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三十章 魂
    李剑执也望向秦河之上,心中对于这可以使人肝肠寸断的《情长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问道:“那怎样还可以再听到这情长曲?”

    小商愣了一愣,欲言又止,道:“说来这情长曲倒是有些诡异,虽说这曲子流传下来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将其弹奏出来,所以这情长曲……”

    李剑执道:“既然你说这情长曲流传了下来,可是你又说这曲子没有一个人能够弹奏出来,那后人又是如何听过这情长曲呢?”

    小商嘴角一挑,森然一笑道:“但若说这情长曲是本人弹奏出来,那后人不就可以听到了?”

    “本人弹奏?”

    李剑执和李霜寒相视一眼,目光中全是惊异,差点惊呼出声。

    根据这小商所说,这故事已经是万年之前的风尘往事,那女人也不过一凡人,凡人的寿命不过百岁,那在之后的千年、万年,又是如何演奏?而那些所谓听过情长曲的人又是如何?

    小商又是一叹气,目光深沉而悠远,缓缓道:“这传闻就算是七海城本地人也听闻很少,你们不了解也是常事,而我们这些做小商的人平时就喜欢听一些老头子东聊聊西扯扯,所以我才知道这么多,如果你们愿意听,在下就为二位简单说说。”

    李剑执和李霜寒都来了兴趣,干脆就站在小摊之前,抱拳一礼,齐声道:“愿闻其详。”

    小商看着面前的这对才子佳人,莫名一笑,继续讲述道:“因为在这之间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那是多少年前已经没有人记得了,只记得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夜里,寂静安谧的秦河和往常一样,游客们划船玩乐吟诗作对,岸边的修士和往常一样向河里送着花灯,可就在这时,平静的秦河之上突然传来一阵哀转的琴声,这琴声似乎可以穿透灵魂一般,让人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众人闻声望去,却不见弹琴者踪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可是真正的奇特之处在于之后,琴声起之时,湖面竟然挂起一阵森寒的冷风,就连原本天空皎洁的两轮圆月也被不知何处而来的乌云团团围住,据传闻说,当时的秦河完全被无边的黑暗所笼罩,周围所有的灯光全部消散,那琴声就一直环绕在河面之上,久转不绝,一刻钟后琴声消失,一切回归正常。”

    经过小商的一番叙述,不知怎地,气氛竟然变得有些沉寂,岸边吹来的冷风也不再舒适,反倒让人有些背后一寒。

    李剑执摸了摸下颚,皱眉问道:“难道当时河面上传来的就是情长曲?”

    李霜寒此刻已经紧紧抓住李剑执的衣袖,下意识地靠在李剑执的怀中,似乎这样内心才会安稳一些。

    “是,也可能不是。”小商无奈地笑着,然后道,“这些事情年代已经久远,很多已经无从证实,但是当时的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女人的鬼魂显灵,这曲子是在哀怨男人的负心,传的人多了,大多听闻过这件事的人都认为当时的曲子就是《情长曲》”

    “只不过因为当时那晚听过曲子的一些人在离开之后纷纷七窍流血而亡,没有任何征兆,城主府为了不引起恐慌,便封锁此事,重修秦河桥,并修建火炎狮的雕像镇压残魂!也就是桥头桥尾那两座石狮。”

    “这也是我听来的,至于真正的事实,没有谁能够说清楚。”

    李霜寒听完之后,一双眸子中的光芒逐渐黯淡下去,叹气道:“原来这七海城有这么多的故事。”

    可是李剑执听完后倒也不是太过于入迷,反而释怀一笑道:“七海城的存在已经有万年之久,这地下埋葬的森森白骨数不胜数,故事没有千万也有百万,或许……每一个人都有故事,有着我们听不懂的故事,时间掩埋了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先人既然已去,我们又何必太过于留恋呢?”

    小商听完这一番言语,也随之大笑,由心地赞叹道:“这位公子的心境当真是让人佩服,过去都是云烟,虚无缥缈,往后的事如浩瀚之海,难以捉摸,唯有现在才是能够握在手中的。”

    李剑执和小商两人互相抱拳一礼。

    无关尊卑,无关修为,唯心一也。

    ……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去见识一番这远近闻名的秦河桥。

    这一路上,李霜寒一言不发,一路跟在李剑执的身后,眼神迷茫,也不知心中所想何事。

    视野逐渐开阔,岸边的小道上人影逐渐密集,夜晚迷蒙的雾气逐渐消失,秦河桥也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

