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三十一章 魂境
    哗哗哗~

    小船在河面上游荡,激起道道微小的波浪。

    “剑执,等等!”

    李霜寒挽起冰丝长袖,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臂,弯着腰将手伸进河中,原来是方才小船行驶之时撞翻了一盏花灯。

    李霜寒翻过花灯,又将其送回河中,微微笑着,花灯火红的光芒照射在李霜寒的脸上,那落下的一缕发丝更显其温柔。

    “这些花灯里也承载着他人的愿望,若是被我们破坏了,那就罪过了,”李霜寒凝望着刚才那一盏远去的花灯,温柔一笑。

    李剑执看着姐姐的模样,只觉得心中一暖。

    李霜寒站在船头,左右望了一眼:“咱们已经到了河中央,这里刚好可以看到秦河周边所有的景色,我们就在这里停下吧。”

    “好。”李剑执放下船桨,随后也来到船头。

    两人就这样盘坐在船头,互相依偎着,任由着小船在河中游荡,欣赏着这秦河的迷离夜景。

    秦河的河面十分平静,犹如一面天空之境,清澈得甚至可以倒映出夜空的星辰,咋一看,这天地间似乎有两面天空。

    在秦河的上下游,河面已经和天幕交接在一起,难以分辨何为天空,何为河面。

    “姐姐,秦河的中央看周边,真的好美。”李剑执环顾四周,目光中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李霜寒嘴角也噙着一丝微笑,慨然道:“如果每一天都能和今天一样开心,那该有多好啊。”

    李剑执认真道:“一定会的。”

    李霜寒低下头看了看手上附带着的水滴,喃喃道:“不过今日的河水似乎有些寒冷,刚才我去翻花灯的时候,这河水冷得都有些刺骨头。”

    李剑执拉过李霜寒的手,紧紧握着,道:“可能今天的天气太变幻无常了。”

    “秦河流光映天水,”

    “高阁云亭入仙境。”

    “转弦拨弄仙琴曲,”

    “却道红颜痴人心。”

    河面上的奢华木制大船上灯火肆意,其间竟隐隐传出一声声娇媚的歌吟声,常人一听恐怕身子骨都软了。

    李剑执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一枚吊坠,然后坐在李霜寒的背后,轻声道:“姐姐,我帮你戴上。”

    李霜寒忽而感到后颈间传来一股灼热的呼吸,再听到李剑执温柔的声音,脸色更红,头也更低,一声微弱的“嗯”已经快听不见。

    李剑执看着李霜寒洁白如雪的后颈,稍稍低一些视线甚至能看到更为迷人的香肩美景,就连呼吸声都厚重了些。

    血气方刚的李剑执心思竟然也有些慌乱,连忙将视线放在边。

    李剑执沉住心,轻轻地为李霜寒戴上吊坠,愣了愣神,竟不可控制地吻上了李霜寒的后颈。

    “嗯哼~”麻麻酥酥的触感从后颈处传来,李霜寒无意识地叮咛一声,心中早已是扑通直跳,脸上更是绯红一片。

    李剑执干脆从背后直接抱住李霜寒的身子,脑袋埋在李霜寒的脖颈间,贪婪地闻着那股淡淡的微弱香气。

    李霜寒身子彻底软了下来,整个人就背靠着李剑执的胸膛,一动不动,微微笑着。

    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而一股有些刺骨的寒风从河面袭来,让人身体忍不住一缩,湖面也开始掀起一阵阵不大不小的波浪。

    一道波浪打击在船板之上,一朵浪花飞起,击打在李剑执的后背上。

    李剑执感觉到后背仿佛被冰渣刺了一下,一股极冷的寒意瞬间遍及后背,一瞬间仿若坠入冰天雪地,这样的温度感受简直比剑神雪山上的冰冷还要渗人!

    李剑执眉头一拧,心中生出些担忧道:“好冷的河水!”

    李霜寒惊地睁开眼睛,转过身问道:“剑执,怎么了?”

    李剑执沉声道:“这河水冷得有些不正常!”

    河中其它小船的修士们似乎也已经察觉到了异样,河面上瞬时间传来一阵阵杂乱的讨论声。

    原本河面传递的歌吟声和琴声也停了下来,秦河顿时陷入一股渗人发麻的死寂。

    李霜寒感觉到河面的异样和周围的死寂,忍不住心生恐惧,一双手紧紧抓着李剑执的胸膛的衣服,死死靠在李剑执身上。

    “姐姐别怕,我在这,咱们先回岸边!”李剑执感觉到心中那一股不好的直觉,在剑神雪山历练的那五个月时间,李剑执对于危机的感应已经相当敏感,于是当即准备回岸。

    可就在这时,原本寂静的河面突然传出一阵阵悠远深沉的琴曲,这琴声如同魔音一般,似远似近、似高似低。

    一瞬间感觉到琴声就在耳畔响起,回过头又发觉琴声又在百米之外。

    其琴曲入耳,不自觉地让人心生悲凉,潸然泪下。

    唰!

