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三十四章 夜谈往事
    咻地一声,李霜寒根本来不及反应,李剑执的剑尖就停留在面前的一拳之远,森寒的剑锋让李霜寒的全身都忍不住发软。

    李剑执收回长剑道:“记住一点,当你拿起剑的这一刻,就代表你已经准备好接剑了,敌人不会再出剑之前告诉你。”

    “明白了!”李霜寒目光坚定再次紧握剑柄!

    李剑执剑锋一出,又道:“剑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战斗瞬息万变,灵活出招才是一个剑修所追求的,仔细看我的剑!”

    ……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李霜寒经过这半个月李剑执近乎疯狂的折磨,剑道的造诣在飞速提升中,如今已经到了剑道小成的境界,而在聚气期能够达到剑道小成的修士已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更何况李霜寒的剑法是经过李剑执亲自指点的。

    在很多有关剑法的理解上,李霜寒都是高过同期剑道小成的修士。

    李剑执坐在石椅上看了看这天,天色已经暗沉,远处的夕阳已经隐隐落入山川之间,余晖也不再刺眼。

    “明天就是四大家族的大比了,我在无望峰也刚好待满了一个月,咱们今天晚上就回去。”

    李霜寒靠在李剑执的肩上,微微笑着,有些憧憬道:“嘻嘻,以剑执的实力,拿下大比前十肯定易如反掌,到时候咱们就可以一起离开七海城了!”

    李剑执忽然感觉到腰间被一只手给抓住,一股疼痛感袭来,回头一看,李霜寒正坏笑着看着自己,“平时练剑的时候,我听你的,但是现在,哼!”

    “看我不掐死你!”

    “姐姐,我错了!”

    两人就在石椅上打闹了起来,忽然李霜寒脚下一滑,整个人扎进李剑执的怀中,嘴唇直接撞在了李剑执的喉结上。

    空气瞬间凝固升温,李剑执伸出右手托住李霜寒的下颚……

    夕阳似乎也害羞了,匆匆忙忙地躲进了山头。

    ……

    小木屋内,窗外夜色正浓,李剑执一人平躺在床上,将脑海中杂乱的想法摒弃掉。

    咚咚咚!

    木门突然响起一阵微弱的敲击声,敏感的李剑执瞬间睁开眼,正想要取剑,却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李剑执,随我来!”

    李剑执猛然坐起身,这声音他是再熟悉不过,正是那个“血气丹慈善家”李云霄。

    “想必这家主估计发现了什么猫腻!”

    说完后李剑执起身一跃就飞出小木屋,出门一望,李云霄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李剑执观望了一下李府内看守弟子的位置,随即隐没于黑夜之中。

    片刻之后,李剑执确定自己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后,潜入家主府中。

    来到家主府的大厅后,屋内漆黑一片,随即一声传来:“哈哈哈,你小子的速度倒是可以,竟然这么快就跟了过来。”

    李剑执淡然道:“怎么?家主这是迫不及待的给我送血气丹来了?”

    屋子内一片寂静,就算不点灯,李剑执也能够想象到李云霄一脸的铁青。

    李云霄道:“你小子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就血气丹,血气丹,这样很伤感情的。”

    李剑执几步来到李云霄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道:“有客人来了,家主你都不准备一壶茶水吗?这有违待客之道啊。”

    李云霄气得吹胡子,拍了拍桌子道:“你小子,咱们这是秘密行动,要不要我在门口放鞭炮来特意欢迎你?”

    李剑执道:“好了,不说笑了,既然你找我来,肯定有什么新的收获,讲来听听。”

    终于说到了重点,李云霄送了一口气,生怕这李剑执再开口要什么血气丹,连忙道:“我按照你说的做了,这段时间我什么也没有做,果然发现李不苟有些异常,这段时间我经常发现李不苟鬼鬼祟祟地外出,行为十分谨慎,似乎在计划着什么。”

    李剑执微微皱眉,又问道:“你可有发现其它什么?例如这李不苟到底是去见谁?”

    “唉,”李云霄叹了一口气道,“虽然我是家主,但是修为也只有灵玄五重天,只比他高了两重天,贸然跟上我害怕会打草惊蛇。”

    李剑执道:“最近李不苟对家主你的态度如何?”

    李云霄摸了摸胡须,道:“这……最近这李不苟倒是没有什么,就是我觉得他似乎对我太恭敬了一点,让我有些不太习惯。”

    “果然!”如此一来,李剑执就更确信这李不苟心里有鬼了,如果先前见黑衣人只是处理私人的事情,那他现在的行为就不会如此反常。

    李剑执厉声道:“一个人本喜欢惹事不安分的人,突然在某一段时间变得老老实实,这说明李不苟刻意想让你忽视他!”

