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一章 疯子
    拨云挑雾终现一片起伏的峰峦大地,此领域当今属大秦王朝管辖,王朝三面坦荡如砥,与他国相邻,唯北方是一白雪皑皑的山脉横贯百万里,但观其山脉之中竟有一长达万里长的峡谷,山脉之间夹杂着一片巨大的茂密森林,再向北望去太过遥远,又不知是何地。

    在大秦帝国偏一隅之处的北方坐落着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城。

    小城内一巨大府邸中的偏远位置有着一荒凉草地,草地之上坐落一破旧木屋。

    屋前草地,清风微起,一身穿白色剑袍、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朴素少年站立于此,观其手中握着一把剑刃都生锈的发黑铁剑,少年正闭着眼睛,一缕微卷的头发搭落右眉间,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

    “不对,速度还是太慢了!”

    少年睁开眼睛,眸子里一道寒芒破空而出,手中的铁剑猛然出鞘,一道锋利的剑气释放而出,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月,随后,少年缓缓收回铁剑,颔首怅然叹气。

    “三个呼吸,还是太慢了!”

    少年名叫李剑执,虽打小生活在凌阳城李家,身体里却没有流着李家的血,因为他是被李家的三长老李凌风收留的遗弃孩童。

    李剑执在五岁之时被李家收养,展现出极高的修炼天资,年仅七岁就达到炼体三重天,被当时的李府寄予厚望,视为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

    然而三年之前,意外突生,李凌风同族人外出历练遭遇不测,待到李家族人来到现场,尸横遍野,唯一的疑点就是李凌风的尸体下落不明,生死也未知,然多年来寻觅李凌风未果,被族人判定死亡的李凌风留下李剑执和李寒霜两人待在李家相依为命。

    自李凌风消失后,李剑执恍若着了魔,对任何事都不管不顾,不闻不提,开始了这日复一日的枯燥练剑。

    草地上,风气清寒,李剑执仍在练剑,冰冷的剑锋在空中留下骇人的寒芒。

    李剑执的练剑和一般剑修不同,具体来说是这十年,每一年,每一天!

    他都在这片草地上练剑!从未停歇!

    最让人意外的是,这十年间,李剑执练的是同一剑法!

    因为痴迷练剑,李剑执的武道修为就此停滞下来,停留在炼体三重天,这一停,便是十年!

    外来血脉,且境界低微,前一刻天才,后一时废物,因为强烈的反差,陪伴李剑执走过这十年的不仅仅只是练剑,还有来自自己族人的数不尽的冷嘲热讽。

    因此李剑执又被冠上了疯子、废物的称号。

    今日的李剑执仍和往日一样,不断重复着枯燥无味的剑技。

    恰好,这时候几个衣着光鲜、互相谈笑风月的李家子弟途经此地,投以鄙夷的目光,但是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因为这十年的每一天都是这样,他们也都习惯了。

    “你们说李剑执是不是疯了,天天拿着最基础的明光剑苦练,有何意义?”

    “你看他姐姐李寒霜,年仅二十岁,都已经是炼体十重天大圆满,剑道天赋更是无双,这差距。”

    “又不是李家的血脉,废物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你说李长老要是知道他收留的儿子这么窝囊,会不会气得从地下爬出来?”

    “哈哈哈!”

    三名李家子弟的调笑声传到李剑执的耳中,虽然李剑执对于他们这些冷嘲热讽早都已司空见惯,但是刚才那几少年的话语直接讽刺了自己的父亲,这如何能忍?

    辱他,无妨。

    但是当面言语侮辱自己的父亲,不能忍!

    李剑执收回铁剑,目光森寒地望着那三少年,表情阴寒,几步上前呵斥道:“你们要向我的父亲道歉!”

    李剑执的声音虽不是很大,但是语气中充满了不可违抗的意志。

    自打小被李凌风收留,自己就从未被亏待,父亲反而对自己是照顾有加,现在有人当着自己的面对父亲有大不敬!

    此事,绝不能忍!

    为首一身材肥胖、叠成肉山的少年看见李剑执,想到他不过只有炼体三重天的修为,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着不屑,姿态十分嚣张,昂首指着李剑执,道:“怎么,李废物,你个炼体三重天的废物也要和我炼体五重天叫板,我看你是胆儿肥了!”

    李剑执不喜多言,只是淡淡道:“我要你道歉!”

    “我今儿还就不道歉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就是废物,说不定当年你父亲是抛下族人逃命去了!”

    听完这话语,李剑执眉头一拧,握着铁剑的右手青筋暴起,剑锋一指,“可敢留下你的名号?”

    “怎么,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雷!”

