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二十四章 刑法堂
    过了许久之后,李霜寒才止住了哭声,但还是紧紧抱着李剑执不舍放手。

    李剑执感觉到自己的胸膛的衣服都快被姐姐的泪水浸湿了。

    “剑执,你今天的伤怎么回事?”李霜寒抬起头问道。

    李剑执的目光逐渐寒冷,随后将今晚自己看见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李霜寒,最后还拿出了那一柄飞刀。

    “我觉得李家最近可能有些不太平,这李不苟心中肯定有鬼!”

    李霜寒也凝着脸,“那这件事我们要不要告诉家主?”

    李剑执摇摇头,道:“静观其变,不能轻举妄动,咱们先看这大长老还有什么动作,狐狸卖太多骚,味道挡不住的。”

    李霜寒被这形象的比喻逗得噗嗤一笑,在微黄的烛火之光下,李霜寒的身上都铺满了一层金光,带着一股别样的美意。

    “你一天天哪里学来的这些话,感觉这半年你变得好多啊。”

    “我变了吗?”李剑执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估计是自己和东方话唠待在一起太久了受到了无形的感染吧。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休息。”

    “嗯好。”

    李剑执说完就从柜子里拿出一床新的床被铺在地上,作势就要躺上去。

    李霜寒坐在床上捂嘴笑了笑,“怎么还睡地上,上来,长大了就不是姐姐的弟弟啦?”

    “啊?”李剑执一愣,一时间说不出话。

    李霜寒一把拉过李剑执,随即躺在床上,可是李剑执仍旧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

    李霜寒嫣然一笑,她知道自己这弟弟长大了,也开始害羞了。

    不过李剑执几经纠结还是躺了下去。

    可就在此时,李霜寒坐起了身,褪去了衣裳,洁白的香肩露了出来,身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亵衣。

    李剑执看得有些呆了,呼吸都有些急促。

    李霜寒躺在身,一把拉过被子,“剑执,吹灯。”

    屋内再次一片黑暗,李剑执感觉到自己的胸膛被一个娇软的身体填满,一股淡淡的幽香一路攀过颈脖,绕至自己的鼻尖。

    李霜寒伸出手在李剑执的胸口上画着圆圈,回忆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每次打雷你都会特别害怕,你一害怕然后就跑到我的房间,然后死死把我抱住,怎么也不肯放手。”

    经过李霜寒一提起,脑海内就回想起了以往的画面,在以前,李剑执最害怕的就是遇见打雷天,因为每次在雷雨夜晚,脑海内都会被那梦魇所缠绕。

    那暗紫色的天空,身高三丈的单翼剑客,那毁天灭地的一剑!

    以及满地的哀嚎和呻吟,那血气似乎就在鼻尖环绕一般。

    所以那时候的李剑执在雷雨夜都会跑到李霜寒的房间,死死抱住李霜寒,只有这样,李剑执的内心才能稍稍安稳一些。

    李霜寒又继续道:“那时候你就一直蜷在我的怀里,一直颤抖,剑执,你还记得当初你说的吗?”

    李剑执低下头,“当然记得,我问姐姐,你会不会一直保护我。”

    “当然会的。”李霜寒展颜一笑,抱得更紧了。

    当年和现在,似乎一切都未改变,当年是李剑执靠在李霜寒的怀中,现在是李霜寒靠在李剑执的怀中。

    “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李剑执暗暗下定决心。

    夜色愈渐浓郁,李剑执沉沉睡去,尤为安心。

    ……

    翌日清晨,李剑执醒来,李霜寒依旧死死地抱住自己,似乎一夜都未松开,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李剑执一翻身,李霜寒呢喃一声,随后缓缓睁开眼睛。

    “你醒了。”

    “嗯。”

    李霜寒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了一副洁白诱人的身体,那薄薄的轻纱亵衣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李霜寒没有丝毫顾及,就这样在李剑执的面前穿上了衣服。

    “我要去准备修炼了,一个月之后就是四大家族大比,我在尝试能不能突破炼体十重天。”

    李霜寒下了床,随后转身嘱咐道:“剑执你也好生修炼,到时候四大家族比拼也有些把握。”

    “好。”

    李剑执看着姐姐的身影离去,心中怅然叹了一气。

    这几日,李霜寒离去后,李剑执也空闲下来,又开始这枯燥的修炼过程。

    草地上,再次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李剑执再次练起了剑,只不过现在路过的李家子弟再也不敢轻易喊出“废物”两个字,因为现在的李剑执早就不可与往日而论,炼体八重天的修为早已经将大部分李家年轻子弟甩在身后。

    神玄大陆,实力为尊,李剑执若是废物,恐怕他们大部分的人连废物都不如。

    “镇!”

