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五章 别受凉了
    回到报亭,周成晔躺在长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手里的那张纸,

    看似在分析案情,可实际上他脑海中浮现的全部都是刚刚在白雾中的片段。

    “那里是什么地方……如果那个老人就是柯建章的话,他身后出现的那个人形怪物又是谁?”

    “凶手吗……”

    周成晔百思不得其解,更奇怪的是,自己是如何忽然间穿越到那个满是白雾的世界中的?

    他把随身带着的那块刻着“深渊”字样的灵牌掏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地府赐予我的专属能力?”

    应该是了……

    周成晔撇着嘴笑了,目前看来这下面的待遇似乎比上面还要好啊,

    既然如此,我也得尽力将本职工作做好才行,呵呵。

    也不全是因为这份任务,哪怕是出于本心,周成晔也很想帮助那个老人查出真相。

    他之前从不过问赵东强关于案子的事情,主要是因为他的父亲曾经就是一名警察,并且有过一段很不好的经历。可既然如今自己已经有了非同一般的能力,也是时候稍稍的站出来一下了。

    当然,周成晔是绝对不会真的跟赵东强成为同事的。

    回归到这次的案件,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那位叫做柯建章的老人并不是自杀。

    “他杀案件可以分为两种,一是老人在没有失去行动能力的情况下被推下楼去的,二是在失去了行动能力下被推下去的。赵东强说过尸检报告并无问题,基本上可以排除第二种可能。

    同时,老人身上也没有外伤,这就代表死者生前并没有与人产生过肢体冲突,也就是说,要么凶手是趁其不备溜进去行凶,要么……凶手就是当晚在场的人,能够让老人一点防备心都没有的人。”

    “老人的家住在河海小区楼的第六层,外人想要在凌晨三点进去的话,除了撬锁就只有从阳台爬进去。可无论是哪种方法,都会惊动正好坐在阳台的老人,因此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要真是如此……

    凶手的范围基本上就已经锁定了。

    周成晔最先怀疑的自然就是那个保姆,可从动机上来讲,似乎她又没有什么理由去杀掉自己的雇主。而剩下的,也都有些可疑……比如明明邻居说老人和亲属关系很差,他那个侄子为什么会如此热情,再比如老人的儿子女儿又为什么会对老人的死显得无所谓……

    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报亭老板,没办法像警察那样去当面质问老人的家属,

    “还是先等一下赵东强那边的消息吧。”

    ……

    ……

    近期,分都区并不太平,警局里很忙,

    就像赵东强临走时说的,这已经不是第一起自杀案了。

    破案这种事情,你需要争分夺秒,尤其是凶手还没有落入法网时,

    可是有的时候,你还真就急不得。

    现在是下午六点,四月的天黑的相对来说比较早,这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周成晔依旧躺在他的专属长椅上,翻看着一本老旧的文学杂志。

    外面又阴了,不出意外的话晚间还会下雨。

    一杯咖啡被晾在一边,他津津有味的品读着手中薄薄的书籍,渐渐地,身前出现了一个身影。

    “东哥,你……”

    周成晔抬起头,刚开口,忽然发现来人居然不是赵东强。

    “小伙子,杂志怎么卖的?”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头站在他面前,头发花白,脸上皱纹颇多,衣着朴素,不过精气神十足。

    老人和善的笑着,走到报亭的西侧,弯腰从架子的最下面拿起一本青年文摘。

    “六块钱一本,十块钱两本。”周成晔礼貌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回答道。

    除了赵东强,这是本月第一位走进报亭的客人,虽然……今天才二号。

    “记得年轻的时候,我也在杂志社干过一段时间,可后来因为互联网的大规模普及,我也就转行了。”

    老人摇着头翻了几页,又把杂志放了回去,“老版的印刷杂志,没想到现在还有的卖,要是以前我能抽出时间来多看看报纸杂志就好了。”

    “现在也不晚。”周成晔说道。

    “人老了,腿脚不好,要不是这个时间,我根本走不到这里。”

    “怎么会,您老看起来很精神。”

    “唉……”

    老人叹了口气,不再言语,以一种参观博物馆的状态环视着整间报亭。

    这时,周成晔忽然注意到,老人在走路的时候,双腿几乎没有一丝的弯曲,就好像是飘在空中。

    等等,他说的他的腿脚不好……

    “您的腿……”周成晔试探着问道。

    老人笑了笑,没有丝毫的忌讳,回答道,“骨质疏松,老毛病了。”

    “老人家,冒昧的问一句,您是住在西山那边吗?”

