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九章 畜生
    也许是最近老天爷下雨下的太勤了,导致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刺眼,惹得周成晔都有些不太习惯,还好,他是坐在屋里。

    这里虽然是十字路口,可实际上两侧几乎没什么车辆,只因为这里太偏僻了。

    已经中午了,街道对面的一些早餐摊子都收了,每天他都会看到那些中年大叔或者大婶,骑着三轮摊子回去,有的比较高级,会把摊子直接锁在原地,等着第二天早晨直接来上班。

    他们多半都没有营业执照,有的也确实不那么卫生,不过这种从半个多世纪前就流行的“小摊小贩”,一直到现如今都依旧存在。

    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吐槽的,虽然总能时不时的在报纸上看到有关的新闻,周成晔也懒得去想,有这时间还不如研究研究该怎么撰写报纸,或者找一本杂志看看呢。

    大中午的,他泡上一杯咖啡,抽出一本儿童杂志,看的津津有味,

    里面都是些寓言童话,类似于龟兔赛跑的故事,

    昨天被强行灌入的“罪犯思想”,到现在还残留在他脑海里,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清除这些邪恶的念头了,

    他是一个正常人,

    不是罪犯,

    更不需要这种思想,

    即使它可以帮助破案。

    躺在长椅上,悠闲的看着书,又来客人了。

    今天已经是第三个了,什么时候报亭变得这么受欢迎了?

    周成晔看过去,这次来的是一个青年,二十多岁刚出头的样子,外表清秀,似乎还没有他年纪大呢。

    “你好,请问你是住在对面那条街吗?”青年似乎并不是买报的。

    “是的。”

    “你好你好。”青年手里拎着一些水果,他热情的跑过来握手,搞得周成晔有点不好意思。

    “我叫聂向笛,是最近才搬过来的,就住在你隔壁。”

    他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开朗的说道,“咱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这是一点见面礼,多多照应。”

    第一次碰到这么热情好客的人,一时间周成晔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憋了半天说道,“你好,我叫周成晔。”

    “你应该比我大吧?那以后我叫你晔哥,你叫我小聂,或者像我其他朋友一样叫我笛子。”

    “嗯。”

    对于某些人来说,与人交际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类人往往内向,胆怯,甚至是换上社交障碍,严重者还会出现抑郁等症状。周成晔倒没那么严重,不过他确实不太会和外人交流,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是不愿意交流。

    叫做聂向笛的男生性格和他正好和他相反,对于周成晔的漠然,他反倒更加活泼,主动介绍道,“晔哥,我是一名游戏主播,看你的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平时喜欢打什么游戏啊?”

    “我不打游戏。”

    聂向笛有些惊讶,问道,“那晔哥你平时都喜欢做什么?”

    “读书,看报,喝咖啡。”周成晔指着桌上那半杯凉掉的咖啡。

    “这样啊……”

    他有些失落,相了想,很自来熟的走到三面架子前,找了半天后拿出一本电竞杂志,随便翻开一页,指着上面硕大的图标说道,“这就是我平时直播的游戏,很好玩的。”

    那是一款射击类的游戏,很火,很多人都在玩。

    “晔哥……你今年多大呀?”

    “大学刚毕业两年。”

    “那你在大学里一定有什么朋友吧?可以帮我宣传宣传吗,我最近正在预热期,很需要人气的,点一个关注就好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们留一下联系方式吧,我把我的直播平台和房间号给你发过去,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推广一下。”

    周成晔犹豫片刻,还是与之互加了微信。他也终于明白这个青年为什么会来这里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一个人产生了某种自己无法解决的需求时,才会求助别人。而所谓的“朋友”,大多时候就是这样产生的。

    都说追女生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欠她一个人情,再回报给她,一来二去,也就有了交集。

    这就叫“人际关系”。

    周成晔并不擅长这种事情,但他也不是很排斥,最起码眼前的聂向笛就很好的把握了分寸,不至于让人讨厌,所以他也就没有直接赶走人家。不过帮忙宣传的事情,还是算了。

    “晔哥,我就先回去了,晚上还要直播呢,如果感兴趣的可以来我的直播间看看,也不用刷什么礼物。”

    这是客套话。

    聂向笛又不是傻子,他看的出来周成晔对自己其实并不感兴趣,但他依旧热情,这点令人很舒服。

    看着径直离开的聂向笛,周成晔忽然想起早晨关顾的那位客人,那个仅剩两盏魂灯的年轻人。

    他住的那条街已经很久没有搬来新的住客了,怎么突然之间就搬来两个呢?

