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二十八章 只为杀敌的剑法
    李剑执转眼一想,上前又问道:“既然如此,你是如何做到在竹林间穿梭,却不减慢自身的速度?”

    疯癫老头子慢慢转过身,神情恍惚了半刻,随后才慢慢说道:“你追我,我当然就跑咯,还能怎么做?”

    李剑执收回手中的剑,叹了一气道:“你这不是等于没说吗?”

    老头又道:“其实我们需要明白一个点,那就是你的一招一式的目的,根据你想要的方式来运转身体里的灵力,我一心想着跑,我当然会用尽浑身解数来运转灵力,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身法。”

    原本打算转身离去的李剑执突然身体一顿,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方才还疯疯癫癫的老头,神色有些惊异。

    “一招一式的目的!”

    李剑执细细品尝着这一句话。

    “为了逃跑来运转灵力,那这其中应该和运转灵力的方式有关!”李剑执突然觉得茅塞顿开,刚才老头一番模糊的话语现在反倒点拨了他。

    灵力的运转方式都会有其目的,有的为了防御,有的为了逃跑,有的为了杀敌。

    越是品尝刚才的一番话,李剑执心中就越是震惊。

    “这个疯癫老头子有些不同寻常,”李剑执心中默默念叨,随即转过身问,“老头,你是什么境界。”

    老头子眼珠子一转,回答道:“聚气三重天。”

    李剑执展颜一笑问道:“你既然境界比我高,为何刚才我追你,你却不杀我,你堂堂聚气修为的修士,对付我一个区区炼体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是老头却摸着后脑勺憨厚一笑,道:“嘿嘿,我偷喝了你的酒,如果又反过来伤害你,这样的事我做不出来。”

    李剑执突然觉得这个老头子和自己见识的其他修士不太一样,在这残酷的神玄大陆,这看似疯疯癫癫的老头不仅心灵通透,而且还存有仁义,实属不易。

    李剑执释怀一笑道:“哈哈哈,今天你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酒的事情就此勾销,如果能再见面,一定请你喝秦河楼最香、最烈的酒!”

    言语一落,李剑执纵身一跃离去。

    老头看到李剑执潇洒的身影,突然觉得心中一沉,似乎想起一些往事,神情多了一丝悲戚,人也不再疯癫,目光也清澈,突然对着李剑执离去的身影高呼一句:“小兄弟,可否留下名号,老朽将来一定还你这坛酒。”

    可是李剑执早已没了身影,消隐于竹海之中……

    老头回过头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竹海,顿时没了方向感,迷糊道:“我刚才是怎么找到那个小木屋的?怪了怪了……”

    ……

    李剑执目光火热一片,踏云踩雾一般在竹海里飞掠着,经过刚才的一番领悟,李剑执对于灵力的掌握有了新的理解,尽管没有身法灵技的辅助,但是其速度已经不亚于一些名级下品的身法灵技。

    几乎没有用到一刻钟,李剑执就已经回到木屋前。

    李剑执径直朝着那块被自己搁置到一旁的残破石碑,伸出手在石碑上深浅大小皆不相同的痕迹上细细抚摸着,感觉到石碑上传来的微弱剑意,李剑执豁然开朗。

    “杂乱无章的痕迹并不意味着剑技的杂乱,剑修没有固定的剑招才是最恐怖的。”

    “只要剑法能杀人,谁又能说这剑法逊色呢?”

    突然,原本坐落在泥地上的石碑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一股玄奥的力量传递进李剑执的身体之中。

    李剑执感觉到一股浩瀚的精神力量汇入自己的脑海之中,对于剑道方面的理解又多了一股的独特的理解。

    一刻钟后,石碑上微弱的淡金色光芒逐渐消散,一阵轰鸣声响起,石碑竟然从内之外崩离解析,地上只剩下一片乱石。

    李剑执一睁眼,一道金色的寸芒从眼中迸发,整个人立身而起,长剑现于手中,竟开始在木屋前练起了剑。

    如果能够透过李剑执的身体,就能看到其身体内的灵力运转方式发生了微弱的变化,一招一式变得凌厉无比,没有丝毫的多余虚招。

    咻咻咻!

    屋前剑风朔朔,就连空气中的雾气都变得锋芒无比,天地间一股隐隐的规则之力悄然出现,一道道精纯的气息萦绕在李剑执的身旁。

    李剑执目光中寒芒一闪,长剑猛然一挥,剑刃所过辟天碎地,威势惊人!

    这竟然是新的剑技,没有了花里胡哨的招式,注定这一剑只能为杀人而存在!

