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二十五章 惩罚
    刑法堂威严凛凛的大厅内此刻一片寂静,在此观看的长老和弟子们脸上一愣。

    谁也没有想到李剑执竟然会如此简单就承认自己斩了李雷两人的手,一点都没有辩驳。

    站在一旁的李不苟脸上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得意笑容,眼神随意地在李剑执身上晃了一眼,心中冷笑。

    “本来还在想怎样收拾你,结果你倒直接承认了,残害同族可是大罪,这是要废除修为的,既然这样,倒是省了我几番力气。”

    刑法堂大殿围观的一众人见到李剑执这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顿时怒火满腔,开始声讨李剑执。

    “家主,这李剑执残害同族不说,竟然一点认错的态度都没有,当初李长老收养他不说,他竟然不领恩情,还反过来谋害咱们李家子弟,外种人就是外种人,家主一定要严惩!”

    “对啊家主,我觉得像李剑执这样的人,得把他逐出家族!”

    一时间大厅内群起激愤,势头一片倒,全是请求李云霄重惩李剑执的话语。

    李云霄此刻也是压力巨大,本来他看到李剑执的天赋恢复,想要偏袒他,可哪里想到这李剑执竟然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这让李云霄有些左右为难。

    李霜寒看着如今的势头不对,俏脸生忧,可是她也无能为力。

    “静一静!”李云霄沉声道,大厅内的各种言语随即消失,一片寂静,一众人的眼神全部放在其身上,在等待李云霄的回答。

    “李剑执,既然你已经承认,那我也只有按照族规惩罚你,你可有异议?”

    李剑执依旧一脸淡然,上前一步道:“我斩他两的手,是因为他们该斩!”

    一声冷斥传遍大厅,回音绕梁。

    那李不苟见李剑执竟然如此嚣张,上前一步大声呵斥道:“李剑执!到了此时你竟还不知悔悟,实在是罪大恶极,实乃我李家之耻辱!”

    围观弟子也奋起斥骂,可是面对此情此景,李剑执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变化,冷静沉着,浑身散发出一股远超同龄人的成熟。

    李剑执冷冷地望了一眼这李不苟,这大长老看来是一定要置自己的罪,但是这其中的缘由却不得而知。

    “大长老,刑法堂之上应该保持肃静,只有刑堂长老和家主才有权力发言,你这样可是坏了规矩!”李剑执放话,丝毫没有顾及这大长老的身份。

    李不苟正想反驳,却被李云霄制止住,“好了,李剑执,你说说,为何李雷和李念两人该斩?”

    李剑执道:“敢问家主,我父亲生前于李家如何?”

    李云霄神色露出一丝悲戚,然后道:“凌风为尽忠李家,是我李家的大功臣!”

    “好!”李剑执目光愈发锐利,恍若出鞘的利剑一般,冷冷地恨了一眼李雷,“那如果有李家子弟诋毁我父亲,那又该如何?”

    李云霄听闻此言,怒火蔓延胸腔,厉声道:“以下犯上,冲撞逝世的功臣长老,废除一臂!”

    李剑执又道:“那这李雷当着我的面辱骂我的父亲,我斩去他半只手,可有问题,是不是还便宜了他!”

    李剑执的语气带着狠意,声音传遍整个大厅,一股滔天的杀意犹如海啸巨浪一般席卷整个大厅,如此浓郁的血腥杀意让围观子弟大气都不敢喘,一些修为低下的弟子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如此恐怖的杀气,他们都不敢想象这李剑执的身上到底背负了多少生灵的怨恨。

    李雷盯着李剑执猩红嗜血的暗红色妖异眸子,一双腿克制不住地打着哆嗦,那股杀意将他完全层层包裹,他甚至觉得李剑执下一刻就会让自己血流当场。

    大厅内寂静的可怕,没有人敢站出来多说一句话。

    李雷整个人犹如呆子一般,先前大长老交代他的话一并忘记,愣在原地。

    “这个傻子,关键时刻掉链子!”李不苟看着这李雷,顿时在心底怒骂。

    李云霄看着李雷这惊慌失措的模样,这件事估计八九不离十,顿时冷声呵斥:“李雷!有此事?”

    这时的李雷才反应过来,脸上的肥肉犹如波浪一叠一叠的,嘴唇一哆嗦,连连狡辩:“家……家主,你可不能听信李剑执的一面之词啊,我怎么会辱骂七长老呢!”

    李剑执早就料想到这胖子不会直接承认,冷笑一声道:“我李剑执再次发下大道誓言,我所说皆为事实,如有半点虚假,身死道消!事实如何,你以终身修为发下大道誓言,你可敢保证自己所说均为实话?”

