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四十一章 反常
    趁着两人在互相干架之时,另外一个长相儒雅、气质随和的男人轻摇羽扇,微微笑道:“我是紫极宗的长老,如果你愿意来我们宗门,剑技、资源、道侣一个都不会少。”

    李家大部队前出现的这一幕可是让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一个弟子竟然被四大宗门同时看上,这样的接待恐怕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

    可是接下来这一幕就更让众人惊掉了下巴,只见灵烟门的青衣女长老来到李剑执的面前,然后道:“我们灵烟门可以为你破例,让你成为我们唯一的男弟子,就这个条件,已经很不错了吧。”

    此言一出,人群中发出一阵骚乱。

    “什么?灵烟门也来邀请李剑执,她们不是号称只收男弟子吗?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家男弟子纷纷露出羡慕的神情,“听说灵烟门里面的女弟子个个都是绝色,要是能进去这不得飞啊,太羡慕了。”

    擂台上的两人终于听了下来,但是口中依然不客气,优雅地交流中。

    红衣男一手拿着一把长刀,喘着气道:“死牛鼻子,收弟子要紧,咱们的仇待会儿算!”一番打斗下来,灵台剑宗的长老也不好受,连连道:“咱们各凭本事!”

    随后四大长老又开始不断地抛出让人特别难以拒绝的条件,估计一般人早就已经折服在这优厚的条件之下了。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李剑执为接受着丰厚的条件之时,李剑执竟然直接拒绝了。

    李剑执抱拳道:“多谢几位长老的抬爱,我心中已有定夺,我想要以自身的实力闯入前十,来获得进入四大宗门的机会。”

    灵台剑宗的长老,突然十分正经道:“既然如此,我们做前辈的也不能强行干扰你的想法,你可要记好,我师父可是一位天姿绝色的大能女子,把握好机会。”

    红衣男咧嘴一笑道:“小子,只要你有野心,咱们修罗血宗都是你的,我看好你!”

    青衣女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声音带着诱惑道:“我们宗门从上到下都是女弟子哟~”

    儒雅男子又道:“他们能给的,我紫极宗都能给。”

    李剑执点头微微一笑。

    随后四大长老化为流光飞向四个方向,转眼间夜空中只剩下四个小光点。

    李家弟子们亲眼目睹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再也不敢轻视李剑执,目光中都带着一丝敬意,毕竟能够获得四大宗门的青睐,那就证明了李剑执的实力。

    ……

    李家大部队继续朝着大门外走去,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大门口旁边的空地上的传来。

    “李剑执公子!”

    李剑执回头望去,竟然是在无望峰那个抢自己酒的老头子,看这模样也是来竞技场观看大比的。

    老头子依旧是一副乱糟糟的模样,一头杂乱的头发耸立着,身上的衣服从上至下都很难找到一个完整的地方,但是老头脸上的笑容十分诚恳。

    老头子笑嘻嘻道:“哈哈哈,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李公子你,当初我说过,我要还你一坛酒,今儿个终于找到机会了。”

    李剑执毫不在意地摇摇头,笑道:“我说过,如果能再次遇见,我请你喝秦河楼最好的酒,择日不如撞日,不要拒绝,走!”

    “这,李公子……”老头子似乎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欲言又止。

    李剑执笑道:“秦河楼最好的酒,你能拒绝吗?”

    老头子又摸着头憨厚一笑道:“拒绝不了。”

    随后李剑执转身和李霜寒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带着老头往秦河楼走去。

    一路上,老头畅所欲言,道:“哈哈哈,今天在观战席上看到李公子你上场,我才发现原来你就是李剑执,不出我所料,以你的实力,对面那个黑脸大汉连你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败下阵来,而且我看的出来,你的身法速度确实比那日快上了不少。”

    李剑执道:“多亏你那日的一番点拨,帮了我不少忙。”

    老头笑着摇摇头,道:“我那就是随意说说而已,不值一提。”

    李剑执笑道:“不谈别的,喝酒!”

