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无敌医仙战神〕〔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51章 井水不犯河水
    第651章井水不犯河水

    听到这个名字,阮诗诗身子一震,一股寒意打从心底生出,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强装镇定,看着喻以默说道,“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喻以默面色不改的说道,“他和喻顾北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而宋夜安和喻顾北又有合作关系,你说,如今你和宋夜安已经离婚了,喻顾北会把你放在眼里吗?”

    他的话现实又残忍,让她忍不住心底生寒,如今她一个女人在外面带着两个孩子,万一真的出了点事,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的意思是我跟你在一起更安全?喻以默,你别忘了,你可是他们的死对头,他们对你手里握着的钱和权虎视眈眈,我离你远一点才更安全。”

    喻以默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错了,你是想象不到他们会怎么下手,对谁下手的,更何况,你出了事,我不会不管你,他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你必须跟我在一起。”

    喻以默的语气很严肃,可是阮诗诗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言语中的一点,她深吸一口气,淡声说道,“你可以不管我死活的。”

    喻以默干脆利落的回答,“我做不到。”

    他说着,目光就这样沉了下来,眼神复杂,难以言明。

    阮诗诗心口一跳,面上却没什么异样,顺口接了下去,“为什么?”

    喻以默眸光流转,眼神复杂而异常,他深深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为什么你不清楚吗?”

    对上男人的眸子,阮诗诗的心突然有点乱了,她喉咙发紧,眼神也变得有些躲闪,犹豫了几秒,伸出手要去拉门把手,却突然被男人说出来的话给打断了。

    “阮诗诗,我很惜命,我没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出生入死,招惹是非,所以,我的心思你不会不懂。”

    喻以默的声音难得正经认真,阮诗诗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心口狂跳,一股不知为何的冲动在胸膛间来回跳动。

    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她突然勾起唇角,用同他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在告白吗?这么潦草敷衍的形式,我可不会接受哦。”

    说着,她快速将房门拉开,迈步走了出去。

    看着女人飞快离开的背影,喻以默微微皱了皱眉。

    事到如今,她还在跟他装傻,不过也没关系,他不着急,只要把她留下,早晚有一天,他要找她要一个答案。

    回过神来,他不急不缓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点开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除了公司那边发来的一些和工作相关的消息之外,还有一条信息格外显眼。

    “检查结果出来了,两个儿童的dna和a组样本有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已匹配上,和b组无血亲关系。”

    他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

    a组是采集的他的dna样本,而b组采集的是宋夜安的样本,也就是说,森森莎莎是他的亲骨肉,和宋夜安没有半点关系!

    当初他不是没有怀疑过森森和莎莎的真实身份,可自从那次他守在医院鉴定室门口等鉴定报告的事情之后,他几乎彻底将所有的疑虑打消了。

    可没想到,那是被人做了手脚的!那份他最初看到的鉴定报告也是假的!原来从始至终他被人蒙在鼓里骗了这么久!

    顿时,一股怒火上涌,他恨不得冲出去抓住阮诗诗问个清楚,为什么要对他隐瞒真相,为什么要让他的孩子叫别的男人叫爸爸?

    他越想越气,心口压着火,可是此时此刻,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冲出去把一切挑明只会适得其反,他绝对不能这么愚蠢。

    突然间,他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只要孩子认了他这个亲爹,到时候就算阮诗诗不愿意,恐怕也由不得她了。

    想着,喻以默勾了勾唇角,原本堵在心口的不快顿时消散开来。

    过了一会儿,他从房间里出去,谁知正巧撞见阮诗诗,她似乎有什么心事,在阳台上踱来踱去的,转的像个小陀螺。

    喻以默走到冰箱前,随手拿了一瓶冰水,喝了一口,朝阳台的方向走了过去,他倚在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阮诗诗看到了他,犹豫了一瞬,朝他走过来,轻声道,“我已经想好了,就听你的,先在这儿住着。”

    喻以默勾了勾唇角,“总算开窍了。”

    “但是,我要事先说好。”阮诗诗有些防备的看着他,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两个要保持距离,井水不犯河水!”

    喻以默勾唇,满口答应,“没问题。”

    故事书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大灰狼总是要使出点小技俩,先把小白兔骗上船了再说。

    此时此刻,阮诗诗全然不清楚喻以默心中的所思所想,她还在考虑那些已经打包好的生活用品的事情,很多东西都是她和小家伙们的必需品,她办离婚之前特意都打包好了,交给了西桥园的物业暂时保管,如今确定了接下来这段时间的生活地址,她要过去想办法把那些东西运过来才行。

    她折回来,有些犹豫的问道,“那个,还有件事,明天上午我要出门搬着东西,能不能把小蒙借我用用?”

    喻以默完全没意见,勾唇笑道,“小蒙以后随你调遣。”

    阮诗诗心头一暖,“你最好跟他说一声吧。”

    喻以默微微点头,似乎心情很好的迈步朝儿童房走去,刚走到门口,还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的小孩子吵闹的声音,把房门推开的那一瞬间,阮诗诗看到屋内的场景,有些傻了。

    小蒙坐在地上,一张白净的脸竟然被人用黑色的马克笔化成了大花猫,莎莎正站在他身后,把他的头发扎成一个一个的小辫子,而森森正拿着笔在他的胳膊上“创作”。

    看到他们,小蒙眼底闪出惊喜的光亮,却又一动不敢动,完全充当着工具人的角色。

    看到这副场景,阮诗诗忍不住“噗嗤”一下子笑出了声。

    喻以默看着他也忍俊不禁。

    小蒙顿时有些绝望,朝他伸出手来,“喻总,救……”

    话还没说完,森森就已经站起身来,轻轻的摸了摸小蒙的脑袋,开口叮嘱,“不许动哦。”

    看到小蒙点头,他这才有些满意的笑笑,转身朝阮诗诗跑过来,扑进她的怀中,“妈妈,你终于醒了!”

    这时,莎莎也跑了过来,一把抱住阮诗诗的腿,奶声奶气的说,“妈妈,我好想你。”

    阮诗诗的心顿时软的一塌糊涂,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那我睡着的时候,你们听话吗?”

    小家伙异口同声的说道,“听话!”

    就在这时,森森突然看向旁边的喻以默,语气肯定的说道,“但是帅叔叔不乖哦!刚才你睡觉的时候他还想偷亲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