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287、真得磨合
    这厢房里面什么东西都是老物件。

    黄铜做的角尺,一板一眼的卡在临摹画卷上,老荆手把手的教万长生:“虽然不是原迹,但这些画也都是名角儿花了时间精力做出来的,别我们这一秒钟盖下去,把人家画给毁了,得精细……”

    万长生打石头的精细程度,怕是比这个还要难。

    但他依旧认真的照着做。

    还得做旧,等印痕干了,把尘土粉末用小刷子一点点在上面掸,把那种鲜红的印章,变得暗淡,就像茶渍做旧的画卷一样。

    也让印章的气质变得跟荆大师一样老气横秋。

    万长生这精壮小伙儿的气质完全不这样。

    可能也觉得让万长生这么年轻,就关在这里深宫大院里面,实在是有点残酷。

    老荆又翻开旁边一大叠线装书,里面全都是皇宫里千百年来的所有印章图样:“有些是玉玺、国印原章文物存档,有些是我们历年来根据各种书画作品、往来文书信笺上得印章摹刻的。”

    说着把万长生刚刻的这枚章,也郑重其事的盖到分门别类的册子里。

    但没有注明是谁刻的:“我的师父,师父的师父,之前所有做这个工作的人,都这样不留名儿,但我们留下了所有印章的记录,这才是根儿……”

    平京人最爱说话的那种沧桑口吻。

    见惯了潮起潮落的淡然中隐隐的傲气。

    万长生挠头:“我不赞同您的说法,这很感人,也确实是很多默默无闻的工匠在支撑,可时代不同了,光讲情怀是不够的,沉浸在往日时光里面的缅怀,也是不足以支撑走下去的,我们要与时俱进的做出改变,来适应这个时代。”

    老荆吃惊,可能没人逆杵过他,特别是在篆刻印章这个行当里面,谁看见他不是恭恭敬敬的。

    万长生不退让:“您不认同当然可以按照您的方式去做,但就像这个院子,一百年前是这样,两百年前还是这样,我也这样呆过二十年,呆的那个院子也有一千年了!比这皇宫还久,比这皇宫还能躲避灾难,可待久了会认为这天地都没变化,以为万事万物都只在这院子里,所以就很难找到接班人,因为年轻人都在玩手机玩电脑,没人玩儿印章了,得走出去培养更多人的兴趣。”

    梅姑娘终于小声:“我……还是愿意来修文物的。”

    万长生白眼:“服装和篆刻两码事,您学的东西不修文物,也能做别的,篆刻现在想要养活自己都难,更别提其中的文化传承了,荆老师,艺术这东西,始终得有钱有闲才有人玩得起,但天赋可不问家里有钱没钱,穷人始终是大多数,我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让更多人都来接触下美术,先保证能吃上饭找份工作,再从中找天赋和爱好,这种培养大多数,从中找尖子的做法,就跟中小学似的,我觉着比师父带徒弟单传要靠谱点。”

    老荆靠在桌边,工作中他就穿着衬衫外面一件绒线背心,看着大逆不道的年轻人,可能在想幸好没招了他做徒弟。

    估计看得生气,这才转头看旁边姑娘:“你是他带来学篆刻的?”

    梅姑娘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是隔壁服装组的,最近在修补龙袍,路上碰见带他过来,他呆头呆脑的找不到路。”

    万长生就咦,什么时候我呆头呆脑了。

    梅姑娘是活跃气氛,老荆都鄙夷的看万长生了,她才跟着笑:“男生说话都这样,不过我们服装组基本上都是本科到硕士研究生,还有硕博连读的,他有句话真没说错,进宫以前,我好歹懂点服装知识,各种面料和结构总是懂的,我们清京美院也有书法篆刻,但人数真的少,您要找他这样儿的年轻又懂事,好难哦。”

    荆大师这才得了台阶:“现在的小孩儿都静不下心,你也是!明明能够成名成腕,钻研出成果来,非要三心二意的学这个搞那个,最后会一事无成的!”

