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二十七章 糟老头子
    一日清晨,天只是刚刚微微亮,乳白色的氤氲晨雾早已缠绕在碧绿的竹林之间,凝结的露珠浸湿大地,空气中还散发弥漫着泥土清香的气息。

    穿过竹林,隔着雾气,一阵阵剑刃划破空气的呼啸声连绵不绝。

    视线拉进,林间小溪中的一石头之上屹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少年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健硕却不夸张的肌肉,其左胸膛之上的肌肤印着几道交汇聚集的暗红色奇异纹路,随着少年的呼吸声有节奏地闪烁着。

    少年手中暗红色的宽剑在极速闪动,剑影的难以用肉眼完全捕捉,其剑刃划过的轨迹将周围的雾气竟分割开来,似乎每一剑的刺出似乎都能将悬浮在空气中的露珠刺破一般。

    更让人为之惊讶的是少年脚下踩着的石头,这麻黑滚圆的石头看起来没有什么奇特处,在河流中一抓一大把,只不过这圆滚滚的怪石之上能够脚踩的面积实在是太过于狭小,也就堪堪四个成年人巴掌的大小。

    而且这石头常年经过溪流的冲击,表面早已经十分光滑,但是少年依然能够在这狭小的石头之上踩着灵巧的步伐,手上还能刺出犀利的剑影。

    一般的炼体修士在这样的石头上走动,且能够保持平衡就已经不易,更不要说将每一剑都刺出得如此完美。

    这晨间的温度十分凉爽,但是少年的身上已经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不过少年手中的剑依旧平稳。

    此时竹林之外穿过的木质小道上传来一声吆喝。

    “李少爷,您的餐小的给您送来了!”

    片刻后一个小厮端着一个篮子,半曲着身子,像走着猫步一般快步来到李剑执溪边的空地之上,恭恭敬敬地等候着,就连身体都不动一分。

    李剑执只是瞥了一眼,看来因为最近的事,李家也开始重视自己了。

    李剑执心头苦涩一笑,李少爷,这三个字从父亲消失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现如今听起来,不知怎地,总觉得有些讽刺。

    李剑执收起长剑,一个纵身跳回岸上,翻开篮子上的盖子,里面除了一些基本的膳食之外还有一坛子酒。

    小厮谄媚地笑着,低着头道:“李少爷,按照您的吩咐,我悄悄地帮您采购了一坛酒,这可是我从秦河酒楼带来的七香酿,味道绝对让您满意!”

    李剑执的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随手从扔出一百枚下品玄晶,道:“不错,这是给你的。”

    小厮一看到手上沉甸甸的玄晶,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此刻已经眯成了一条线,跑一趟路就拿了十枚下品玄晶,这样的买卖都已经抵得上他半年的收入了。

    小厮陪笑道:“能为李少爷效力是小的的荣幸!”

    李剑执向来不喜欢这些响亮的马屁,挥了挥手打发道:“你先回去吧。”

    “好嘞好嘞!”

    小厮连忙回应,不敢多耽误,转身就绕进了小道,片刻后就不见身影。

    李剑执将膳食和酒放在木屋前的石桌之上,随后再跳回溪流之中简单地洗了洗身体,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来到石桌之前,李剑执十分享受地打开七香酿,一股迎面的酒香拍在脸上,似乎先前的疲惫被一扫而光。

    李剑执夹了几口菜后,端起酒坛饮了一大口,一股温热从蔓延至全身。

    自从上次在秦河酒楼喝了一次酒后,李剑执就迷恋上了酒。

    这倒不是李剑执变成了一个酒鬼,而是这酒的烈性可以让身体内的血气沸腾,使得全身都充盈着澎湃的灵力,练剑起来更是事半功倍。

    就连李剑执再次伸出手准备拿酒的时候,不知何时一只粗糙的大手竟然提前一步捏住了酒坛。

    李剑执伸出手想要夺回酒坛,可是那人的速度更快,几乎是一个呼吸之间就将酒坛夺了去!

    李剑执只能扑了一个空,眉间闪过一丝惊异,暗道一句:“好快的速度!”

    等李剑执抬起头,就看到在空地前不远的十丈之处有一个穿着破烂不堪的糟老头子正端着酒坛,脸上的笑容比孩童还要灿烂,端着酒坛就往口中灌去,口中还含糊着道:“好香的酒!”

    李剑执不多言,手掌一拍将筷子扔在石桌之上,双腿一蹬石椅,整个人就飞出,长剑此刻也已经出鞘,剑锋直指老儿的咽喉。

    就在剑尖距离那老儿咽喉只有半分的距离,那老儿的身影突然一动,竟然诡异地躲过了李剑执的剑锋。

    “这!”李剑执的出招落了空,再回头已发现那老儿竟然又跑到了另一处的空地之上,心中暗惊这人的实力。

    那老儿一手撑着竹竿,一手端着酒坛,十分享受惬意地喝着酒。

    “酒酒!”