    为首嚣张、名为李雷的少年仍丝毫不恐,他已经认定了李剑执不敢向他发难。

    李剑执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摄人心魄的强烈杀意,右手的残破铁剑也正蠢蠢欲动,刹那间,宛如雷霆的剑气释放而出,剑光一闪而过,朝着李雷的右手而去!

    唰!

    剑气切在李雷的右手上宛如切豆腐一般容易,半只手掌飞向空中,溅射的血液在空中留下一枝绝美的寒梅!

    李剑执这十年,虽说武道修为仅仅只有炼体三重天,可是剑道修为却远超同龄人。

    事发突然,电光火石之间,李雷感觉到自己手上一阵剧痛,随后便发现自己的半只手掌飞了出去,一股无力感从他的背后升起,汗毛倒竖,惊声尖叫:“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李剑执你个疯子!你竟然敢动我的手!你们全家都是疯子!”

    另外两名弟子看见李剑执如此威势凌厉的一剑,就连李雷炼体五重天的李雷都毫无反抗之力,他俩自然心生退意,不敢上前相助,生怕余波伤及到自己,慌忙后退几步,吓得腿肚子直打哆嗦。

    反观李剑执,神情淡然,铁剑仍然在剑鞘之内,仿若无事发生,只是剑柄上残留的新鲜血液证明刚才的一切不是幻觉。

    “李雷,我李剑执在此承诺,如若你言语上再冒犯我的父亲,我定会取你的性命!”

    李剑执话语冰冷,一股浓郁的杀气从身上散发而出,仿若九幽爬出的厉鬼一般。

    李雷双眼充满着仇恨,害怕但是又不敢反抗,战战兢兢地回道:“李废物,我记住你了,这仇咱们没完!”

    李剑执并未太过理会面前的跳梁小丑,只是冰凉一句,“希望你下次见到我还能硬气地说话!”

    李雷狼狈的在地上捡起自己的半只手,慌慌张张地和自己的两个伙伴离开这里,丝毫不敢回头!

    待到两人离开,李剑执回到原地,念念叨:“两个呼吸,还是需要再快!”

    李剑执随后取出铁剑,蹲在地上坐着,扯下一把嫩草,轻轻地擦拭着剑身上残留的血液,眉头轻蹙,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我不喜欢血。”

    “剑执!”

    不多时,远处传来一声娇喝,听这熟悉的声音,李剑执就知道是自己的姐姐李寒霜来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除去李凌风之外,另外一人就是这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李寒霜。

    李剑执转过头,看到李寒霜向着自己跑来,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姐姐。”

    “剑执,今天难得看见你没练剑啊。”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色衣裳的绝美女子莲步生花,笑着跑来。

    “休息片刻。”李剑执回过头,视线停留在这把残破的铁剑上,细细擦着上面留下的血痕。

    剑执性格温和,不喜比拼和争斗,血液,一丝都不可有。

    李寒霜在李剑执旁边坐下,随即就看到铁剑上的血迹,俏脸上露出一抹担心,“剑执,你受伤了吗,怎么回事?”

    李剑执仍然自顾自擦着剑,“有人辱骂父亲,我斩了他。”

    “啊?”李寒霜脸色惊讶,随后又温和下来,“父亲消失了这么多年,他人要指指点点,随着他们去便是,只要等我们实力强大了,这些人自然会乖乖闭嘴,咱们现在实力还太低微,不能树敌太多,相信父亲也希望看着我们姐弟俩好好活着。”

    剑执转过头,看着姐姐温柔的脸,“活着当然是前提,今天我只是心里不爽,便斩了他,下一次,我敢确定不只是他的手那么简单。”

    “也对,活着不畅快,那有什么意思呢?”李寒霜并没有指责自己这个弟弟,相反,李剑执因此妥协,倒是不配叫做剑执了。

    因为这个名字可是大有来头,李剑执五岁的时候被叶三长老带到李家,但是他却对以往的记忆提不起半点印象,就连自己的名字也一并忘去,随后的日子,李凌风待李剑执如亲,授以功法,在修炼的一段时日中,李凌风察觉李剑执偏爱练剑几近疯魔,于是便定下剑执这个名。

    姐弟俩就这样静坐在草地之上,不言不语。

    片刻之后,李剑执尚开口:“心里有结,突破武道又有什么意思呢?”

    李剑执收起铁剑,望着远方清澈的蔚蓝天空,神情有些惆怅,用着只能自己听到的话语喃喃道。

    殊不知此刻,一道万丝缠绕的红芒在李剑执的心脏之内悄然汇聚,闪烁着肉眼不可见的妖异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