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深渊报亭 第四十六章 红,白
    “怎么可能……”

    司竹也愣住了,他小声呢喃着,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可因为脚踝有伤的原因导致她行动并不是很方便,只能一只手搭在周成晔的肩膀上,随着他一同避让。

    “这是有人结婚?”

    “呵,现在谁结婚还用这种形式。”司竹疯狂吞咽着口水,看得出她十分紧张,“你觉得会有人选择在这个时间出轿吗?”

    两个人都不是傻子,

    如此诡异的画面,要说不是撞鬼的了那是谁都不会信的,

    更何况,现在恰逢子时,而他们所处的地点还正是偏向郊区无人的十字街口。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娶亲?”

    周成晔一边退,一边望向身旁的司竹,目光闪烁着,不像是询问,反倒有些疑惑为何这女人也能够见到鬼。

    他是因为身份问题,可司竹呢?天生的超能力吗?那又为何上次在报亭外见到那小女孩时还假装视而不见,

    另外,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几乎每晚都穿的这么妖艳是去了哪里,高跟鞋下沾的纸钱又来自哪?

    无数的疑问在脑中闪过,不仅是周成晔,司竹看向他的目光也是如此;

    显然,两个人都没想到对方也有“视鬼”的能力。

    诧异归诧异,但目前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他们相互批判质询,二人瞬间达成了一种“等事情结束后再说”的无与伦比的默契。

    司竹强忍着脚下的疼痛,勾住周成晔的脖子强行的将其拽到了路边,说道,“鬼娶亲一般可都是有针对性的,而且人也不会这么多,更不至于这么喜庆。”

    “那这是什么?”

    司竹结结实实的贴在周成晔的胳膊上,他皱着眉头往外推了推,问道,“我怎么感觉这帮人就是冲我们来的呢?”

    “好像……是的……”

    司竹也发现了这一点。

    从始至终,无论他们往哪个望向移动,这迎亲鬼队都会随之一起偏离方向,

    而且,

    不知是不是错觉,迎亲队伍的人数好像比刚刚更多了。

    狭窄的马路,拥挤的红袍人群,一个个都看不清面容,

    不知哪来的数十里红妆。

    喜轿的阵仗从头至尾,井然有序,后面的小童还时不时的往路旁扔洒着数不尽的红色花瓣。

    寒风卷着人们头顶系着的无数条红绸带,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个个皆伸头探脑。

    一行队伍,大红灯笼开路,沿途一路吹吹打打。

    正所谓日高搭棚,门前亮轿

    八个男人站位于天地四方,抬着喜轿逐步前行,没有丝毫停顿。这怪异的场面,足以令任何一个人吓得肝胆俱裂。

    “怎么办,快想个办法啊,不然就要被撞上了。”司竹急迫的催促道。

    “等等……”

    周成晔叫住了他,定耳倾听,

    隐约的,除了吹唢呐喇叭声外,空气中似乎还有阵阵的水声,

    好像……是从身后传来的。

    周成晔屏住呼吸,脖子僵硬的转到身后,

    果不其然,

    他没有听错,水声就是从后面传来的。

    再次隔距相望,

    仍然是一行队伍。但并非迎亲,装扮也截然不同;可肉眼看来人数相差无几,只是他们所有人都穿的朴素纯白。

    没有轿子了,

    它被换成了一顶实木棺材。

    八人抬棺,棺上坐着一位不知性别年龄的人,

    这是丧葬!

    两侧跟随的人与之有着相同的装束,

    穿蓑衣,带斗笠,

    有的人里面还有着一面粗麻织布的长袖衣衫。

    尽管现在并没有下雨,但众人的身上却仍往下留着水珠,这就是水声的由来。

    好几十人列队前进,后面依旧有小童从手腕挎着的麻筐中往外抛洒着白花花的东西,

    不是花瓣,

    是纸钱。

    马路并不平整,一行人踩在水坑里,激荡起一圈诡异的涟漪,又或是,前排甩着纯白的长袖,带着棺材跳跃起来,

    而他们每走一步,地面上都会多出一汪河水,

    不知不觉中,水已经没过了鞋面,所有人皆是站在河里的。

    周成晔傻了,

    司竹也傻了,

    二人无声的对视一眼,又看向前后两方向,

    “这是……”周成晔嘟囔着,

    司竹紧咬舌尖,回答道,

    “红白撞煞!”

    ……

    起雾了,

    细微的颗粒在四周弥漫开来,一男一女二人被夹在了马路中央,无处可避。

    从司竹说出那四个字后,周成晔就预感到自己可能要凉了,

    红白撞煞,对人不对路,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都甩不掉他们。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两队人马离你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五米的距离,

    漫天的纸钱,红花瓣在空中飞舞,

    斗笠上硕大的水珠,嫁衣中缠系的红绸,地面涨起的河水,空中飘洒的囍字,若非亲临,倒也别有一番美感。

    大红大白,

    大悲大喜,

    蹦蹦跳跳,

    摇摇晃晃,

    不可避免的朝你走来,看似无常,却无路可退。

    这恐怕,便是最绝望的了……

    “大哥,你敢不敢出个主意啊,不然我们可就都要完了!”司竹颤抖着声音喊道。

    “我能有什么主意?”

    周成晔苦笑着,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遇到这种事,相较于深渊带给人心灵上的恐惧感,此时这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则更令他胆寒。

    “那我们……就这样等死?”司竹的表情很难看,仿佛快哭出来一般。

    “或者,咱们朝着两个反向跑,看他们追谁?”

    “呵……呵……呵……呵……”

    司竹彻底哭出来了,

    “大哥,你这还真特么是个好主意哈?!”

    她敢打赌,要是跑的话两个人会死得更快,更惨。

    红,白,棺,轿,

    终于相遇了,

    届时,周围再次响起了络绎不绝的唢呐声,

    伴随着的,还有两边鬼气森森的吟唱,

    “红衣新装原是血染白麻丧,青春年华却钉棺中骷髅旁。

    怨气冲天不抵人面鬼心肠,鸡鸣三声端的无事太平常。”

    “竹蓑翁笠本为水没旧衣裳,奈何葬身西江溺死鱼虾旁。

    抱尸荷莲叫声池藻好仓惶,残虾碎蟹只道人心太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