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二十九章 情长
    夜色渐渐降临,天际之边仿佛垂下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天空逐渐黯淡,而这片天之下的繁华城市却愈发明亮,反而更为热闹,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商人更为这街道增添了不少人间烟火味。

    路边一小摊位上摆放着颜色各异样式各异的小糖人,有小人有小野兽,让人看得眼睛都转不过来,穿着俭朴麻布衣服的小商左右吆喝道:“糖人儿嘞,来看一看咯!”

    三三两两的行人围在糖人摊位前,有修士有凡人,只不过此刻早已没了界限,在这灯火朦胧的夜里,众生皆为俗人。

    酒楼边也站着弯着腰眯着笑的小厮在邀客,“这位客官,里面请,我们这里有七海城最独特的美食,绝对包您满意!”

    “剑执,快过来,你看这个糖人好可爱啊!”

    “这个簪子也好漂亮!”

    李霜寒一手拿着糖葫芦,在街道四周的小摊位逐一逛着,目光中的神采简直要飞向整个街道,把李剑执给拉得晕头转向。

    如今李剑执终于可以修炼,李霜寒心中再也没了担忧,也不用再刻意装作坚强扮演那个在李家冷若冰霜的修炼狂人。

    因为她有了依靠……

    李霜寒将李剑执拉过来,一手指着摊位上的一枚镶着蓝色流光玉石的吊坠,笑道:“剑执,你看这个吊坠好看吗?”

    这时候小摊的老板,一个皮肤雪白、额骨高耸,嘴角上长着八字胡的男人一挽长袖,开始讲解起来,笑眯眯道:“嘿嘿,这位姑娘有眼光,这可是带着蓝香玉项链,蓝香玉两位肯定知道吧,那可是二品玉石!平时带上可以浸润心灵,横扫疲惫,还可以滋润养颜!”

    这小老板目光又落在李剑执的身上,颇有些奸商范儿地谄媚道:“这位公子,在下看你一表人才,您的道侣也是天姿绝色,配上这蓝香玉吊坠,简直就是美玉配佳人,绝妙呐!”

    经过这小老板的一番讲解,李霜寒的目光已有光芒闪动。

    李剑执上前一步,一手握着这枚吊坠,眼眸红光一闪,吊坠的内部模样一览无遗,这蓝香玉的吊坠内部竟然有一团蓝色的精纯能量气团,看样子这小摊的老板说的不假!

    没想到这个小摊小贩这里竟然有如此宝贝,看来这七海城还真是一个深藏不露宝地。

    八字胡小老板似乎害怕李剑执两人不相信,于是从摊位的抽屉里取出一卷黄纸,指着上面文字道:“两位,我胡八在这七海城卖玉器上百年年,那信誉可是有目共睹的,你看着卷轴上有咱们大秦帝国的商品文书认证,绝对假不了!”

    李剑执看了看文书上面的红章,上面还有一股微弱的灵力流淌,这肯定做不了假。

    李剑执看着吊坠,也有些心动,道:“这确实是好东西。”

    八字胡小老板咧嘴一笑,潇洒地吹了吹八字胡,道:“我胡八为自己代言,今儿好不容易见到您二位如此相配的人儿,原价一百一十枚中品玄晶的蓝香玉吊坠,现在以九十九的价格给二位!”

    八字胡男人一抱拳,诚意十足的道一句,“寓意二位长长久久!”

    李霜寒一听价格是九十九枚中品玄晶,眼中的光彩消散了些。

    在七海城这样的地方,九十九枚中品玄晶可不是小数目,那可是相当于十万枚下品玄晶,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李霜寒拉了拉李剑执的衣角,悄声道:“剑执,我突然不喜欢这个吊坠了,咱们去其它地方看看。”

    李剑执低头看着李霜寒,他依旧能看到李霜寒眼中的渴望,只不过被她刻意压制住了。

    毕竟李霜寒也是一个女人,这种精致的小饰品对于她是非常致命的。

    李剑执手掌一翻,一个小袋子浮现在手上,随手扔给胡八,坚决道:“这个吊坠我要了!”

    胡八接过沉甸甸的小口袋,打开袋子数了数,眼中金光直闪,刚才本以为这一单没希望了,哪里想到这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直接阔绰地扔出了一袋中品玄晶。

    “好嘞这位公子,我马上为您装上!”

    说完后胡八就转身开始包装着吊坠。

    李霜寒此刻还有些呆滞,中品玄晶就算是她现在也摸不出一个,可是李剑执竟然一手就拿出百枚。

    “剑执,你这太浪费了,没有必要的,拿这些中品玄晶去买血气丹,足足可以买上一万枚啊,你这……”李霜寒虽皱着眉责备,但是脸上却是粉扑扑的,甚是动人。

    李剑执微微一笑道:“这是我在剑神雪山上得来的,身外之物而已。”

    李霜寒还是有些心塞,嚅嚅道:“可是我觉得太浪费了。”

    李剑执笑了笑,微微蹲下,直勾勾地看着李霜寒的一双灵动的眸子,轻柔问道:“那你喜欢这个吊坠吗,开心吗?”