    众人见那李剑执竟然如此果断,心中不免有些畏惧,甚至是心生佩服。

    好狠辣果断的手段,根本不给人机会。

    大道誓言可不是随意能够说出的,如果违背大道誓言,那是真的会受到天道的惩罚!

    李雷哪里敢发下这等大道誓言,只得浑身颤抖地站在原地。

    如此看来,李雷辱骂七长老李凌风的事情不假了。

    李云霄此刻的拳头紧握,两手指伸出,随意在空中一挥,一道无形的锋芒施展而出。

    大厅内的李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条手臂飞出,猩红的血液喷洒一地。

    刑法堂内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李雷的惨叫声格外刺耳。

    李云霄收起怒气,目光转向李念,厉声道:“李念,你可有话说?”

    如今刑法堂血溅一地,李雷的下场仿佛一把尖刀利刃一般刺入李念的胸膛,李念的心早已有了退意,可是一想到自己如果事情没有办好的下场,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没有辱骂七长老,而且李剑执残害同族的事实不容置疑,我的这只手就是被李剑执斩断的,请家主做决断!”

    李云霄转过头问:“李剑执可有此事?”

    李剑执道:“他的手确实是我斩断的,但是残害同族这个罪名我可担当不起!李念,你说我斩断你的手,咱两本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斩断你的手,至少有一个理由才算说的过去不是吗?”

    “这……”李念面露为难,他要是把事情说出去,基本和找死没有区别。

    李剑执又望了一眼李不苟,调笑道:“凡事皆有缘由,你说是吧,大长老!”

    这一句问候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在大厅众人的脑袋上,听这李剑执的语气,这件事情还和大长老有关。

    大厅内的言语又倒向了李剑执这边。

    “你们说会不会是大长老派李念找李剑执的麻烦,而且一直以来七长老就和大长老有仇,这里面耐人寻味啊。”

    “我感觉这件事有些不简单。”

    李不苟连忙反驳一句,:“此事是你们几个小辈的事情,与我有何相干?”

    不得不说这老狐狸就是不一样,说着违心的话竟然脸色都不红。

    李云霄的脸色引擎不定,作为一个家主,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同族子弟之间互相争斗,叹一气道:“李念此事究竟如何?”

    “这,我……”李念终归是太年轻,一时间竟找不到话说。

    李剑执深深地盯了一眼李不苟,笑道:“家主,请问你是否说过要将我逐出李家?”

    李云霄眉头一凝,道:“当然不曾有。”

    李剑执道:“可是当天李念说他接到大长老的命令,说要将我逐出李家,可是我向来听闻驱逐家族弟子的权力一直属于族长,可是这大长老竟然如此,难不成大长老的权力与家长齐肩?不知是李念在说谎,还是大长老在说谎?”

    嘶。

    刑法堂的大厅内传来一声声吸气声。

    李剑执的言语实在太过于锋利,每一句都矛头清晰无比,这简直就是在明着说大长老窥探家主这个位置,说重一点,这可是谋反,乃是大罪!

    李不苟胸口上下起伏,再淡定也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连连反驳:“小贼,我可没说过这些话,你调拨我和家主之间的关系有何居心!”

    李剑执看着李不苟上了套子,笑道:“大长老如此慌张?难不成是做贼心虚?”

    “你!”

    “够了!”李云霄大喝一声,灵玄期的修为威压从高堂之上释放开开,强烈的压迫让一些弟子根本动弹不了。

    李云霄的眼光在李不苟身上停留了片刻,其中的意味让人有些揣摩不透。

    “这件事就此作罢,李念领五十杖责!李剑执到无望峰思过一个月!”

    李不苟和李念不敢在多言,如今的形势本就对他们不利,若是再纠缠下去,他们也不好脱身。

    结果一下来,大厅内一片唏嘘声。

    李云霄这样的审判结果有些耐人寻味,李雷断一臂,李念杖责五十,而李剑执就只是到无望峰思过一个月,那简直就是换一个地方修炼而已。

    惩罚是虚,偏袒是实。

    “散了吧!”李云霄一拂衣袖道。

    大厅内的长老和弟子们渐渐散去。

    李剑执抬起头看着站在高台上的李云霄,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李云霄选择了偏袒自己,这里面恐怕不只是看到自己天赋恢复这么简单。

    “剑执!”一声娇呼传来。

    李剑执就感觉到香玉满怀,李霜寒整个身子都挂在了自己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