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九章 挑事
    “小家伙你醒了?”武萧闻声望来,眼神惊喜。

    两个时辰前,这小家伙还全身伤痕累累,可是现在的模样就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而且浑身的血气比一般的修士甚至还要充盈。

    “看来这小家伙有些古怪。”武萧心念,倒是起了爱才之心。

    山洞中其余弟子也纷纷转过头,顿感诧异。

    “这才两个时辰,竟然就痊愈了,我的天,这自愈能力着实太变态了。”

    “这个兄弟有些东西啊!”

    李剑执坐起身,身上的伤疤完全脱落。

    随后李剑执拿起自己的背包,摸出一件姐姐为自己准备的衣服穿在身上,随手拿起跟随自己十年的铁剑,正欲告别。

    “小家伙,你这是要走?这剑神山脉可是危险重重,你这般修为稍不注意可要含恨此地,要不你先跟着我们?”武萧爱才想要挽留李剑执。

    李剑执正想开口,谁知那吴勇突然插嘴,眼光鄙夷瞥了李剑执一眼,“武长老你看,咱们好心好意救他,你看,不知好歹,你到不如让他出去喂这里的妖兽算了。”

    冷冰儿呵斥一句,“吴勇你说什么呢?别人要去要留是别人的意愿!”

    李剑执双手握剑,对着武萧和冷冰儿两人微微一礼,感激道:“今日多谢这位长老和姑娘的相救,剑执感激不尽,奈何在下身负要事,有必须离开的理由,请见谅。”

    武萧见李剑执这年轻人不骄不躁,彬彬有礼,心生好感,道:“其实我留你,是起了心思,本来想要邀请你加入灵台剑宗,可如今你有事,那我便不拦你,若以后有意,携此令牌来找我便是。”

    说完武萧从扔出一枚通体晶莹透明的蓝色令,直接落入李剑执腰间的背包。

    “灵台剑宗,武萧长老,和这位姑娘,恩情我记下了,后会有期。”李剑执收好令牌,转身要走。

    “等一下!”冷冰儿的拳头紧握,喊住正要离开的李剑执,拿起自己的披风快步上前,嚅嚅道,“这个……这个披风给你,反正你也用了,而且外面的风雪还这么大,披上能御寒,还有……我叫冷冰儿,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李剑执回过头看着双手紧紧攥着披风的小姑娘,一张小脸此刻粉扑扑的,让人忍不住上前捏上一捏。

    不知怎地,李剑执的嘴角竟忍不住微微勾起,虽然笑容只是一闪而逝。

    “李剑执。”李剑执接过冷冰儿的披风,然后就转身准备离开。

    李剑执突然停留在原地,冷冷地瞥了一眼龇牙咧嘴的吴勇,厉声道:“你的嘴迟早会害了你。”

    “你!”

    “吴勇!”武萧神色严肃,冷喝一句。

    吴勇的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想要动手教训一下这个叫李剑执的家伙,可是武萧的呵斥让他只能压制住自己的怒火。

    李剑执朝着洞口慢慢走去,随手披上白色厚重的披风,一丝淡淡的香味萦绕在李剑执的鼻尖。

    “李剑执!”冷冰儿猛地喊一句,“这个披风只能算借给你,你以后要还给我!”

    “恕不归还。”李剑执只是淡淡留下四个字,身影就消失在洞口。

    “这!”冷冰儿气得一跺脚,这家伙的意思不就是以后不会来找自己吗?

    “臭木头!臭木头!”忍不住在心里多骂了几句。

    这一幕可把一众男弟子们羡慕死了,宗门内的女神倾心于别人,结果别人还不领情,而且对方的修为不过是个炼体四重天的小武修而已。

    “唉,女神倾心了啊,我这是哪点不如那个叫做李剑执的家伙?”靠在山洞石壁边的一个猥琐弟子感慨。

    “你看你长着磕碜样,长得丑不是你的错,看你这出来显摆就是你的不对了。”

    武萧捋了捋胡须,慨然叹气。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

    李剑执触目所望全都是一片雪白,就连妖兽也不见一只,风雪刮在脸上,血水恰好洗刷掉了李剑执脸上的血迹。

    李剑执不喜血液,如今的雪水洗刷了脸上怪鸟留下的血液,倒是让他心里舒服不少。

    呼呼呼……

    呼啸的风肆虐着,李剑执迎着风艰难地迈着腿,每一步似乎都用尽了身上的力气,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脚印。