    李云霄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喃喃道:“可是这李不苟心里在想什么,难道窥探我这个家主的位置,我觉得不像,说实话咱们李家家主这个位置的吸引力没有这么大,劳心劳神,伤身伤肾。”

    李剑执一时间也琢磨不透其中的缘由,毕竟能了解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那家主你最近有什么准备吗?”

    李云霄脸上一愣,有些疑惑地问道:“准备?你不是说让我什么都不要做吗?”

    李剑执身体一顿,转过头,借着屋内微微的光芒看着李云霄一脸茫然的模样,在这一瞬间李剑执在怀疑这货是怎么当上李家家主的。

    李剑执捂了捂脸,叹气道:“家主啊,我让你什么都不做是为了应对李不苟,而不是让你什么准备都不做,你这脑袋,李家能存活到现在,你多去寺庙烧两炷香吧,我现在都怀疑你这家主是不是抽签来的。”

    李云霄转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惊喜,咧嘴一笑道:“哎呀,看不出来啊你!你咋知道我这家主是抽签得来的?我觉得你有做神棍的潜质!不错不错!”

    “你……”李剑执欲言又止,他没曾想这平时威严的李家家主是这番模样,一时间无言以对。

    李云霄突然开始回忆起来,颇有些怀念道:“我记得当时我、你父亲还有李不苟,咱们三人可是李家的三大牌面,咱们三被称为李家三人杰,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其中你父亲的天才最为恐怖,咱们三人年轻的时候可是穿着一条裤裆!”

    李云霄说着说着,开始自豪起来,李剑执也侧耳倾听,没想到当年还会有这样一段故事,顿时也来了兴趣。

    “那时候咱们李家多风光啊,什么家族大比,前三我们都垄断了!别人还玩儿个屁,哈哈哈,想想那时候喝酒畅游的日子,畅快啊。”

    “可是就在之后,先代家主仙逝,咱们三个是当时李家实力最强的三人,这个担子必须有人来承担,你父亲喜爱自由,李不苟也无意于家族的管理,别说,后来我们就以抽签的方式来选择家主。”

    说道这里,李云霄开怀大笑道:“哈哈哈,你小子还真说对了,我这家主还真是抽签来的。”

    李剑执也有些忍俊不禁,吐槽一句:“怪不得你脑子这么不够用。”

    李云霄转过头一瞪眼,气势汹汹道:“小子,你别以为你是凌风的儿子就可以这么嚣张,我一个耳刮子呼死你。”

    李剑执看着李云霄这副小老儿的模样,莫名间竟然觉得有些可爱,不过看着李云霄回味记忆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又觉得心酸。

    在李云霄口中如此可歌可言的情谊为何又落到这般地步,这其中恐怕更多的是心酸吧。

    李剑执一手撑着脑袋,笑了笑道:“家主,你确实该备一些茶水或酒水,听故事怎么少得了这些呢?”

    啪!

    李云霄一巴掌拍在李剑执的脑门上,笑了笑道:“你小子还真以为我不敢收拾你啊!欠抽!”

    李剑执揉揉脑袋,然后趴在桌子上,其实李剑执知道李云霄刚才的力度很小,几乎等于没有。

    “家主你太狠了,没有两百血气丹起不来啊!”

    “你小子!哈哈哈!”李云霄突然大笑起来,然后扔出一袋不止两百枚的血气丹袋子,道,“拿着,别给我搞这些。”

    李剑执突然一喜,掂了掂重量,连忙把血气丹装进储物戒指内,笑道:“谢谢家主!”

    李云霄看着李剑执的模样,目光中带着一丝特别的有些溺爱的神采。

    李云霄又追忆了起来,仰着头缓缓道:“以前你父亲也喜欢喝酒,那时候每次历练回来,我们三都会跑到秦河酒楼畅饮一番。”

    “可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么奇怪,事情的过程太过于快乐,故事最后往往却会以悲剧结尾。”

    李云霄的眼中忽而有泪光闪动,一个五十岁之人竟然眼泪纵横、不能自已。

    看着李云霄这副模样,李剑执忽然有一刻开始有些同情这李云霄。

    可能平时在李家最威严的他,心中也承受着最深的苦楚。

    李云霄看着李剑执,那闪动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亲生儿子一般,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承受了很多痛苦,可是你错了,我这点和你父亲他两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