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四十四章 为时已晚
    好家伙,你这可还真特么的是做的一笔好买卖啊!借一把真伞还一把纸伞,而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来这借伞,真当我这报亭是做慈善公益的啊?!

    “抱歉,我这里没有。”周成晔压着火气回答道。

    “哦。”

    女孩点点头,也不生气,反而继续问道,“那……有报纸吗?借几张报纸也可以,明天还你。”

    “???”

    周成晔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来报亭借报纸的。

    这种东西就相当于是一次性的知识付费,你拿到手后半个小时就把内容全看完了,还回来了有什么用?

    更何况,看这女孩的架势,可不像是一个看报纸的人啊,莫非她该不会打算用报纸挡雨吧?要是这样的话等明天还回来的时候恐怕都风干了……

    “不借。”

    周成晔果断拒绝,同时一把拉上前不久新换的透明玻璃拉门,阻断了相互之间的联系。

    ……

    雨还在下,而且看起来似乎更大了,

    女孩没有走,仍然站在门口,

    硕大的水珠从她的额头滚落,整个人宛如一只落汤鸡般,

    她的皮肤本就不那么红润,如今被大雨浸泡过后显得更加惨白。

    这丫头脑子不正常吗?!

    本来心情蛮好的周成晔,此刻也静不下心来,哪怕手里捧着最新一版的杂志都无法专注的看进去,无时无刻都会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一眼门外的那个女孩。

    他最近经历的诡异的事情简直太多了,

    假弱不是周成晔深知自己拥有能够视鬼的能力,而且这女孩又没其他异常,他真的会怀疑这丫头到底还是不是个人。

    连续两次了,

    都是在大雨倾盆的日子跑过来借伞。

    最关键的是,

    每次他来的那一天,恰好就是周成晔准备着即将在夜晚进入深渊报亭的日子。

    要说这只是巧合,

    要说这其中没有一丁点的联系,

    他是完全不信的。

    “唉……”

    默默的叹了口气,周成晔最终还是拉开了玻璃门,然后从后面架子下抽出一把印花的雨伞,递了过去。

    “诺,记得还我。”周成晔特意强调了一句,尽管他清楚并没什么用,

    女孩是不会还他的,哪怕真的还了最后也只能是给他一把纸伞罢了,而且还是以隔空传送的形式。

    女孩接过伞,表情波澜不惊,仿佛她笃定周成晔一定会借伞给她一般,

    又或者,如果周成晔不借他,他就会一直站在这里,等到雨停。

    “谢谢……”

    女孩拿着伞,

    撑开,

    举过肩膀,

    转身离开。

    女孩一步又一步的,径直的走着,

    每一脚都踩在水坑里,根本就不懂得向常人一样避开,

    她举着一把小花伞,格外突兀。

    渐渐的,

    她的身形逐渐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

    ……

    子夜,

    又到了这个时候。

    还记得十几天前,周成晔也是在这里,挽救了一个老人的灵魂,

    这一次,他还是他,可对象已经变成了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生,

    而且,

    还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女生。

    “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周成晔心里有些忐忑,

    要是说他完全有信心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面对一个深度抑郁症患者,哪怕是资深心理学教授都没办法说保证治愈,更何况周成晔这个半大小子呢。

    ……

    风雨交加,雷鸣电闪,

    报亭外的场景骤然变化,周围一片死寂。

    这里是深渊,

    这里是不下雨的,

    又或者,可以说这里其实一直都在下雨。

    周围那无尽的血色花海,便是常年的阴雨。

    报亭外,

    一座深邃的石板桥,一块块猩红的石砖搭架在两条不知什么材质的“铁”锁链上,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峡谷。

    周成晔站在那座不知名的石碑前,静静的等待着女生的到来。

    他手里握着自己拟作的深渊简报,

    姓名:杨舒,

    年龄:二十岁,

    死因:自杀,

    寄语:暂无。

    这份简报和一开始收到时没有一丝变化,尤其是最后一项的寄语,仍然是空空如也的。

    不是周成晔不想写,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写。

    目光注视着西方的那条蜿蜒小路,两侧开满了半人高的杂草,

    很快,

    他等的人来了,

    正是杨舒。

    和前几天在报亭相见时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副内向的模样。

    她缓缓走来,速度很慢,足足有十分钟,她才来到了周成晔的面前。

    “又见面了。”

    熟悉的开场白,周成晔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亲和一点。

    “嗯……”女孩轻轻的点头,道,“谢谢老板。”

    她应该是在谢周成晔帮助她沉冤得雪吧。

    “没关系,举手之劳。”

    “嗯……”

    “我那新上了好看的青春杂志,有兴趣吗?”周成晔问道。

    “下次吧。”

    “还有下次吗?”

    “……”

    杨舒沉默了,她转向左侧,凝重的望向那条通向深渊的石板路,眸中尽是坚定。

    “你的母亲……很难过。”

    这是周成晔的最后一张底牌,也是他唯一一张。

    这种情况,唯有亲情才是唤醒她的最佳办法。

    万事都讲究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杨舒抑郁症的来源就是与家人的疏远,那么从这一点入手才是最简单,最快捷,且最有效的。

    只是,

    令他失望了,

    这句话似乎并没那么有效果。

    杨舒仍是没有转过身来,甚至连身形都没有颤抖,只是微微说道,“我知道,我见她了。”

    “所以,你还打算……”周成晔没说出后半句,反倒劝解道,“这证明你的存在是有意义的,有人为你难过,也有人因你而落泪。”

    “我知道,所以,我很欣慰。”

    欣慰?

    就只是欣慰?

    “仅此而已?”周成晔问道。

    “仅此而已。”杨舒回答。

    这早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抑郁症了,就连周成晔都搞不清楚她的逻辑究竟是什么,

    一心求死?

    又不至于,

    找存在感?

    更不可能。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杨舒摇摇头,回过头看了周成晔一眼,身体愈发透明起来,

    “谢谢老板,我很清楚我想的是什么,如果还有下次再见的话,我会去你那读杂志的。”

    杨舒最后露出一抹笑容,这也是周成晔第一次见到她笑,

    从这笑容中,他看到了女孩对世界最后的独白,

    他大概明白女孩的想法了,

    或许在女孩看来,再活一次?已经没有意义了……

    杨舒的背影越来越淡,她正在逐渐的远离报亭,随着花海一同飘向深渊尽头,

    周成晔很想叫住她,和她说一句“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

    可惜,

    已经晚了。

    他看着手中的深渊简报,露出一副苦涩的面容,只能把这句话加在最后的那一项寄语中……

    —————————————我是黄色的分割线—————————————

    (很抱歉这么玩更新,主要是昨天晚上码到一半突然停电了,到现在还没来电,手机开了一宿省电模式还剩百分之六在坚挺着,至于晚上还会不会更新就看会不会来电了。

    另外最近更新慢是因为亲戚那里打了一段时间的零工,等结束后(大概七月初)会将欠下的所有章节全补上的。

    最后说一哈这本书吧,坚果的定义是每一卷四个小故事,每一次深渊简报的到来至结束算一个故事。到本章第二个小故事算是结束了,之前挖了一堆的坑要开始填了,最精彩的部分也即将开始,尽情期待吧。

    ps:看到有亲爱的读者大大在评论区问书友群,目前这本书的书友群还没建,只有上本被封的群。一直没有说,也是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读者喜欢看这本书想要加群的,如果有的话在评论区说一哈就好,或者直接留言也可,坚果都会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