    可片刻后,这脚印又被风雪掩埋了去。

    “这到底在哪?”李剑执四处张望,在这一片单调的雪地找到自己五岁记忆中的地方,实在是太过于困难。

    李剑执停下脚步,闭上眼睛,开始回想着五岁时候父亲带着自己逃离的情景,一幕幕画面开始在脑海中闪烁。

    唰唰唰。

    一阵阵响声将感官灵敏的李剑执睁开双眼,回到现实。

    雪地上突然出现类似于脚步的声音。

    李剑执眸子中红光一闪,环顾四周,仔细听那声音竟然渐渐隐去。

    “既然来了还躲什么?你一个炼体七重天的修士害怕我一个炼体四重天吗?”李剑执回头道。

    “哈哈哈,既然你发现了,那我也不躲了!”雪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脸戾气地笑着,“小子,我劝你不要打冰儿的主意,以后也不要靠近灵台剑宗一步!还有,把灵儿的披风还给我!”

    原来是刚才灵台剑宗的那位爱慕冷冰儿、感觉自我良好的吴勇。

    李剑执本就不打算和冷冰儿多做交流,可是此刻他改变了想法。

    只见李剑执将兽毛披风置于鼻前,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闭上眼装作一副陶醉的模样,挑衅道:“这披风上尽是冰儿姑娘的味道,真是让人神魂颠倒。”

    “你!可恶!”吴勇感觉自己的胸膛快要爆炸,全身灵力涌动,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剑柄,随后全身灵力暴走,双脚一蹬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李剑执的面前。

    “这速度要比那李念快上几分,不愧是宗门子弟。”李剑执心想,不过手上却也不慢,早早地就握住了铁剑。

    李剑执手臂舞动,剑影成花,不退反进,丝毫不惧!

    虽然李剑执只有炼体四重天,可是这不是普通的炼体四重天!

    而是执魔炼体四重天!

    “蝼蚁,你找死!”吴勇见这李剑执竟然敢正面和自己对抗,脸露讥讽,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一剑刺穿李剑执胸膛的模样。

    可是就在剑招对上之际,吴勇感觉到自己的剑势正被剑影逐步瓦解,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小伤口,而自己的剑似乎永远也刺不到李剑执!

    “就这?炼体七重天?”

    “可恶,竟然敢小瞧我!”吴勇不顾伤势强行后退三丈,随后剑光浮动,目光凌厉,“我这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剑法!”

    吴勇长剑舞动,大开大合,几道剑浪夹杂着雪花,人影已经随着剑浪奔赴李剑执的面前。

    若是寻常炼体修士面对这一剑确实难以应付。

    可惜这吴勇面对的是李剑执!

    此刻李剑执的眼睛里,这大开大合的迅猛剑技在眼中变得巨慢无比,无数破绽也显而易见。

    只见李剑执的铁剑静立在空中,似乎并未打算出剑。

    可是此刻降落的风雪竟然开始不断在铁剑周围盘旋,迟迟不肯落下,一股锋利到极致的剑势凝聚在风雪中。

    “这……”出剑的吴勇脸色愕然发白,就连出剑的手都在发抖!原本凝聚的劲道竟然弱了两分!

    这是剑道修为的压制!

    李剑执目光冷冽,双手握剑,身体重心下移,微微蹲下,疯狂的暗红色灵力汇聚在剑尖一点!

    随着李剑执剑刃刺出,直迎而去,一道无可匹敌的锋芒聚集在最纯粹的一点上,没有丝毫偏差!剑尖刺过风雪,就连空中飘落的细小雪花也被击穿!

    快!

    狠!

    凌厉!

    所有的灵力汇集在一点上,那就能发挥出远超同等境界的力道!

    “什么!”这一刻的吴勇彻底慌了,这一剑的感觉让他心魂都在颤抖,仿佛一根可以穿透自己灵魂的针朝着自己极速刺来。

    此刻的吴勇已经收不住剑技,一股无力直上脊骨。

    咻!

    雪白的天地间,一声清脆的破空声响起,李剑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吴勇的背后,身姿挺拔,一袭墨发在风雪中飘舞,手中铁剑也收回剑鞘内。

    另一端,吴勇佝偻地站在雪地之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地面。

    噗!

    手中长剑落地,剑刃光亮得反光。

    一滴血液滴在剑刃上。

    吴勇衣服胸口处的血滴不断扩大,形成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咚!

    吴勇双膝跪地,随后噗咚一声倒在雪地。

    李剑执头也没回,从地上抓起一把冰雪,缓缓擦拭剑身,喃喃道:“本不想杀你,可你实在无可救药!”

    擦拭完血迹后,李剑执面露不悦,有些厌恶,叹一口气怅然道:“我不喜欢血。”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雪地上又铺上了一层新雪,似乎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场对决。

    雪地空空如也……

    李剑执的身影又消散在无边的风雪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