    老人点点头,“没错,在河海小区。”

    周成晔沉默了,他抬头望向报亭外灰蓝色的天空,逐渐阴沉,

    太阳,已然落山,下雨了,雨很大。

    怪不得……

    老人伫立在门口,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一男一女,夫妻二人走入报亭,他们无视了与之擦肩而过的老人,径直闯进来,

    他们身上湿漉漉的,表情有些急迫,看样子是忘记带伞了。

    “海华,我说了让你早点走,你非不听。”妻子擦拭着身上的雨水,埋怨着身边的丈夫。

    “唉,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和咱们的孩子吗?”男人有些不悦,骂道,“那个律师的脾气又臭又硬,如果我不在警察面前表现的热情一点,财产能分到我们手上一分?”

    “可那老头都已经死了,咱们……”

    “咳咳!”

    男人仿佛意识到话说多了,急忙拦住妻子,

    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对一旁看戏的周成晔说道,“老板,不好意思了,我们走的匆忙,忘记带伞了,借你这里避一下雨。”

    “轻便。”

    周成晔撇了一眼门口的老人,面对眼前这一幕,他依旧无动于衷,只不过是蹲下身子,又拿起了一本书,认真的翻看起来。

    “谢谢。”

    男人拉着妻子走到报亭的一个角落,随便拿起一本杂志,假装翻动两下,但实际上是在小声的跟自己妻子说着话。

    十几分钟后,外面的雨渐渐小了,可时间却接近七点,天色更加黑了。

    “老板,这本杂志多少钱?”

    男人走上前来,手里的杂志已经被他攥的湿透,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选择将其买下来吧,

    周成晔并不认为他们夫妻俩真的会喜欢看时尚类杂志。

    “二十块钱一本。”

    男人从不看杂志,他并不觉得这个价格有什么问题,毕竟在他看来,在这个经济飞速增长的年代,就连猪肉都涨价了。

    男人掏出手机,上面淋了不少的水,手指没办法准确的解开锁屏,他有些尴尬,

    “老板,您有手巾吗?”

    “有。”

    男人接过手巾,擦拭了几下后,用手机对准小桌子上的二维码,支付了二十块钱。

    外面的雨又小了。

    “海华,咱们走吧。”妻子在一旁催促道。

    男人点点头,拉着她走出了报亭。

    ……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人终于放下了书,慢悠悠的站起身,说道,“小伙子,杂志多少钱?”

    “统一价格,一本六块,两本十块。”周成晔说道。

    “做生意不要太黑心了。”

    “哪能啊,咱可是正经商人。”周成晔笑着说道,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本杂志,正是刚刚那个男人花二十块钱买下来的那本,甩了几下水珠,又将其放回了原位。

    “唉……”

    老人的表情有些苦涩,有些无奈,半找话题似的看向那块黄色的手巾,“这颜色我喜欢,送给老头子我?”

    “不好意思哈,那是我擦脚的抹布。”

    周成晔将东西收起来,又从身后架子的最上面抽出来一把雨伞,“您老要是喜欢黄色,这东西可以给你。”

    “这是黑色的。”

    “那又怎样,能挡雨的就是好伞。”

    “你觉得老头子我如今还会怕雨吗?”

    “总归不会让你受寒着凉了。”

    “哦?”

    “身体受了凉不怕,”周成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左胸口处,说道,“就怕是这。”

    “嗨,你这小伙子……”

    老人苦笑着从周成晔手中接过雨伞,转身离开了报亭。

    晚上七点钟,

    不知为何,刚刚渐停的雨,此时又大了起来,天气格外的寒冷,桌上的咖啡都快干了,

    幸好,风不是很大,否则报亭就要关门了。

    周成晔将三面架子收拾了一番,最后拿起那块黄色的手巾,随后扔在角落,

    这其实是他擦脸的手巾,

    不过,以后恐怕就真的要用它来擦脚了。

    (这章有点短了,不过却斟酌了很久。另外求一波收藏和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