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三十二章 破魂境
    李剑执一剑插进地面,支撑住身体,胸腔内血气翻涌,一口鲜血吐在地面上。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这沾染在河面的鲜血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收,片刻就没了痕迹。

    红衣女人转过头,目露惊异红唇轻启,声音空灵道,“这位公子竟然能看见妾身?”

    李剑执道:“这有何看不见,你不就在我面前吗?”

    女人嫣然一笑,手指依然在琴弦上拨动,缓缓道:“看来公子也有些不同寻常,已经一万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看见我。”

    李剑执现在根本听不进女人的言语,当即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人呢?”

    女人轻笑道:“他们都在这里,只不过你看不到而已,这是我布下的魂境,进入魂境听到《情长曲》的人都会陷入内心最恐惧的梦境,若是心智坚韧者还可有一线生机,其余之人,魂飞魄散!”

    女人的话语突然冰冷,手指在琴弦上快速拨动,数道比兵刃还要锋利的音符呈放射状朝着李剑执扑去。

    李剑执眼眸红光一闪,长剑灵力汇聚,周边所有的音符此刻仿佛放满了速度,李剑执全身灵力涌动,身影如梦如幻。

    “雷影剑法!”

    撕裂轰鸣的雷电环绕在周身,剑刃的雷芒更是夺人眼目,数道剑影迎上了音符。

    在如此铺天盖地的音符中,李剑执长剑极影挥动,竟然生生硬抗住了攻击。

    不过如此强大的消耗也让李剑执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一股遍及全身的倦意重重袭来。

    李剑执差点忍不住倒在河面之上,可观那红衣女人,依旧云淡风轻。

    这红衣女人毕竟带了万年的怨恨来凝结修为,实力深不可测。

    “咳咳咳~”李剑执又咳出几口鲜血,抬头质问道,“意思是以前的那些人也都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红衣女人嘴角一勾,突然发出一阵凄寒身骨的凄厉笑声,原本温柔的面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阴冷的模样。

    “我问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是要讨一个说法,当初他答应我的事为何要反悔!让我苦苦等了几十年,你知道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的吗!”

    李剑执看着女人有些癫狂的模样,心中提不起来半点的同情,冷哼一声道:“不可理喻,说法!你要的说法就是拿着别人无辜的性命玩弄!”

    “哼,那又如何,我只有吸收足够的魂魄才能够凝聚身体,才能去找那负心之人!至于其它的,我都管不了!”

    红衣女人一拂袖,琴弦猛然崩断,发出一声刺耳的琴声。

    李剑执又道:“你可知道这秦河之上的人,他们大多也都是道侣,你为了一己私欲而滥杀这么多无辜生命,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女人一听,眼中稍稍有些清明,但是这股清明转瞬即逝,随即花容带泪,哭诉道:“可是谁又能明白我的体会!我只是想见他一面,这又有何错!你不懂,你真的不懂!”

    女人凄厉的呼喊传遍整个空间,李剑执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以及一声火炎狮痛苦的悲鸣,原来那秦河桥上的两座威严火炎石狮已经压制不住女人,此刻已经炸裂开来。

    河面上开始渗出成百上千的紫色灵魂,这都是死在秦河之上的修士,这些灵魂化为千道流光朝着女人的身体汇聚而去!

    “千般承诺,终归南柯一梦!”女人厉声呼喊,气势瞬间攀上,一举一动都带着极为浩瀚的灵力,其中还隐隐带着冤魂的哀鸣。

    李剑执抬头看见这渗人的一幕,全身都忍不住发抖,喃喃道:“姐姐……”

    “你这女人无可救药!死!”

    李剑执手臂猛然绷紧,全身的血气犹如沸腾一般,随时都要喷涌而出,目光也变成森寒的红色,双腿猛然发力,剑尖直指正在吸收魂魄的女人。

    “镇!”

    紫色幽暗空间之内的四周突然浮现出数道暗红色灵力枷锁,一条条灵力枷锁收紧,竟然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阵法,开始一步步收缩!

    李剑执跃至空中,一道道暗红灵力朝着四周发散,随后猛然大喝一声!

    “收!”

    随后灵力阵法顿时成型,将女人团团包裹住。

    女人的目光一寒,一股庞大的灵力几乎呈碾压式将灵力牢笼一震而碎,笑道:“就凭你这点微末实力,是奈何不了我的!”