    万长生无奈:“我足够幸运,从小家里条件好,还能学到手艺,现在我是得利了,就不管背后洪水滔天,自个儿青云直上?”

    荆大师又有点瞪眼,梅姑娘发现好不容易缓和点,又怼上了,赶紧劝开:“何必呢,何必呢,他这手艺这么好,您教得又这么好,你们就是天造地设的师徒了,磨合,得磨合!我们服装组的老师真是一点一滴的教我们,猴儿脾性的都要一点点打磨坐下来,看看这章,多好的章!多漂亮的印章啊,真好看!”

    所以说女孩儿天生就会打圆场。

    老头儿低头看见那红印,啥情绪都到九霄云外了,喜欢到骨子里的忘了一切:“万长生,老苟那么看重你,我也一样的着急,我们都着急,我也没多少岁数,早就该退休了,现在还待在这里就是要等着新人来。”

    万长生也检讨下,可能以前跟爷爷说话习惯了直来直去,后来跟苟教授都有点没大没小,所以也放软语气:“等是等不来的,我这还知道地儿呢,都绕来绕去走了快一个小时,这院子太深了,您看得起我,我以后只要来平京,就找您讨教学习,您有空也到平京去看看我带的篆刻学生,给我一两年的时间,多少能给拉扯出来一点人手,行吗?”

    梅姑娘又连忙:“这就对嘛,他说他是蜀川美院的,有空也可以到我们清美去交流,书法篆刻艺术还是有爱好者的,就是需要带动,皆大欢喜的事情啊,再说我们年轻人天天呆在这院里,唉,我都想经常出去到处看看,可最近的活儿又特别多!”

    她脸蛋本来就挺圆润,笑起来又开朗活泼,真是让这厢房里的气氛都明媚许多。

    连装起委屈来,都显得可爱。

    荆老头终于笑了:“你就该多给他说说我们院里的事,明天珍品展开始,你就来上班一样跟着吧,因为有些国宝级的藏品也只有借着这样的机会才能大面积的检索,我们也不至于非要每件都办复杂的手续借出来整理,争取这五天内,把所有没有入档的印章摹了,我老了,做不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了,行吗?”

    万长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就是抓住机会,在这种全国最顶尖的印章工作里面,对自己点拨传授。

    所以他也恭恭敬敬的鞠个大躬:“承蒙您另眼相看,传授技艺,万长生定不敢忘了承诺,一定好好的把这门技艺传下去,让更多人都懂篆刻,喜欢篆刻,也能是让苟教授泉下有知,安心顺气。”

    荆大师连忙坐正些:“这就算拜师了啊,以后你就是我们北派传人了……”

    脸上按捺不住的乐,还使劲指桌上自己的大茶缸子。

    梅姑娘反应快,赶紧端过来塞万长生手里,纳闷这男生怕是真的有点呆,这都是大师级的人物,还不赶紧的!

    所以提起膝盖还给万长生屁股上悄悄一磕。

    万长生只是在寻思,自己读个大学拜的师父也太多了吧!

    得了女生提醒,还是很恭敬的把茶缸子奉上:“师父请喝茶。”

    荆老头大满意:“晚上跟我回家吃饭,你师娘做的酱肘子还不错……”

    万长生就是个孽徒:“我要陪关师娘去看剧。”

    荆老头牙疼:“看什么剧,那就一起,一起去我家吃饭!”

    万长生斗胆:“我还约了戏剧学院的师父一起。”

    荆老头终于没忍住重重的拍桌子:“你到底有多少师父!”

    万长生没出声。

    荆老头批评:“我就最想说你这点,你有多少时间,有多少精力,什么都想学,你的一生就耗费在这种跳来跳去的各种行当上!你觉得值得吗?说话呀!”

    万长生无辜的抬头:“别急,我还在数有多少个师父呢……”

    站旁边的梅姑娘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这样的男生真的很可爱啊。

    有才华,又风趣,还有这么大牛的师父,更有看了就安心的眯眯眼。

    想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