    李剑执一声大喝,剑尖浮现一道暗红色的剑气纹路,灵力在剑身上激荡,发出“铮铮”的响声,剑气纹路开始闪烁撩人眼目的光芒,随后一道巨大的剑气牢笼释放开来。

    李剑执喘着一口口粗气,刚才这一剑就消耗了丹田内一半的灵力,看来没有到达聚气期,释放这等剑技实在有些吃力。

    炼体修士果然还是要以肉身强度和力道取胜。

    这段时间的修炼让李剑执对于执魔心诀有了新的一个认识,普通的剑修在剑道上的造诣分为六个境界。

    从低到高依次分别是:剑道入门、剑道小成、剑随心走、剑心通灵、人剑合一、神剑通道。

    可是自己在修炼执魔心诀之时,自己的剑道造诣的变得十分模糊,似乎已经不在剑道造诣的境界之中。

    至今李剑执也没有搞清楚这样的状况。

    就在李剑执发神之际,一群人来到草地之前。

    为首一中年男子厉声道:“李剑执,刑法堂传召你!即刻前往!”

    李剑执收起长剑,一言不发,直接前往刑法堂。

    一路上,许多李家子弟见到李剑执被刑法堂的人带走,各自议论纷纷。

    “听说李剑执砍了李雷和李念的手,公然挑衅李家族规,现在刑法堂在传召他,估计待会儿可惨了!”

    “不过再怎么说李剑执也不是咱们惹得起的人,炼体八重天,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的天赋恐怕已经恢复了,家族肯定会重视他。”

    “再怎么说李剑执也犯了族规,家主怎么也得对他进行惩罚。”

    一刻钟后,李剑执来到一座肃穆的府邸之前,大门的顶上有着一牌匾,“刑法堂”三个大字勾勒其上,隐隐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

    李剑执推开门一脚踏入刑法堂,就看到大厅左右站立着李家的高层人员和一些李家的子弟。

    在大厅的右边最前方,李不苟转过头有些蔑视地瞥了李剑执一眼。

    大厅中央,李雷和李念站立于此,回过身看着李剑执,目光中带着仇恨。

    李念的那双眸子似乎都要喷出火焰,正因为李剑执的那一剑,他的手虽然接上了,但是却留下了后遗症。

    对于一名剑修来说,手废了,剑道也就废了。

    李剑执依旧泰然自若,步伐稳重,一步一步踏入大殿。

    大殿之上,中年男人面目威严端正,不苟言笑,一身蓝袍无风自动,气势内敛,此人正是李家的家主李云霄。

    李剑执上前一步,抱拳一礼道,“见过家主!”

    李云霄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剑执,一道灵纹打出,发现这李剑执的修为不仅达到炼体八重天,剑道修为也是恐怖至极,竟然让李云霄这个灵玄期修士都有些捉摸不透,颇有些赞赏道:“李剑执,嗯,不错。”

    谁也没有想到,这李云霄开口一句竟然是夸赞。

    李剑执也不卑不亢,笑着回应:“多谢家主。”

    站立一旁的李不苟见这李剑执竟然得到家主赏识,一时间脸色铁青。

    吱呀一声,大门猛然被推开,李霜寒冲了进来,连忙跑到李剑执的身边,“剑执!”

    “姐姐。”李剑执回过头,果不其然,每次到这种时刻,能站在李剑执背后的永远只有李寒霜。

    李云霄挥了挥手道:“霜寒你先站在一旁,我有些事情要问你的弟弟,不必担心。”

    可是李霜寒脸上的担忧依旧不减。

    “姐姐,放心,这里有我在。”李剑执摇了摇头笑道。

    不知为何,李霜寒心中对这个弟弟的话是万分听从,心中的担忧也一消而散,自己这个弟弟是真的长大了。

    从以前需要保护的雏鹰,现在已经变成了可以在风雨中独当一面的雄鹰了。

    李云霄正色,问道:“李剑执,有传闻说你斩了李雷和李念的手,此事可有假?”

    李雷和李念一听,顿时卖起了惨,哭得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相当凄惨。

    “家主啊,这李剑执公然挑衅族规,竟然残害同门,您一定要好好惩罚他啊!”

    李念上前一步伸出自己的右手,虽然伤势已经愈合,但是那一道狰狞的伤疤依旧清晰可见,于是连连诉苦:“家主,现在因为李剑执,我的剑道修为一落千丈,估计以后怕是练不了剑了!”

    这两人你哭我哭,搞得比家里办丧事还认真,在大厅内的一些李家子弟看着这两人的惨状,还纷纷起了同情心。

    “这两人真惨啊,李剑执下手也太狠了吧,剑修的手残疾了,以后基本算是废了。”

    “我觉得家主一定要惩罚这等视我族规于不重的罪恶之人!”

    李云霄的眼神愈发锐利,直勾勾地盯着李剑执,他在等一个答案。

    李剑执也不反驳,反而语气相当坚定恳切,道:“他俩的手确实是我斩的!”

    此言一出,刑法堂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