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十三章 血灵果
    “吼!”

    一声低沉沙哑的妖兽吼叫声传遍雪山一角,划破寂静的夜空,山石上的冰雪都被震落。

    李剑执和东方七剑两人猛然对视一眼,互相点头。

    “有动静,我们过去看看!”李剑执道。

    “好!”

    两人运转灵力,脚底生风,一个腾跃就消失在原地,浮动在月光中。

    夜空中依旧还有妖兽的吼声,不过已没有之前那么剧烈。

    李剑执鼻尖微微抽动,轻喝道:“东方,跟我来,我感受到一股浓郁的血气!”

    “血气你都能感受到?”

    “我天生对血气比较敏感!”

    两人继续向前疾驰,妖兽的吼叫声愈发清晰,其中还夹杂着修士们杂乱的交谈声和武器碰撞的清鸣声。

    雪地前方有一天然的山头,声音似乎是从其下方传来。

    东方七剑身影如利剑,正想要跳跃而去,好在李剑执反应及时一把将其拉住。

    李剑执摇摇头,轻声道:“在此观察,不宜轻举妄动!”

    东方七剑也停下来,慢慢蹲下。

    两人顺着山坡望去,在下方有一巨大的血色猿猴,其周身长着几十根倒刺,在月光下显得锋利如芒,猿猴身高估摸着有八丈,一拳砸在地上就连大地都震了震。

    这一拳要是放在炼体修士的身上,怕是不死也得五脏俱废。

    血灵猿猴的周围还围着二十多名宗门修士,看着服装应该是来自两股不同的势力。

    东方七剑慢慢趴下,压制声音讲述道:“这只大猴子名为血灵猿猴,是血灵果的守护妖兽,是二阶初级妖兽,一身肉体力量十分强劲,一拳下去就可以让炼体十重天的大修士五脏翻滚吐血,而且别看这家伙块头大,动作也丝毫不慢,甚至可以说相当灵活。”

    继续道。

    “下面的修士,按照服装,一方是四大宗门之一的修罗血宗,另一方是擅长修外的紫极宗。”

    李剑执缓缓点头,大体明白了当前的局势。

    两人展眼望去,人类修士和血灵猿猴打得难解难分,各种剑气光芒在夜空中闪烁,大地上鲜血淋漓。

    “咱们怎么办?”

    李剑执神情淡然,只是一个字,“等。”

    “到时候会不会抢不到血灵果?”

    “应该不会,既然是两个宗门的弟子合作,一颗血灵果不够他们分的。”李剑执猜测道,“修武之人大多都免不了一个字,那就是贪心,谁也不愿意这样的宝贝留给他人。”

    “所言极是。”

    东方七剑恍然大悟,似乎觉得言之有理。

    “咱们静观其变,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李剑执野心勃勃。

    “啥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东方七剑一头雾水。

    ……

    李剑执随即一愣解释道:“传闻神玄大陆有两大境界修为到天尊期的妖族大能,其一名为鹬,其二名为蚌,修为通天,一举一动搬山倒海,海洋倾覆,星辰崩碎,两大能为争夺一天地至宝大打出手,最终两败俱伤!”

    东方七剑在一旁听得极其投入,精神紧绷,心向往之,慨然赞叹,“当真是吓人!”

    “随后一名人族姓渔名翁的至尊期大能早就在一旁静候,不仅斩杀了妖族两位至尊期大能,还坐收天地至宝,此之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李剑执一本正经道。

    “渍渍渍,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啊,两大至尊啊,竟然含恨于此,让人惋惜啊。”东方七剑虽然听着这个故事是云里雾里的,但还是大体懂了里面的含义,而且还一脸感慨。

    两人就趴在山坡上静静等候着。

    一个时辰后,随着大地发出的一声闷响,血灵猿猴在临死前发出一声悲鸣。

    死伤的修士也是不少,有的修士甚至胸口都生生被砸凹陷下去,更有甚者肢体残缺,内脏掉落一地,让人看着就仍不住呕吐。

    可是这些宗门弟子丝毫没有感觉,恍若这一切如粗茶淡饭一般平凡,反倒开始商量起了如何瓜分血灵果,丝毫不管还在地上痛苦呻吟、血流满地的同门师兄弟。

    “咱们先来谈谈如何分这枚三品血灵果。”修罗血宗为首一弟子站出来,神态傲然。

    “你们说如何?”

    “各方一半如何?”

    紫极宗的尖嘴猴腮弟子一口否定,一口黄牙露出,散发恶气,“不妥!我紫极宗可是死了六位师兄弟,你们不过五位,我们六你们四!”

    修罗血宗的壮汉指着地上正痛苦呻吟的紫极宗弟子,怒斥道:“你们这位同门还没死,何来六位之说?”