    “嘿嘿!”

    可是李剑执此刻心头上了一股狠劲儿,暗红色的灵力正疯狂地在身体内汇聚,浑身都已经散发着骇然恐怖的血气。

    李剑执发力,整个人犹如出弦利箭飞出,在空气中留下层层重叠的暗红色人影!

    那老儿原本浑浊的眼睛突然闪烁出一道精芒,但是片刻之后就恢复原状,疯疯癫癫地跑着。

    李剑执的速度非常快,几乎一步就可以踏出十丈之远,可是那老儿的速度似乎更快,每当李剑执快要追上之时,那老儿突然又加快的速度,再一次甩开李剑执,两人闯入一片竹林。

    这竹林的布局十分杂乱,没有丝毫规律可言,但是这老儿依旧风轻云淡地在竹林里穿梭,似乎这竹林中每一颗翠竹的布局都在他的预算之中。

    “你追我啊,你追上我就把酒还给你!”

    “你追不上我!”

    “哈哈哈!”

    那老儿疯疯癫癫地笑着,一边跑路竟然还可以一边喝酒,一脸从容淡定,简直就和玩闹一般。

    李剑执一次次在竹林中调整着自己的身位,可是每次在速度达到极致的时候都会撞坏几颗竹子,但是如果想要完全避开竹子,速度却只能压制住。

    看着老儿灵巧的步法,李剑执心中惊诧不已。

    杂乱浩瀚的竹海之中,一老一小两道身影在不断追逐,只不过那老头子更像一条灵巧的小蛇,在杂乱的竹林的缝隙间不断穿梭。

    而李剑执则更像一条霸道凌厉的狂龙,所过之处,竹林倾倒,一片狼藉。

    一刻钟后,那老儿突然停下,转身伸出手阻止道:“这位小兄弟,咱不追了,我也不跑了,累死我这个老头子了,我不就是抢了你一坛酒吗?哎呀~”

    疯癫老头子双手支撑在大腿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放在了李剑执的身上。

    老儿心中有些惊异,面前这个表情有些冷冰冰的少年郎不过只是炼体八重天的境界,但是这灵力的储备似乎有些吓人,经过刚才一番激烈的追逐,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吃不消,可是反观这个年轻小子,脸上就连一滴汗水都没有渗出。

    李剑执慢慢靠近这老头子,拿起酒坛摇了摇,里面的酒早就被老头喝得一干二净,不过李剑执也没有生气,只是笑道:“你还知道偷了我一坛酒啊。”

    老头子平缓了气息,还颇有些委屈,嘟囔道:“你看你刚才拿着剑拼命的模样,简直就要和我这个老头子拼命了,我能不跑吗?”

    李剑执道:“老头,你知道对于一个喜欢喝酒的人来说,酒被偷了,这意味着什么?”

    老头子眼神闪躲,慢慢朝后退了几步,有些纠结道:“可是酒我都已经喝了,你总不能让我吐出来吧?”

    李剑执嘴角微微一勾,目光中闪烁着光芒,他虽然喜爱酒,但并不是嗜酒如命,此刻的李剑执早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另外的方面。

    “你刚才是不是喝了我的酒?”李剑执问道。

    老头点点头。

    李剑执又道:“你知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你白白喝我一坛酒,总该补偿些什么吧?”

    老头站起身,理了理自己身上破烂的衣服,一手摸进口袋里,一手又从口袋下面出,这一套衣服竟然没有一个完整的口袋。

    老头摊了摊手无奈道:“你看我身上像是有钱吗?”

    李剑执慢慢走着,在老头的身边绕了一圈,把老头可是吓了一跳,这老头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低着头,纹丝不动。

    “既然这样,我刚才看你的身法不错,你教我身法,你抢我酒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

    可是老头突然抬起头,眼神中全是疑惑,“身法,什么身法,老头子就是一个散修,哪里学过什么身法?”

    “你刚才在竹林中肆意穿梭还如此娴熟,难道这不是身法?”李剑执问。

    老头一脸为难,一甩衣袖走到一边,面对着一根竹竿嚅嚅道:“我真的没有学过什么身法,我一个散修就学了点心诀,哪有什么机会接触灵技和身法这些有钱人的玩意啊。”

    李剑执本想继续追问,可是看着老儿的模样,直觉告诉李剑执,这老头没有说谎。

    可是李剑执依旧想不明白,这老头刚才是如何做到在如此密集杂乱的竹林中肆意穿梭。

    如此敏捷的反应,这可是需要对自己的灵力掌控达到极高的程度,如果没有高超的身法支持,那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