    一道入肉的切割声在寂静的河面上响起,原来是一个修士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竟然拔剑自刎船头。

    这时候的河面船上的修士更加惊慌,一个中年男修士突然站起身,大喊一句:“是《情长曲》!那个女人来索命了,咱们完了!”

    “什么!情长曲,快跑!咱们快跑!”

    河面上一阵骚乱,修士们连忙调转方向,当传说变为现实,人对于未知的恐惧是不可抗拒的。

    “诸君既已来此,何不听一曲。”

    娇柔的声音从河上传来,在秦河之上激起一阵回响,恍若从九幽空谷传来的妖声一般,仅仅一声就让修士体内的灵力紊乱失去控制。

    这河面的流水竟然生生凝结,激起的浪花也停留在半空,任凭这些修士如何划动船桨,也逃离不了河面。

    “船怎么不动了!这妖女好可怕,跳船,赶快跳船!”

    河面上再次出现一阵骚乱,一些修士连忙跳船逃离,一身狼狈。

    可是这些修士跳入河中,竟然连浪花都未曾激起,反倒被河水团团包裹,不能动弹。

    而这河水似乎带着奇异的吞噬力量,一道道紫色的流光从坠河的修士身上渗出,细细一看那深紫色的流光竟然是一个小小的人影。

    紫色的流光消失后,河水中修士的眼眸中渐渐失去了色彩。

    这河水竟然能够吞噬人的灵魂!

    如此恐怖的景象让船上想要逃离的修士们纷纷止住了脚步,不敢贸然上前。

    “大家别动,这河水有古怪!”

    “太可怕了,这些事情竟然让我们遇到了,实在是太倒霉了,才从剑神雪山出来就遇见这个破事,唉!”

    李剑执看着周围这些情况,然后又抬起头看着河面,果然只有琴曲,没有见到任何的踪影。

    “看来咱们运气实在有些好,竟然遇到了传闻中的事情。”

    李霜寒神色有些担忧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剑执也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无奈地摇摇头,道:“静观其变。”

    轰!

    霎时之间,秦河两岸的灯光“唰”地一灭,整个世界陷入一片漆黑,只有天空中两轮明月的光芒照射在河面上。

    琴声忽而又起,其中竟然还带着女人如诉如泣的歌吟。

    “韶华易逝,心已空,不见旧人归来。”

    “唏嘘承诺,空余生,此情长恨不绝。”

    “琴弦扣转,惊鸿瞥面,一见惊千古。”

    “情思两隔,回首不做凡尘。”

    歌吟声一停,一道道如同流水的紫色怪异气息从秦河四周的天际落下,一声声杂乱的哀鸣声在呻吟着,边际的紫色气息竟然还散发着火焰燃烧的嘶嘶声。

    李剑执猛然回头,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平坦的河面之上,一步踏去河边点起一圈波澜。

    周边只有紫幽幽的一片,秦河、高阁都已不见,就连李霜寒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李剑执心中一慌,急切呼唤道:“姐姐!你在哪!”

    “姐姐!”

    可是任由李剑执如何呼唤,依旧得不到半点回应。

    一股翻涌的血气汇聚全身,李剑执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红色的妖异光芒,再次展眼望去,在河面之中有一血色长裙、挽着齐腰长发的绝美女子,女子面容可真如天人下凡一般,每一处如同精雕细刻,完美至极。

    女人的容貌还真如《情长曲》中所吟,一见惊千古!

    长裙女人手指白皙修长,在由紫色气息凝聚的长琴上拨弄着,悲戚欲绝之音久转不绝。

    李剑执哪里还听得进这琴曲,暗红长剑浮于手中,剑指女人,厉声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女人突然睁开双眼,眸子中射出一道精光,纤细如葱的手指在由紫色光芒汇聚的琴上一拨弄,一道音符就朝着李剑执而来!

    李剑执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面部袭来,不敢大意,手中长剑早已出鞘,无数的暗红灵力汇聚剑刃,一口中大喝:“剑碎!”

    李剑执手握长剑朝着音符而去,整个人化为一道暗红的流光飞去!

    铮!

    长剑与音符撞击在一起,一阵波浪在空中激荡,空中竟然响起一道刺耳的琴声。

    李剑执额头冷汗直流,音符上传来的巨大力道让李剑执的手臂发麻,虎口瞬间被撕裂,鲜血淋漓,更让李剑执痛苦的是这音符竟然还带着精神力的攻击,刚才一击差点让自己的脑门炸裂。

    一声大喝,牙关紧咬,李剑执手中悄然发力,剑刃闪烁着耀眼的灼热光芒。

    当~

    音符终于在消散,李剑执也握剑后退十步,口中粗气不断。

    李剑执抬起头看着风轻云淡的女人,皱着眉头,暗道:“好恐怖的精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