    原来双方宗门都是损失了五位修士,只不过紫极宗还有一名右臂被猿猴生生撕裂,现如今躺在尸骨花上,口中痛苦呻吟,鲜血汩汩。

    “求求师兄,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在这儿。”躺在地上的紫极宗弟子独剩下的一只手无力地扯着尖嘴猴腮男的长袍,脸色愈发苍白,语气更是无力,若是再不服用丹药止住伤势,恐命不久矣。

    可是那高高在上的男人似乎眼脚下这个生命犹如一草芥,漠然视之。

    其脸上还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只见他长剑猛然出鞘,冷芒如刺!

    只见剑刃一落,直插躺在地上那弟子的心脏,剑刃一转。

    “呃……”躺在地上的紫极宗弟子喉咙发出一声干吼,眼睛瞪着老大,带着浓烈的疑惑不甘,身体瞬间绷直,死不瞑目。

    死的那一刻,他都没有想过,他竟然是死在了自己的同门师兄弟的手上。

    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寒气,纷纷觉得背后一凉。

    好狠的心!

    好狠的手段!

    就连在山坡上守望的李剑执和东方七剑也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呼吸急促。

    “利益真的是让人的欲望无限疯狂!”李剑执凝眉道。

    东方七剑也难得严肃起来,“紫极宗的人好手段。”

    山坡下的两宗门弟子还在对峙。

    只见那神态恶心的尖嘴猴腮男从怀中取出一张女儿家用的绣花手巾,细细地在剑刃上抹着血液,似笑非笑,声音奸细,“这不你看,死了。”

    啪啪啪!

    寂寥单调的夜中,响起一阵掌声和渗人的笑。

    “你们紫极宗的人真的是好手段啊,竟然连同门之谊都不顾!”壮汉大笑一声,但是脸上却极为鄙视。

    “还是一句话,我们六你们四如何?”尖嘴猴腮男一收笑容,眼神瞬间凌厉。

    只见修罗血宗的弟子们纷纷冰刃一亮,寒光射目。

    “你觉得我们会答应吗?”壮汉的手臂上亮出一双倒钩的尖刺利爪,一股嗜血的锋芒展露而出。

    “真要闹到如此地步,咱们两派斗起来,恐怕谁也不好过!”

    双方虽然剑拔弩张,但是考虑到后果,谁也不敢先上。

    剑神雪山危机重重,若是两败重伤,想要活着出去难上加难。

    原本的火药味又消失……

    山坡上的李剑执和东方七剑两人仍在守候,可是下面却依旧没有开战。

    这就让东方七剑有些烦躁,“这两派的人怎么都磨磨唧唧的,要打就打,干就完事儿!”

    李剑执摇了摇头,“宗门弟子的心思是最缜密的,他们思考的比正常人多得多,谁也不想开战,双方实力都差不多,若是血拼,谁也讨不到好处。”

    “唉!”东方七剑突然眸子一亮,转过身凑在李剑执耳边悄声几句。

    “东方,你这主意不错,不过万事小心为上!”

    东方七剑淡然一笑,“放心,我跑路的速度就没慢过!”

    随后雪地的山坡上,东方七剑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之下,几个闪身竟然开始小心翼翼地朝着两大宗门弟子聚集的地方而去。

    ……

    “怎么样,你想好,我可是炼体十重天,你们最多只有九重天,我六你们四!绝不退让!”

    “你……”修罗血宗的人在修为上确实差了一筹,一时间十分无奈。

    十分再度凝重,天空之一朵巨大的云层缓缓飘动,随即缓缓遮过双轮圆月,仿佛一张幕布掩盖天空,大地瞬间黯淡下来。

    视野能见度已经不足十米。

    而此刻悄无声息跑来的东方七剑正默默站在紫极宗的背后,心想:这云倒是帮了我大忙!

    就在双方凝固的时候,只听见紫极宗的人群中传来一句叫骂,“你们修罗血宗的人就是一群莽皮!要么就耿直一点,要么就干,磨磨唧唧的,叫啥修罗血宗,叫做羞不要脸宗多好!”

    一声叫骂瞬间引起了修罗血宗弟子的不满,他们也是武修,血气方刚,哪能忍受如此的侮辱。

    “你们欺人太甚,我们忍你很久了!”

    可是这时的紫极宗弟子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说过话!

    尖嘴猴腮男更是愤怒茫然,连忙道:“我们没有说!”

    “我去你的,声音就是从你们这传来的,还狡辩!”

    局势再度紧张,冰刃又亮出。

    殊不知这时的东方七剑正趴着身体捂嘴掩笑,“这群傻子!”

    就在这时,修罗宗的后面又传出来一声大骂:“你们紫极宗做的烂事都不敢承认吗?你们还紫极呢?还不如一个个抹脖子自尽!”

    紫极宗一听,怒火瞬间上涌!

    “你们什么意思!我去,我忍不了啊!”

    东方七剑不断周游于双方之间:

    “不能忍啊,兄弟们操家伙!”

    “修罗血宗就是一个个弱鸡,战五渣!”

    “紫极宗欺人太甚,咱们修罗血宗啥时候受过这么大气!”

    铮!

    随着一声刀剑撞击声,战斗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