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十一章 值得吗,回去吧
    很难想象,会有人愿意放弃转世轮回的机会,选择坠入深渊,

    这可不单单是对人生充满失望。

    转世并不代表你将继续为人,周成晔了解过,轮回共有六道,分别是天人道、人道、畜牲道、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即使你对人充满了失望,难道连抹掉记忆换个身份继续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花海开在深渊上空,像一朵朵红色紫色的云彩,格外鲜艳,周成晔靠在石板桥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默默的等待着老人的到来。

    石头上有一行字,竖着刻上去的,只可惜不知什么原因,导致它上面锈迹斑斑,已经看不太清了,周成晔大体还可以辨识出这句话,

    通往深渊的路,异常艰难,

    你不会遇到任何人的阻碍,阻碍你的,终究只是你自己。

    他是学心理学的,很清楚这句话的意思。

    就好比一个自杀的人,自杀的瞬间和你拿起刀子或者站上护栏时的感觉,后者永远要比前者更加难以抉择。

    从十一点整一直等到临近一点,周成晔依旧没有看到老人,正当他猜测对方是否放弃的时候,不远处缓慢的走来了一道黑影。

    这座报亭就开在深渊的一边,南面和东面都是一片虚无,只有西边有路,而老人就是从这个方向走过来的。

    速度不快不慢,足足五分钟,周成晔才真正的看到了他,

    拿起手中的深渊快报,上面的简介已经被填写的很清楚了,

    姓名:柯建章。

    年龄:67岁。

    死因:他杀,坠楼。

    ……

    他和老人这是第三次见面了,而且都是在报亭,只不过这次的场景从人世变成了深渊。从第一次见面起,两个人就仿佛认识一般,周成晔从没有问过他关于凶手的任何事情,老人也似乎知道他的身份一样,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无与伦比的默契。

    “小伙子,又见面了。”

    老人的模样和第一次见没有任何改变,就连神态都依旧是那么轻松自如,甚至还要更加精神,好似死亡就是他的解脱。

    “还有十分钟了……”

    老人没看时间,但却知道一切。他走到周成晔身边,笑着说道,“小伙子,报纸给我,我该走了。”

    明明他的精神状态如此良好,可为什么非要等到子时的最后一刻钟才来到报亭呢?

    直到现在,周成晔懂了。他是怕自己会劝他,劝他留下来,所以老人才会赶在最后出现,让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对他进行说教,

    怪不得人总说老谋深算呢,同时也可见,他想要坠入深渊的欲望是多么强烈……

    好在,报纸还是要看的,

    有的时候,想要劝阻一个人,往往不需要那么多的长篇大论,

    一句话,就够了。

    老人笑着接过报纸,随意的扫视过去,忽然间,他的笑容凝固了。

    一共四行,全部填了,

    但最下面那一段空白的段落,周成晔一个字都没有写,

    原因很简单,他觉得没必要。

    在毒保姆案件破获之前,他就一直在思考该如何完美的撰写好这份报纸,

    究竟是应该大肆的谩骂凶手?还是要谴责恶性的社会问题?又或者,痛骂老人的子女不孝?

    想了许久,直到那天,他第二次见到老人的那一天,他发现自己的思路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他的目的是什么?

    逮捕真凶?

    破解冤案?

    都不是,他要做的是挽救这个执念颇深的老人的灵魂。

    既然如此,他首先需要知道的,就是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导致他有如此强烈的欲望坠入深渊。

    答案很简单,老人已经告诉他了。

    ……

    报纸上简单排列着四行,而最后一行写着:

    寄语:死亡最大的痛苦,都是留给活着的人的。你的老伴还在等你,她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般……

    这是老人曾告诉他的一句话,现在周成晔将它原封不动的送还回去。

    即使没有那个毒保姆的存在,老人留下的遗书也表明了他曾想过自杀。而自杀的根源就在于他和子女之间的不和,

    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也就是他曾在子女不知情的情况下,签字放弃了老伴的手术。

    很多事情都没有对错之分,老人只是不想看到老伴再受这些无用的苦难,而子女们想的却是不希望见到母亲的离世,

    老人错了吗?

    没有。

    那是子女们错了吗?

    也不是。

    老人颤颤巍巍的拿着手中的报纸,目光逐渐柔和,他看向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问道,“她,真的在等我?”

    周成晔只是一个报亭老板,看管的是深渊,怎么可能会知道黄泉路的事情?而且老人的老伴已经去世好几年,不出意外的话早已轮回了。不过既然话已至此,只要能留住老人,他不介意撒一个小谎,

    更何况,这个问题根本无需回答,

    “我没见过她。”周成晔说道。

    这个答案简单明了,既然他没有见过,那就证明老人的老伴从来没有涉足过深渊,

    老人沉默了,而距离凌晨一点,只剩下了五分钟的时间。

    周成晔需要抓紧时间了,他顿了一下,说道,“看法不同,所理解的也就不同。观念产生分歧,亲情出现裂痕,这都是无法弥补的,不过其实……你大可不必把子女们想的那么恨你。”

    “值得吗,回去吧。”

    老人默默的听着,手中的报纸攥紧,回头望向身后,

    那是一条漫无边际的石板桥,谁也不知道深渊究竟在哪,

    是在对岸?还是桥的下面?

    又或者,踏上去,便是深渊?

    看着面前空无一人,是何等的寂寥,

    黄泉路上一定要比这里更加热闹吧,

    彼岸花也一定比这里的花海开的更妖艳吧,

    在那里,你能看到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在那里,你不会感到孤独,

    在那里,说不定……你真的可以见到你想见的人,

    在那里,也许他,或她,真的一直在等你。

    “值得吗……”

    老人重复着这三个字,报纸飘然落地,

    都说年纪越大就越沉稳,但其实年纪大的人更爱干傻事,

    谁说死了就一了百了?

    死亡不会让你看透世界,顿悟人生,只会让自己更迷茫,让亲朋更难过,

    所以,好好的活下去吧。

    ……

    子时,零点五十九分,还剩最后一分钟,

    老人走了,从那条来时的路,原路返回,那边,应该就是黄泉。

    那份报纸消失了,周成晔记得它明明是掉在了地上,可是现在却找不到了,

    也许,是被吹下了深渊吧,

    毕竟,这里的风是那么的大,空气是那么的冰。

    “还算顺利。”

    望着老人的背影,周成晔自言自语说道,“希望他下辈子看的开一些吧。”

    这是他的第一次上任,也顺利的完成了“工作指标。”

    可此时此刻,他心中却没有满足与成就感,他更希望自己今后需要工作的次数越少越好。

    这次可不是他懒,

    假如你是一名警察,你会希望每天都有大案子给你破吗?

    但愿世间人无病,宁可架上药生沉,

    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风停了,

    起雾了,

    不远处的花海置身其中,平添了一丝诡异,

    而他,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一切,就失去了意识。

    一分钟的时间很短暂,

    现在,

    已经过了子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