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十章 事了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这首诗周成晔很喜欢,而且近期的天气也很符合诗的上句,只可惜,王昌龄在雨夜有亲朋诗友相送,而他则只能独坐在报停门口上,躺在长椅上,数着不远处行行走走的路人。

    目前为止,这两条街上除了周成晔的报亭之外,其他的店基本上都没有开门,

    而他这一坐,就是半天,没有一个客人,但并不枯燥。

    燕子低飞,蚂蚁搬家,要下雨了,

    可即便是这种阴冷的天气,街道上的行人反而却比平日里多了起来,尤其是许多小姑娘都穿着短裤短裙,一条条笔直的双腿明明都起鸡皮疙瘩了,还叫嚣着根本不冷。

    腿都很细,要是赵东强坐在他这个位置看风景,一定会上瘾的。

    相比之下,周成晔对此并不感兴趣,细有什么用?再细的筷子也要夹肉啊。

    话这么说,不过赵东强最近可没时间光顾他这里了,

    就在昨天,从意外到自杀再到他杀,辗转了几遭的案子,宣布破获了,凶手也已经落网,正是那个保姆;

    和周成晔推测的基本相同,凶手利用自己做保姆的便利,为了尽快的拿到工资,从前年一月份至今,连续杀害了近十一名老人,除此之外,还有三起未遂。

    而由于各种原因,这些案件被害人的家属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情况,导致被害人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无法进行死因鉴定。

    据凶手自己供认,她以往都是采用肉汤投毒,药物注射毒物,麻绳勒索脖颈等方法杀死的老人,唯有这一次,她是因为偶然间看到了老人藏在床底下的遗书,这才心生恶意打算将老人推下楼去伪装成自杀的。

    由于缺乏这些因素,检察官还无法对另外十起案件予以认定。不过,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确定了凶手,想要证据还不简单吗?

    这起毒保姆案件暂时还没有公布,周成晔能想象到,一旦公布,将会在社会中引起一阵怎样的轩然大波。

    仔细回溯一番,你会发现,其实除了毒保姆之外,那些对老人漠不关心,甚至是置之不理,任由离世的子女,也是一把刀。假设在凶手第一次作案时,家人能够及时的发现异常,恐怕之后的惨剧就都不会发生了吧?

    比如这次,要不是老人的侄子为了遗产故作孝顺,要不是周成晔恰好拥有了某种特殊的能力,怕不是……

    回想起两次见到老人柯建章的时候,他都会比子女先一步走进的报亭,晚一步离开,而且对其从来都视而不见,再结合他和周成晔说过的话,

    可见,有的时候亲情出现裂痕,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还剩整整半天的时间了,到了今天晚上的子时,就是他正式上岗的时候了。

    幸好,深渊快报是早晨凭空出现在老地方的,内容早就想好了,他也撰写完毕了,

    否则,他会在这个时候还欣赏着沿街的风景,享受着乌云来临前的微风吗?

    “老板,今天这么轻松啊?”

    那个“醉酒”年轻人又来了,自从那晚提醒过他一次后,他就经常光顾这里,看得出,他已经把周成晔看成一个能够预知未来的人了。

    他叫莫伟懋,是一名律师,今年二十九岁,至于其他的,还一概不知。

    “我哪天不轻松?”

    反问了一句,周成晔从身后掏出一份报纸递了过去,说道,“今天的报纸,两块钱。”

    阿龙昨天就从老家回来了,所以报纸也会照常收到了。

    莫伟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答应一声接过报纸,递过去两块零钱。

    翻开报纸,他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自顾自的依靠在门口看了起来。

    “好像又要下雨了。”

    莫伟懋明显想引起话题,以便于和周成晔搭上话,但很不巧,他的自言自语并没有得到回应。作为一个正牌律师,他的交际能力让人替他担忧。

    临近下午六点,莫伟懋走了。桌子上放着他买下的那份报纸,他的记忆力一定很差,总是丢三落四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空杯子,今天的咖啡喝完了,是趁热喝的。同样,等待了许久的大雨也终于倾盆而出,因为风并没有很大,所以周成晔依旧可以坐在门口赏风景,

    雨景往往要比晴日更好看,尤其是街道上空无一人的时候,它能够带给人一种朦胧感,让你进入放空的状态,十分舒适。如果伴随着雾气的话,那就更好了,你甚至还会看见海市蜃楼。

    可惜,今天并没下雾,天公不作美。但恍惚间,周成晔似乎还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不对,是一个人。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从远处慢慢走来,丝毫不被豆大般的雨影响,步伐也很坚实,明明身上都湿透了,却依旧面不改色。

    女孩越来越近了,她就是奔着报亭来的。

    “老板,有伞吗?”

    女孩看着不大,只有十七八岁而已,但她的声音沙哑,像是抽了七八年烟的中年人,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违和感。她穿着一身休闲装,但却扣着连衣帽,压着脑袋,一件硕大的外套却把她包裹的很厚实,淋过雨后,整个人显得有些发福。

    “有伞,你要几把?”

    事实证明,普通话的好坏有时候真的很重要,否则比如上面这句,说出来就很像骂人,十分不文明。

    “一把。”

    女孩的话很少,甚至比周成晔还要少。

    他从柜架子下抽出一把透明的小伞递了过去,女孩伸手接过雨伞,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女孩的皮肤很白,是那种不正常的白皙,换个词来说,就是病态。

    女孩说了声“谢谢”,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周成晔叫住她,“还没给钱呢,二十块钱一把。”

    这个价格很中肯,谁料女孩头也不回的留下了一句,“明天还你。”

    周成晔有些发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说的是“明天还我”而不是“明天给我”,岂不是说她就是单纯的想要白嫖一天雨伞?

    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被被人占了便宜,周成晔有些无语。不过看着外面雨这么大,他也不打算追出去计较了,

    毕竟就是一把伞而已,他还有很多呢。

    ……

    ……

    风啸雨骤,子夜来临,

    迈过那一道槛,外面的世界骤然变化,

    一座不见尽头的石板路蜿蜒至脚下,地上的猩红令人发涩,

    是那种使人灵魂发颤的涩,仿佛只要你一只脚踏上去,便会坠入无穷尽的深渊当中一般,

    事实上,这不是“仿佛”。

    石板桥应该很结实,两侧开着花也很妖艳吧,

    这是他猜的,如果不知内情的话,这里的一切其实都那么美好。

    这是周成晔第二次见到深渊了,可受到的震撼甚至比第一次还要大,可能上次他光顾着看那封简讯了吧。

    这里没有刺骨的寒意,

    有的,

    只是阴冷,

    这是代表“绝望”的阴冷,让你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