    李霜寒双手背在身后,虽然表面拒绝,但还是小声说道:“喜欢是喜欢,也开心,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我只知道姐姐你开心,就足够了!”李剑执眯着眼睛笑着,温柔的语气让李霜寒整颗心都坠入到蜜泉之中。

    李霜寒笑着,伸出手捏了捏李剑执的脸蛋,“你这小嘴这么甜,是不是在外面骗过女孩子啦?”

    “没有啊。”

    正当两人打闹的时候,胡八已经包装好吊坠,看着在自己面前嬉闹的两人,有些羡慕道:“两位,你们的东西包装好了”

    李剑执接过金木盒子,笑道:“多谢!”

    李霜寒拉着叶寻催促道:“我们继续往前走,我听说夜晚的秦河桥景色非常不错,咱们也去看看!”

    “好!”

    八字胡老板看着离去的两人,眼角上扬,高声道:“祝两位长长久久!”

    ……

    两人一路朝着秦河桥走去,这一路的行人大多都是成双成对,谈情说笑。

    李霜寒左右张望,忙碌修炼的她是很难得看到这般七海城的夜景,如今一出来简直就像发现了新世界一般。

    “剑执,我们捏一个泥人儿吧!”李霜寒回首笑道。

    “好,”李剑执来到泥人摊前,“老板,捏泥人!”

    裹着头巾的小商看了一眼李剑执,顿时笑道:“两位,要不我照着您二位的模样捏泥人?”

    李剑执和李霜寒相视一眼,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法子,随后点头一笑。

    “好嘞!”

    说完之后,那小商回过头,伸出一双比女人还要修长的手,一丝丝灵力环绕在表面,手指非常灵活地在泥人上揉捏。

    半个时辰之后,两个活灵活现的小泥人已经捏成,看着模样还真和李剑执和李霜寒两人很是相像。

    “两位,这是你们的泥人儿!可否还满意!”小商笑呵呵道。

    “满意!”李剑执和李霜寒笑着道。

    小商将李霜寒模样的泥人递给了李剑执,又将李剑执模样的泥人递给了李霜寒,笑道:“二位拿着各自的泥人,即使你们不在一方,看着这泥人也就像看到了对方,心中的思念也会跨越时空,永远长存。”

    李霜寒拿着李剑执模样的小泥人,在皎白月光的照耀之下,脸色更是绯红,红唇微张却又说不出任何言语。

    李剑执付完了钱后感激道:“谢谢老板,请问一下这秦河桥是否就在前方?”

    泥人小商指了指前方那一面朦胧水雾的方向,轻声笑道:“前方百丈之处便是我们七海城远近闻名的秦河桥,那里的景色可是美不甚收啊!相传那秦河桥还有一段故事,在万年之前,有一男子出宗历练,在七海城识得一凡人女子,据说当年那晚烟笼寒水,星月皎洁,女子坐在秦河船上奏曲,男子恰逢其处,一听倾心,二见动心,两人也产生了一段令人赞叹的佳话。”

    小商语气抑扬顿挫,说的眼中尽是泪光。

    李剑执和李霜寒也站在原地静静聆听着,入了迷,似乎也回到了当年的那个夜晚……

    小商顿了顿继续道:“可是那男子终归是一修士,而且还是一宗之少主,这等情当然不被接受,男子的父亲强行带走了他,离去之际,男子和女人相看泪眼,男子承诺,一定会回来接女人,可是这一走便是几十年,修士千年一世,万年一世,可是凡人一世不过百岁。”

    “男人走后,女人便终日在船上奏曲,其曲谱虽然看似欢悦,可是演奏起来却如泣如诉,哀转久绝,闻者无不怆然涕下!”

    小商低着头神叹一气,怅然道:“虽说这故事早已经没有了具体记载,但是女人那一首曲子倒是流传了下来。”

    李剑执心中有些悲戚,问道:“请问一下这首曲子名为何?”

    小商泪光一闪,摇了摇头道:“情长曲!”

    情长曲!

    李剑执也闭上眼,喃喃道:“好一个情长曲,太讽刺了。”

    李霜寒转过头,目光一直放在远处烟雾迷蒙的秦河之上,心思似乎已经穿越了时空,感慨道:“或许当年的她并没有埋怨男人的离去不归,而只是一直在回忆着两人相识的欢喜,永远沉溺在回忆中,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度过那几十年,可是这几十年对于她来说,可是一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