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58章 洛九爷落网
    第658章洛九爷落网

    下一秒,她被一股力量猛地一拽,整个人的身子猝不及防的朝喻以默扑了过去。

    两个人撞了个满怀,因为喻以默用力过猛,阮诗诗几乎是趴在他胸膛口的,两人的距离猛地拉近,尴尬的气氛顿时升了起来。

    阮诗诗身子后仰,和男人的目光对上,她的心跳突然加速,连忙要从他身上起来,可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腰间一紧,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但没有拉开,反而距离更近,贴的严丝合缝,连一根针的缝隙都没有。

    顿时,气氛越发暧昧起来,阮诗诗的脸猛然间变得通红滚烫,她呼吸有些重了,“你松手。”

    “今天不吃饭了。”喻以默盯着她的眸子,“吃你。”

    后两个字他咬的相当清晰,还没等阮诗诗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抱着她站起身来,托着她的身子,直接将她放到了一米多高的立柜上。

    阮诗诗一惊,坐在柜子上,她的两条腿压根挨不着地,只能紧紧抱着他,以防栽下来,她有些惊慌,“你…干什么?”

    喻以默笑而不语,带着温热呼吸的唇掠过她的脸颊,下一秒,就咬住了她的耳垂。

    阮诗诗身子一颤,浑身酥麻,下意识抱紧了他,喻以默勾唇,迅速的撩拨她的敏感点,让她率先进入状态……

    阮诗诗的呼吸越发沉重,她咬紧牙关,各处感官都变得相当敏感,每一下刺激都异常强烈。

    果然,每次遇到他,她真的毫无办法,无力招架。

    渐渐的,两人的呼吸声融合重叠,柜子“咯吱咯吱”发出规律的声响,静谧的房间里响起了各种细小而暧昧的多重奏……

    彼此都很满足,可即便如此,阮诗诗还是察觉到了男人细微的不同——他有心事。

    吃了午餐,她把森森莎莎哄去午睡,再回到客厅时,发现喻以默坐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桌子上多了瓶威士忌。

    他摇晃着手中的玻璃棱角杯,目光冷峻而复杂,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阮诗诗静悄悄的到他身侧,他都没有察觉,看着那瓶被喝下小半的洋酒,她皱了皱眉,伸手直接将酒瓶子拿走。

    喻以默这才回神,抬眼朝她看了过来。

    阮诗诗看着他,面色有些严肃,“不许再喝了。”

    喻以默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关心我?”

    看着他这段表情,阮诗诗嘴角抽了抽,“我是怕森森莎莎看到了影响不好!喻以默,你还真是自恋!”

    不管是什么事,都能跟他自己扯上关系。

    喻以默扯了扯唇角,没再说什么。

    要是放在前两天,她这样说,喻以默肯定会跟她反驳一通,可现在……

    阮诗诗瞄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对面的喻以默突然开口,“有什么话,说吧。”

    “那个……”阮诗诗有一丝尴尬,没想到竟然被他看出来了,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问,“伯父现在怎么样了?”

    喻以默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下午做检查,还没出结果。”

    阮诗诗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象征性的安慰了一句,“嗯,别担心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说着,她起身,打算离开,就在这时,喻以默突然开口唤住她,“等一下。”

    “嗯?怎么了?”

    喻以默冷不丁的问道,“你爸妈他们最近怎么样?”

    说到阮教授和刘女士,阮诗诗忍不住勾了勾唇,轻声说道,“他们出去旅游了,天天给我发照片发视频的,玩的还挺开心的。”

    闻言,喻以默犹豫了一下,这才把刚才涌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那就好。”

    被他这么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阮诗诗有些奇怪,本来想问一问,可看他面色严肃,并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便只好就此打住。

    阮诗诗离开之后,喻以默这才动了动身子。

    其实刚才问阮诗诗如今她父母的情况也并不是在闲话家常,而是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喻顾北之所以将喻青山带回国还要藏起来,他肯定有别的目的,而究竟是什么,他现在还不清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阵铃声响起,喻以默的身子轻微的动了动,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很快,那边有手下的声音传来,如实向他汇报情况,“喻总,这边的检查已经全部做完了,结果也出来了。”

    他眉心微微收紧,面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淡声道,“说说看。”

    “老先生并没有查出有胃癌,不过神经科检验那边表明他现在有阿尔兹海默症前兆。”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那一瞬间,喻以默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心顿时又收紧了,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是有些不相信,“阿尔兹海默症?”

    电话那头又传来手下的声音,“是的,医生那边开了药,但是只是一个缓解的作用,没有办法治疗。”

    喻以默倒抽一口凉气,面色有些发白,他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像喻青山这样的人竟然会患上这种病。

    他拧了拧眉,问道,“确定吗?”

    那边传来手下语气坚定的声音,“相当确定。”

    喻以默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很快他便想起这次和喻青山见面时,确实发现他和从前大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准是哪里变了。

    可为什么喻顾北要和喻青山说他得的是胃癌,却偏偏隐瞒他是阿尔兹海默症的事情?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所有的谜团此时此刻都乱糟糟的绕成一团,让他想不明白,想不清楚,可无论如何,只要此时此刻能把喻青山留在身边,确保他的安全,这就够了。

    洛九爷是三天后落网的。

    苏煜成连同警方的人共同埋伏在旧厂房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在洛九爷带着人回巢的时候,被一举抓获,还成功的收缴了一批货。

    洛九爷这个劣迹斑斑的亡命之徒,最终还是落在了正义的手心里。

    与此同时,喻顾北坐在会议室的主位,正一本正经的听着旁边的人向他汇报情况,突然,会议室房门被人推开,他的贴心手下邵卓面色严峻的走上前,快步走到喻顾北身边,俯身弯腰凑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瞬间,喻顾北的脸色猛地变了,他将手中那只随手把玩着的钢笔猛地拍到了桌面上,上半身变得僵直,“你说什么!”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洛九爷竟然会被那些废物给抓到了!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起身走了出去,邵卓也连忙跟了出去,压低声音开口道,“我爸呢,有没有被警方查到。”

    邵卓摇头,“现场没看到,我怀疑是被人提前带走了。”

    提前带走?

    喻顾北喃喃的重复着这几个字,目光陡然阴沉。

    除了喻以默,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