震,却没感觉到疼,一抬头,这才发觉喻以默牢牢地将她投在怀里,他的身体完全充当肉垫垫在底下。

    顿时,她有些愧疚,“你……”

    不等她把话说完,喻以默就已经皱起了眉头,一副风雨欲来的表情。

    此时此刻,阮诗诗赤赤的趴在他胸膛上,还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又纯又欲,勾得他浑身发热。

    突然,他一个翻转,直接将她压在了地毯上,他黑黢黢的眸子牢牢地锁定她,喉结忍不住上下滑动,喉咙发紧,哑哑的说道,“阮诗诗,我本来没想的。”

    “啊?”

    下一秒,阮诗诗的手就被按在了柔软的地毯上,被他紧紧压住,紧接着,他滚烫的身躯压下来,强势的吻住了她。

    瞬间,阮诗诗大脑一片空白。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却又水到渠成,淋漓尽致,他颇有耐心的用前戏勾的她丧失理智,又不紧不慢的掐着她的腰换了好几个方式,送她上云端,入梦境。

    畅快淋漓。

    直到天色完全沉下来,小蒙过来敲门,说饭已经准备好了时,在床上挺尸的两个人这才有了点动静。

    阮诗诗顿时恢复理智,快速的起床,穿戴整齐,红着脸往外走。

    临出门前,喻以默追上去,一把拉住她。

    阮诗诗惊愕的扭头,这才猛然间发现他已经下地走路了。

    “你的腿……”

    刚才欢好时,她没了理智,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双腿,这才发现……

    喻以默淡淡的说,“好了。”

    说着,他绕到她面前,盯着她问道,“阮诗诗,你不会又想要逃吧?”

    仿佛被一下子戳穿了心事,阮诗诗咬了咬唇,未言语。

    “觉得尴尬?”喻以默皱眉,“大可不必,你我都离婚了,干柴烈火很正常……”

    “别说了!”阮诗诗脸颊烫的像是被打了巴掌,她倒抽凉气说道,“我会尽快带着孩子离开的,不再麻烦你。”

    闻言,喻以默的眉狠狠收紧,盯着她沉沉道,“离开这儿你要去哪?回西桥园?还是米国?”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无情离开,这次他坚决不允许。

    阮诗诗张了张嘴,无话可说。说实话,现在她压根就没有地方可去。一堆行李已经打包好了,还要随身携带两个孩子,实在不方便。

    可骨子里的倔强让她不愿低头,她没看他,“我会想办法的。”

    突然,喻以默异常严肃的说道,“阮诗诗,我劝你就留在这儿,在我的视线之内,不要逞强!”

    阮诗诗有些恼他的霸道,“凭什么?”

    喻以默盯着她,沉默,几秒后才开口,“因为洛九爷又在江州冒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