    除了他之外,那条街似乎就仅剩不到十家店铺,而他见过真正开过门营业,也就只有三家而已,

    一家杂货店,

    一家木雕馆,

    还有一个成人用品商店。

    周成晔很懒,也很烦与外人接触,所以他只知道这几家店的存在而已,住了整整两年了,就连店铺的老板叫什么他都不知道,

    他最熟悉的,就是赵东强和送报阿龙了。

    “远亲不如近邻,也许我该多走动走动了。”

    产生这种想法,对于周成晔来说也是实属不易,可惜念头刚一出现,就被桌子上手机的震动声给打断了。

    不用想,是赵东强打来的,

    “成子,是我,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报亭。”

    “嗯,我就直接跟你说了,案子有眉目了。我让老吴根据你的猜测,对死者生前所雇佣的保姆进行了调查和审问,调查结果发现,嫌疑人做过多年的保姆,曾经还在医院当过护工,专业知识过硬,没有一个客人投诉过,在家政公司的专属软件上也全部都是五星好评。

    但是,问题就出现在这了。我们仔细的研究了嫌疑人这些年来的工作记录,发现在近一年半的时间内,她居然整整接了十一个单子,也就是说在不到两年间她连续在十多户人家当过保姆,这就证明她的每一单都不超过两个月。”

    十一个单子……周成晔瞬间想起自己在白雾中看到的人形怪物,它的身后就仅仅跟着十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难道是……

    没来得及多想,电话那头的赵东强继续说道,

    “一个保姆,怎么可能所接的每一单都才一个月,而且老人家属还全部都给的五星好评,这简直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所以,我和老吴连夜联系了嫌疑人之前照顾过的所有老人的家属,最后惊讶的发现……

    但凡是被她照顾过的老人,无一例外,全部在她任职期间,去世了。”

    沉默,

    赵东强沉默了,

    周成晔同样沉默了,

    他猜到了凶手是谁,但却没猜到凶手究竟做过些什么。

    家政保姆,在古代,家政最初被理解为确定与维护家庭人伦秩序的家庭管理活动。可以说,这并不是一个低等的职业,甚至,还很值得被人尊敬,

    不过……被尊敬的前提是,你得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披着狼皮的怪兽。

    良久,

    周成晔开口了,沉着嗓子问道,“逮捕了吗?”

    “还没有。因为时间匆忙,我和老吴还有其他警员都已经一宿没睡了,所以暂时还没有确凿证据。

    另外,还有个疑点,她的目的是什么?”

    周成晔笑了,闭着眼睛笑的,在昨天和赵东强分开后他就上网查询了资料,

    他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吧,在家政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如果在保姆任职期间,所照顾的老人,病人不幸去世的话,家属都会给结算全部工资的,甚至有的家属,为了图个吉利,还会给保姆发白包。

    所以,有很多的黑心保姆为此就会主动去选择那些年纪大的或者身体不好的老人去照顾,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只干到一半就拿走全部工资了。”

    “所以?”

    “就他妈的为了钱?!!!”

    赵东强突然吼道,“那可是十几条人命啊,就他妈的为了几个破钱?!”

    诡异的思想再次闪回到脑子里,周成晔等了几分钟,电话那头的骂声停止了,他继续说道,“钱,时间,对于一个当保姆的来说,也许这都是很重要的吧。”

    “我草他妈的!这种畜生是怎么当上保姆的?”

    赵东强是个警察,他需要嫉恶如仇,更需要承担这份责任,可如果脱下衣服的话,周成晔怀疑他恐怕会直接冲过去把那个保姆直接抓起来枪毙,

    尽管,他也想这么干。

    狼想吃肉,于是找到财主的妻子合作,财主的妻子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丈夫,结果最后财主的妻子指使狼咬死了财主,狼吃到了财主的肉,妻子拿到了财主的钱,

    杀死财主的不是狼,

    是畜生。

    其实,

    有的人,

    真的连畜生都不如,

    无论职业,

    无关身份。

    (坚果又来求收藏了,求推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