    这是一座通体洁白的巨大石桥,石桥之下有着一大一小的桥洞,这桥的模样并算不得精致,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唯一奇特的是桥中央的两座石火炎狮,两石兽张着巨大的血盆大口,对着河流的上下,一股无形的威严散发在秦河桥的周围。

    秦河桥流传的故事多了,这座简单的桥也变得神秘起来,这秦河桥上如今也是聚集着很多闻名而来,想要一睹秦河桥真容的修士,修士们都作揖来致敬先人。

    桥两边的湖面上分散着大大小小的船只,河面之中倒映着摇曳的灯火,恍若天空的星辰坠入渊池一般。

    河面上的小船中传来一阵阵权势子弟最享受的莺歌燕语和迷乱的琴声,让这秦河桥更是具有萎靡的气息。

    李剑执和李霜寒来到桥的一端,在岸边的一处台阶之上,成双成对的道侣执手向河中递着颜色各异的花灯,看他们低头十指相扣的模样,看来是在向花灯寄托着内心的心愿。

    李剑执转过头道:“姐姐,我们也去送一盏花灯。”

    李霜寒抬起头看了看李剑执,嫣然一笑道:“好。”

    “诶,两位是要买花灯吗?”一个小厮提着几盏花灯来到李剑执身前。

    “你这如何卖?”

    “我这里有普通的花灯,十枚下品玄晶,也有伴侣专用的花灯,二十枚下品玄晶。”说话者小厮为李剑执两人比划了一番。

    李剑执回过头道:“我们选那一盏?”

    李霜寒脸色倏的一红,低着头就连语气都变得微弱,嘟囔道:“你选。”

    气氛变得有些温热,一股暧昧的气味蔓延在两人之间。

    李剑执脸色也有些微微红,一时间进退纠结,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竟鬼使神差地从储物戒指掏出二十枚下品玄晶递给了小商。

    小商嘴角一咧,脸上露出坏笑,然后递出那一盏外表极为精致的粉白渐变的花灯,道:“祝两位永浴爱河!”

    不得不说这秦河旁的小商人都有些懂事,估计这些年来当了太多的月老,处处在一旁神助攻。

    这样直白的话语已经是第二次,李霜寒依然羞红了脸,只不过这时的她已经没有先前那般僵硬,已经很自然地靠在李剑执的怀中。

    “小心!”李剑执一把将李霜寒的肩膀搂住,直接来了一个香玉满怀,铺面而来的淡淡幽香打在李剑执的身上。

    原来刚才有一个行路匆忙的修士差点撞到李霜寒。

    顺着势头,李剑执就算再傻也懂得顺势而为了,干脆直接搂着李霜寒不松手了,李霜寒也任由着李剑执。

    十二年的朝夕相处、相依为命,没有血缘关系的情感在不断地积累,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喷发,可能就连他们俩都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感情此刻已经得到了升华,不仅仅只是姐弟的感情。

    两人提着花灯来到岸边青石台阶,李剑执点燃花灯,一股火苗升起,花灯闪烁着粉红的光芒。

    李剑执回头笑道:“我们一起送出去吧。”说完后李剑执一把拉着李霜寒柔嫩的小手,两人一起将花灯推入河中。

    一朵朵的花灯慢慢汇入河中,随着微弱波浪前行,秦河已经被五颜六色的花灯印染了色彩,变得斑驳陆离。

    两人也低着头各自许着愿望。

    李剑执问道:“姐姐,你许的什么愿望?”

    李霜寒温柔一笑,声音轻柔,道:“真是个傻瓜,愿望说出来就不能灵验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啊。”李剑执摸着头笑了笑。

    两人站起身,执手抬头看着墨色天空的两轮重叠的洁白圆月,此时的月竟如此婉约美丽。

    李霜寒感受到手中的温度,轻声道:“我们要永远记得七海城的月亮。”

    李剑执回过头看着七海城,虽然这座城市给自己带来了很多难以磨灭的噩梦,但是此刻的他却对这个城市提不起半点恨意。

    毕竟这里也算自己的半个故乡,在这里他被父亲李凌风收留,在这里认识了人生的第一位朋友,也在这里许下了第一个承诺,也遇到了想要此生守护的人。

    李霜寒又道:“我们去河中央吧,哪里肯定更漂亮!”

    “好!”

    李剑执去岸边租了一条小船之后,李霜寒站在船头,李剑执就站在船尾划着桨。

    随着船儿越来越向河中靠近,那一阵阵歌妓的琴乐歌吟就愈发清晰。

    秦河两岸的灯火楼邸也可以尽收眼底,令人沉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