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四十五章 新椅子
    又一件案子水落石出,隐藏在深渊中的灵魂也随之沉冤得雪,

    可即便是这样,周成晔仍然开心不起来。

    也不清楚为什么,当杨舒转身奔向石板桥的那一刹,他总有一种灵魂随之一震的感觉。

    也许这种事情以后还会发生很多次,

    就和“自杀”一样,你没有办法每次都能够说服他们活下去,你能做的,也只有尽其所能罢了。

    周成晔很懒,很随性,

    这就和单怀说的一样,他完全可以放任其不管不顾的,

    既然没有惩罚,那么又何必费尽心力的去解救他们呢?

    可关键在于,周成晔是懒,但他懒得自在,

    不止是身体上的自在,更是心灵上的。

    “愿她在深渊安好……”

    这是个美好的奢望,可谁知道会不会成真呢。在周成晔接触到鬼怪之前,他对冥府的了解也是为零的,又或者说,他一直觉得地府是不存在的。同理,万一深渊里面也有另一个世界呢?

    这次的任务就算失败了,应该不会有奖励了吧。

    如此想着,周成晔打开报亭内昏暗的小黄灯,橙黄色的灯光瞬间铺满了这狭小的空间。他低下头看向地上的钟表,

    十一点零一分,这还算上了他发呆的几十秒钟。

    看来下面的时间和地上是不对等的。

    老话常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么按照这个理论推导的话,岂不是越往下时间过得越慢?

    难道这世界除了冥府外还真有天庭么……

    周成晔自嘲的笑了笑,觉得这个问题太天真了。

    他拾起地上安静躺在角落的纸伞,想了想,把它插在了桌子上那一撮多肉盆栽中,就当是给杨舒践行了。

    ……

    目前为止,少女自杀案就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又是轻轻松松混日子的一段时光,尽管这件事情给周成晔带来的感触很深,可他毕竟懂得调理心情,在报亭坐了半个多小时后便看开了。

    关灯,锁门,

    临近十二点时,他离开了报亭往家走去。

    好巧不巧,刚迈出几步走上马路,他便看见这条街的反方向迎面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位红衣女子,

    嗯……还有点眼熟。

    女人一头长发飘逸在肩后,身穿一袭红色长裙,脚下同样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这个造型也很眼熟,前不久刚见过。

    “司竹?”

    女人走近,周成晔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心想着,难道她又去哪个客户家里“上门服务”了?

    “大哥?真巧啊,又碰到你出来夜跑咯。”

    司竹用蹩脚的理由寒暄一句,踉跄的快步走到他身边,

    “不小心把脚给扭伤了,大哥要不要扶我一下?”

    刚下过雨,从乌云下面钻出来的月色还是很亮的。周成晔眯着眼睛低头看去,发现在女人裸露的脚踝处确实有一处很明显的红肿和淤青;而且,周围似乎还有擦碰的痕迹,些许的皮肤已经外翻了出来,这可不是扭伤,倒有点像是磕伤,或者被谁用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甚至都有伤及骨骼的可能。

    “嗯,巧了,是挺不幸的。”

    周成晔嘴上嘲讽了一句,但还是像个“优雅的皮条客”般,伸出手搀住了面前的女人。

    “谢谢。”

    司竹朝他笑了笑,自然的伸手搭在了周成晔的肩膀上,毫不避讳。

    不得不说,这女人是真的性感,正所谓眼观不如实践,柔软纤细的手臂和腰肢,紧贴着周成晔的身躯,奈何他心性再怎么沉稳都不禁有些动容。

    “大哥,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关店呐,有客人?”司竹问道。

    “嗯,算是吧。”

    杨舒应该属于深渊的客人吧。

    “大哥你这买卖可真悠闲,不像我,这么累。”

    “还好。”周成晔敷衍的回答道。

    前面是一个小水坑,二人从马路的一侧绕过,

    而这时,周成晔忽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在司竹那只受了伤的脚下,六七厘米高的鞋跟中似乎套进去了什么东西。刚刚因为地面积水阴影的原因并是很明显,但现在,他看见了,

    那是一个圆形的纯黄色的纸,巴掌大小,粗糙纸面,圆纸的中心还有一个正方形的小孔,恰好卡在了高跟鞋上。

    这是……纸钱?!

    周成晔心头一凉,隐约间,他耳边仿佛听到了耳语的声音,不过声音太小,并不是很清晰。

    这女人去哪了?为什么脚下会有烧给死人的纸钱?而且,她还穿的如此妖艳,这是去上坟了么?

    要不是已经认识她足有一周之久了,周成晔真的会怀疑她是不是一只红衣厉鬼,每天晚上专门从坟地里爬出来找男人吸取阳魂。

    “大哥,你怎么不走了?”司竹看出了他的异常,随口问道。

    “没什么,有点累了。”周成晔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还以为大哥你的身体很棒呢,没想到走这么几步就会累啊。”

    “可能是因为今天太忙了吧。”

    周成晔难得的正经答了句话。

    “切,一个报亭老板能有多忙嘛,而且你每天就是往椅子上面一躺,多惬意。”

    司竹噘着嘴,表情尽是不满。

    “你要是羡慕,你也可以买把椅子,或者你给我钱,我把我的卖给你。”

    “大哥,我看你是想换新椅子了吧?”

    司竹看穿了他的小心思,继续说道,“我要是买也不会买那么破烂的椅子呀,坐起来摇摇晃晃咯吱咯吱的,还那么小,看起来就不舒服。

    要是我的话,最次也要买一个大一点的,越大越好,而且还要有专人服侍我的那种,比你有牌面多了。”

    周成晔眨了眨眼睛,扶着司竹的手忽然松开了,同时也停下了脚步,

    他低头瞅了瞅面前的泥潭,又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家门口,伸手指过去,问道,

    “你说的……是那种吗?”

    “嗯?什么?”

    司竹眉头拧成一股,呆滞了几秒钟,这才歪着头看过去,

    只见,

    在几十米开外,马路的中央,正有一顶红色的轿子在缓缓的前行,八名不知性别的人抬着红轿,一步一步的,踩在水坑中,

    他们头戴红色管帽,身穿红袍,还有红色的宽布条遮住双眼,也不清楚这帮人是如何辨别方向的。

    周围是数位同样红衣加身的人,男女老少皆有,

    他们腰间系着红绳,高高的帽子上撇着红飘带,

    而最前方,是吹着唢呐的红衣小生,同样的装束,同样的动作,

    轿子缓慢的前行,周围的人会时不时蹦跶几下,跳跃起来,长长的红袖子整齐的朝着一个方向甩去,很喜庆的样子。

    这是喜轿,

    也称作婚轿,

    只不过,

    在这个时间,这种地方遇见,似乎并不是什么喜事。

    周成晔用舌尖抿着不知何时僵硬的嘴唇,略微颤抖着声音问道,

    “大姐,这……就是你买的新椅子吗?”

    ————————————————————————

    (十点才来电,总算是赶出来了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