    李剑执此刻也已经疯狂,姐姐生死未知,这可是他在神玄大陆唯一的依靠,如果连这点都守护不了,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那咱们就试试!”

    李剑执长剑在手,铺天盖地的剑影朝着女人疯狂刺去,可是境界的差距,女人几乎抬手间就可以将李剑执击飞数百丈之远。

    “杀!”

    倒下,再爬起!

    又倒下,再次握剑站起!

    此刻仍旧在吸收魂魄的女人也免不了惊异,喃喃道:“这少年怎么如此执着,他不要命了吗?”

    铮!

    又是一剑刺在女人的身上!

    可是女人只是灵力一震,李剑执就再度被震飞,一直在河面上摩擦百丈才堪堪停下。

    “可恶,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李剑执躺在地上,看着女人浑身散发着紫色的灵力。

    李剑执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快破碎了,皮肉伤更是不堪入目,血迹已经遍布全身,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到了鼻尖处。

    可是李剑执依旧执着,一手握着长剑,慢慢支撑起身体,挺立着身体,目光依旧死死地盯着空中悬停的女人。

    女人看着李剑执这一副疯魔的模样,一时间竟然心生怜惜,就连语气都缓和了些,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怕死吗?”

    李剑执凄然一笑道:“你伤害了我最心爱的人,现在她生死未卜,我又如何能停下!”

    女人道:“为了救她,你就连死都不怕!”

    李剑执目光坚韧,“失去她,比死都还要可怕。”

    女人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四周的魂魄也停悬在空中。

    红衣女人从空中落了下来,目光望着七海城的南方,眼泪簌簌落下,悲凉一笑道:“如果当年的他有你这么执着,或许我们也不会这样了。”

    李剑执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冷声质问道:“那你就可以确定他没有如同我这般执着?在你的心里他又是怎样的人?”

    女人突然一笑,似乎落到了当年回忆之中,喃喃道:“他……很好。”

    李剑执继续道:“既然你相信他,那他的心里肯定也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或许这一万年,他忍受的痛苦不必你少,或许他遭受的折磨也不必你少!或许他也在无边的思念中度过了万年,想见却见不了!”

    “时间永远都是最可怕的东西,万年的寂寞你肯定比我更明白。”

    女人听后,顿时后悔地捂脸痛哭,“对啊,他怎么能对我弃之不顾,他……”

    李剑执又道:“你想一想,在湖面上死去的这些人,他们也有着自己所爱的人,也有人爱着他们,如果其中一方死去,另一人又该如何,难道重复你之前的痛苦吗?我相信这不是你愿意看到的,这也是他肯定不愿看到的。”

    凡人出生的女人不同于修士,内心还存着仁义,心也软了。

    “是,你说的没错,若是周郎他看到我杀了这么多人,肯定会很失望的吧,可是我真的好想知道他的消息,真的好想他……”女人说着,泪水又落了下来。

    李剑执道:“你若是相信我,这件事就由我替你去。”

    女人转悲为喜,欣喜道:“真的吗?你愿意帮我!”

    李剑执点头。

    女人嫣然一笑,身上阴寒的气息一消而散,目光中也闪烁着光芒,眼中满是憧憬。

    “他是陨剑宗的少宗主,名为周幕鱼,不过这都已经是万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估计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吧。”

    李剑执刻意在脑海中记下了这些信息,抱剑道:“不管结果如何,我一定打听到所有事情的根本。”

    女人展颜一笑,声音也变得有些俏皮,道:“谢谢你,那我便在秦河这里等你,你可要说话算话,否则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李剑执终于露出一丝微笑,“我李剑执答应的,说道做到!”

    “我相信你!”女人一口道,一个人能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可以连生死都不顾及,能得到李剑执的承诺,她自然是无比信任。

    女人甜甜地笑着,还伸出了手,“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叫雨微微。”

    李剑执拖着沉重的身体,慢慢上前,伸出了有些血迹淋漓的手与之握在一起道:“李剑执。”

    “李剑执……”女人略微思考了片刻道,“好名字,剑执剑执,执着于剑,但是我觉得你更应该叫李执情,嘻嘻。”

    “对了,你的伴侣没有任何事,只是有些疲惫昏了过去,而且我还看到了她的梦境,”女人一脸神秘,有些羡慕地笑道,“我只能说……她很爱你。”

    李剑执一听李霜寒没有任何异样,松出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