    秦河酒楼内的一处雅间,李剑执和老头对坐饮酒,相谈甚欢。

    老头一边从桌上扯下一只鸡腿,大口地咀嚼着,满脸笑容道:“李公子,我在七海城待了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瞧得起我这个老叫花子的人,十多年来了,还没有人请我喝过这么好的酒。”

    李剑执微微笑着,道:“朋友,顺心而已。”

    不知为何,听闻这句之后,老头突然身体一顿,眼睛顿时憋得通红,将手上的鸡腿放进碗里,竟然又大笑起来,感慨道:“好一个顺心啊……”

    一番畅饮之后,是时候到了告别的时辰,街道之上老头抱着拳一礼,道:“本说要还你那坛酒,结果现在又欠了你一坛酒。”

    李剑执笑了笑,不知道这个老头为何会一直在乎区区的一坛酒,道:“只是一坛酒而已,不必计较。”

    老头又笑了,意味深长道:“我欠的可不止一坛酒啊。”

    李剑执也不再追问,告别道:“明日我还有比赛,先就此别过。”

    “好,老叫花子等候你大比的好消息。”

    ……

    夜色沉寂,道路上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照射着,阵风吹过,灯光闪烁。

    李剑执缓缓地走在石板路上,径直朝着李府而去。

    可就在此时,阵风吹过,李剑执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好的感觉,下意识地环视起了周围的状况,眸中的红光一闪,周围街道的一举一动都收在眼中。

    一道红色的人影出现在另外的一条街道,看这方向,应该是在刻意跟踪着自己。

    李剑执刚回过头,这道人影竟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再一看,竟然是大长老李不苟!

    待在李府的这些年,李剑执对于大长老李不苟的一举一动可都记在心里,自从父亲李凌风离开之后,李不苟就以各种方式刁难,甚至一直想要驱逐李剑执和李霜寒二人。

    李剑执的右手已经握在腰间上的长剑,随时准备着出剑。

    李不苟看着李剑执戒备的模样,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道:“李剑执,我没有恶意,你不用太紧张。”

    李剑执冷冷问道:“李不苟!你到底要做什么?”

    李不苟道:“今天四大宗门找你的时候,你不该拒绝的。”

    李剑执实在不太理解李不苟的想法,心中下意识抵触道:“这是我的选择,你无权干涉!”

    李不苟竟然有些苦涩地一笑道:“我知道现在的你听不进去我说的话,但是无论如何,就算是忍着,你也一定要听!你现在私下去找四大宗门的人,带着你和你姐姐,早些离开七海城!”

    李剑执沉着脸,“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怎么?你还想做什么手脚?你嫌你以前做的还不够吗?”

    李不苟突然长长地叹了一气,语气急切道:“不管我以前做了什么,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一定!”

    李剑执上前绕过李不苟,冷冷道:“以前你做的事情,注定了你是我的敌人!咱们的仇还没有算!”

    “仇!这个仇实在是不应该啊,只不过没有人懂我罢了,”李不苟站在原地,看着李剑执的身影在灯光下越来越模糊,又叹了一气道,“时间不够了,李剑执,为何这一次你就不听我的呢?”

    李不苟的脸上突然悲戚起来,目光一直停留在李剑执离去的身影之上,又回首望着七海城的另一端,喃喃道:“大哥,对不起,我是迫不得已的,只有这样,她才能回来。”

    ……

    一路上,李剑执的心情一直难以平复,今天的李不苟似乎和往常不一样,他让自己早些离开七海城又是为何呢?

    李剑执摇摇头,将脑海中杂乱的想法抛去,“算了,不去想太多了,明天还有比赛。”

    回到李家之后,李剑执径直地朝着小木屋走去。

    李剑执一进入小木屋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李霜寒一手枕着睡在木床上,被子只是简单地搭在身上,一抹白皙得如同羊脂玉的玉肩显露出来,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就这样曲着从被子里露了出来。

    李剑执慢慢来到李霜寒的身旁,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李霜寒的小脸,忍不住微微笑着。

    似乎感受到李剑执已经回来,李霜寒睫毛微微颤抖,然后睁开眼睛,慢慢坐起身,一抹雪白浮现在李剑执的眼中。

    李霜寒轻轻呼唤:“剑执。”

    李霜寒突然一把抱住李剑执,笑着道:“再过两天,我们就可以离开七海城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

    李剑执拍了拍李霜寒的后背,笑道:“快了。”

    李霜寒松开后,双目凝注着李剑执,脸色有些微红地笑着:“到时候你就再也不用叫我姐姐了。”

    李剑执看着姐姐一脸娇羞的模样,心中一时热血上涌,直接上前轻轻吻了过去。

    李霜寒也闭着眼深情地回应着,灵活的小舌头犹如一条小鱼儿一般钻进了李剑执的口中。

    两人相拥,口中津液不断交换,随后李霜寒慢慢褪去了衣衫,一抹霞红爬上了脸庞。

    一声叮咛,满目春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