    李剑执收起长剑,心中早已是波涛汹涌,喃喃道:“这石碑果然有些玄妙,竟然能让我使出如此强大的一剑,有这一张底牌,就算一些炼体十重天的修士也讨不到好处!”

    李剑执看着地上的一滩凌乱的石头,抱着剑一礼。

    “这一剑就称之为——剑碎!”

    ……

    这几日,李剑执一直待在无望峰修行练剑,一番清闲倒也是自在。

    天色逐渐昏黄,天边的耀阳如今已跌落半边,凌乱铺在天边的云彩被照射得金红一片,李剑执难得停下来休息,寻觅忙碌中的悠闲。

    “剑执!”

    “剑执!”

    远处传来几声娇喝,李剑执将实现放低,在三十丈外的木制小道上,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裙的高挑女子一路挥手笑着跑来。

    迎着残阳的光芒望去,女子的身上恍若附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一路跑来的模样让李剑执的眼睛都看痴了。

    女子一把就抱住了李剑执,双手很自然地挂在李剑执的脖子上,眼睛笑着都变成了月牙状,一双墨色的眸子秋波凝注,动人至极。

    “剑执现在都这么高了!”

    李剑执看着姐姐前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下意识摸了摸李霜寒的脸,笑道:“你怎么跑来了,家主不是说不允许有人来无望峰吗?”

    李霜寒从李剑执的身上下来,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摇晃着身体,俏皮道:“嘻嘻,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而且你一个人在无望峰修炼,肯定很无聊,所以我想带你溜出去好好放松放松!”

    李剑执笑了笑道:“好,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霜寒又道:“剑执,你看我有什么变化吗?”

    李霜寒在李剑执的面前绕了两圈。

    李剑执仔细用气息一探查,感受到自己姐姐身上传来的气势,惊喜道:“聚气一重天!姐姐你突破了!”

    “嗯,今天刚突破的,心里高兴,就想找你一起分享。”李霜寒嫣然一笑,“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先溜出去!”

    李霜寒拉着李剑执的手就想跑,可是无论她怎样跑也拉不动李剑执,也是回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李剑执。

    李剑执微微一笑道:“我先带你去个地方!跟我来!”

    话语一落,李剑执牵着李霜寒朝着木屋后的山壁跳去,好在这山壁突出的岩石很多,两人借力非常容易,十几个纵跳就飞上了山壁。

    山壁之上是一片事业开阔的平地,平地上坐落着一颗巨大的石头,随着石头的方向望去,整个七海城的景象和天边的残阳收之眼底。

    李霜寒展眼望去,神情激动,“哇,这里好棒啊!”

    李剑执坐在巨石上,示意道:“姐姐,这边!”

    李霜寒蹦蹦跳跳地跑到李剑执的身边坐下,和平时的高冷模样大相径庭,倒是十分乖巧。

    这小山峰的顶上时不时吹来一阵带着耀阳残余温热的风,吹在身上很是舒适。

    李剑执指着天边的夕阳,笑道:“平时我修炼累了,我就喜欢坐在这里,在忙碌之际看着这个世界,神玄大陆也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李霜寒顺着李剑执的目光望去,又转过头看着李剑执的脸庞,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意。

    “剑执,你说神玄大陆到底有多大?”

    李剑执有些感慨,道:“很大,或者也很小。”

    李霜寒向着李剑执的身上又靠了靠,目光中尽是向往的神色,道:“你说,神玄大陆是不是也有很多比这还要美丽的景色!”

    李剑执低下头看着李霜寒的模样,心中为之动容,又望向天际,轻声道:“一定会有的。”

    “等我们离开了七海城,我们就一起去看好不好,这个世界一定很精彩,有很多风景在等着我们。”李霜寒甜甜地笑着。

    李剑执看着天边,并没有言语,李霜寒靠在他身上的安谧让他留恋,但是身上背负的事情又让他心中沉闷,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看到这修行路上沿途的景色。

    李霜寒转过身,一把掐在李剑执的腰间,娇嗔一句:“我问你呢!”

    李剑执突然又释怀一笑,就算背负这么多使命又何妨呢,如果连身边的人都不珍惜,那这些使命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就算这修行路上全是磨难,带她去观一观这个世界的景色又有何妨。

    这是一个承诺,一个答应了就必须完成的承诺。

    李剑执突然就笑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突然会笑出声来,看着这一片狭小的景色,李剑执低下头盯着李霜寒的眼睛,坚定道:“以后的景色,我陪你。”

    李霜寒看着李剑执,双手抓着李剑执胸膛的衣服,靠得更紧了。

    “等我们离开七海城,你就不要叫我姐姐了好不好?”

    “好。”

    今天的残阳似乎有些不同,有些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