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三十九章 识人心
    “那句话真是老吴让你说的?”周成晔问道。

    赵东强咧着嘴,还是坏笑着,“嗯……你猜呢?”

    猜?猜个毛线!

    呵呵……

    赵胖子走了,

    从头至尾他都没有特意的将目光放在报亭角落的那两个人身上,

    同样,他没有“耳语”,也更不可能清楚那无论见谁都是面带笑容的帅哥单怀,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变态杀人魔?

    电影里标准的反派角色?

    又或者是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

    周成晔没有把他的猜想告诉赵东强,毕竟人家只是看个报纸而已,并没有做什么,事情也根本没有到那种难以为继的状态。

    但总之,

    这个人很危险,就对了。

    悄悄走近,

    顺着报亭的边缘摸过去,站在他的身后,

    单怀很高,个头足有一米八五,相比之下周成晔就要比他矮上个三五公分,还好现在对方是低着头的,二人相差无几。

    他还在看报,

    很认真。

    现在应该做点什么呢?

    司竹还在呢,难不成要当着她的面对眼前的帅气的男子进行惨无人道的灭口行为?

    他实在太危险了,而且周成晔百分之八十可以肯定,这家伙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是,仔细想想,他似乎还没有做什么呢。

    这么紧张,

    好像,

    没有必要吧?

    “咦,老板?”

    单怀突然回过头,发现了他,

    “这份报纸很好看。”

    “是啊。”周成晔附和一句,大致瞥了一眼,今天的新闻大多都是关于新发台的政策,无聊至极。

    呵……装,你接着装!

    “老板,有没有笔?”单怀问道。

    “有。”

    不清楚他要干什么,但周成晔还是从架子高出拿出一只黑色水性笔递了过去。

    “谢谢。”又是那张逐渐令人生恶的笑脸。

    他接过笔,在报纸上寻找着,时不时的在上面某个字符上画个圈,

    “老板,你听说过牧羊人的故事吗?”

    “……”

    牧羊人?他在说什么?

    “从前有一个牧羊人,手里共有一百多只羊,可是因为他生性懒惰,所以偌大的羊群每天都会被狼给叼走一只。就这样,逐渐的,等到羊群只剩下护栏桅杆时,他才发现一切都晚了。”

    “最后呢?”周成晔问道。

    “最后……牧羊人就饿死了。”

    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单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问道,“老板,有没有觉得这个牧羊人很傻呢?”

    “确实。”

    周成晔点点头,双手背在身后,

    “他完全可以天天吃羊肉,这样就不会饿死了。”

    单怀:“???”

    这回答属实令他没有想到,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笑道,

    “呵呵,老板你还真是有意思。”

    笔用完了,他将其放在一旁,继续翻阅起报纸,

    他都画了些什么?

    周成晔很好奇,单怀也完全没有遮挡的意思,大大方方的给他留出了一道视野空白区,

    这么贴心?

    周成晔深感疑惑,

    还是说,他本就是专门想要写给自己看的呢。

    第一个被圈上的字符,

    “a.”

    紧接着第二个,

    “b.”

    淦!

    他在排列字母表吗?

    继续看下去,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y.”“s.”“s.”

    哦,原来这是个单词,

    “abyss!”

    如果周成晔没记错的话,这个单词的意思,

    是,

    “深渊!”

    单怀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猛地回过头去,

    罕见的,他嘴角露出一抹讥笑,

    似在嘲讽,似在轻蔑,

    一时间,无数的负面情感全部迸发出来,暴食、愤怒、淫yu、恐惧、憎恨、贪婪、懒惰,傲慢、嫉妒

    不过,

    就只有一瞬间,

    很快,他又变回了那副邻家阳光大哥哥的模样。

    “老板,这报纸不错。”单怀笑道。

    !!!

    他知道深渊?!

    他是故意的?!!

    他到底是谁?!!!

    “好看就多买几份带走吧。”周成晔不露声色道。

    单怀摇摇头,不置可否。

    二人陷入了沉默,

    恰好,司竹终于从她自己的小世界里走了出来,

    她卷好报纸,伸了个懒腰,身材优美的曲线暴露无遗,像个优秀的小野猫,

    可惜,压根就没人看她。

    “橙子哥,我先走咯,下次给你带点橙子味的新品过来。”

    “嗯……”

    对于这番调侃,周成晔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此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

    司竹走了,接下来做什么事情也就没有顾及了,

    但,

    这也不清楚是好是坏,

    万一自己打不过这个家伙呢?

    到时候连个帮忙报警的人都没有。

    都走了,

    报亭内,

    彻底的就剩下两个人了,

    麻将也打不成了,两个人,最多就是拿副扑克牌玩个金钩钓鱼什么的。

    “抱歉,我不会打牌。”单怀笑道。

    嗯?

    “金钩钓鱼也不会。”

    “你在说什么?”

    “不过麻将我倒是会一点。”他接着说道。

    从疑惑,到吃惊,到震撼,周成晔身体下意思的退了几步,

    “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每一个心理学家都致力于研究过别人内心的想法,周成晔也不例外,但事实证明,无论你再怎么精通“心理学”,也没有办法彻彻底底的清楚别人心里所想的每一句话。能做到的,最多就是通过那个人的言行举止、神态表情来判断某时某刻他大致的心里活动轨迹罢了。

    可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这已经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了。

    难不成,他也会耳语吗?

    “不,这是属于你的能力,我并不会。”单怀回答道。

    艹!

    这种感觉真他妈的糟糕。

    当你的所思所想被别人完全听到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仿佛你脱光了衣服赤裸彻底暴露在别人面前,完全没有一点秘密,

    这是一种另类的侮辱。

    怎么办?

    是继续在心底胡思乱想着,被人家任意揣测,

    还是想个办法,反击回去?

    呵呵,你不是能听见我的心声吗,

    好吧,那就让你听个够。

    艹!艹!艹!

    艹尼玛,

    艹尼玛,

    艹尼玛……

    ……

    周成晔原本僵硬的面部逐渐显露出笑容,不过在心里却已经把对方的十八辈祖宗都给骂了一遍,

    反观单怀呢?

    他那引以为傲的标志性笑容渐渐褪去,

    剩下的,

    是一脸阴沉,

    他感觉自己才是被侮辱的那个人,偏偏还是被人家在心里侮辱的,

    妈的,

    连个证据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