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四十四章 绽放即是陨落,却不寂寞
    李剑执近两日在大比中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和远超同龄人的沉稳,这让楚风起了交好之意。

    李剑执道:“城主过奖了。”

    楚风一时间竟然忽略了自己的女儿,反倒过来和李剑执亲昵地交流着,一把搂住李剑执道:“哈哈哈,你和我家姑娘认识?”

    李剑执道:“认识。”

    楚风又急切地问道:“如何认识的?”

    “街上偶然认识的。”

    “街上认识的好啊,现在世俗小说中男女都是这样认识的……有没有浪漫的邂逅啊?”楚风一时来了兴致,和方才威严的形象大相近庭,让围观的人直了眼。

    楚楚急的一跺脚,有些羞涩道:“爹,你这是干什么啊,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说完楚楚一把就将楚风拖走,连忙告别道:“李剑执,我明天来找你。”

    楚风也笑着道:“贤侄,有时间一定要来城主府做客啊!”

    一声小兄弟,又是一声贤侄,在围观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两父女一拉一扯地离开了竞技场。

    在回李家的车厢中,李霜寒一言不发,冰冷着脸,双眼一直盯着车厢壁上,似乎上面有花儿一般,看得无比专注。

    李剑执尽管只是坐在一旁,都能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冷意,轻声询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李霜寒头也不回,淡淡道:“我没事。”

    “好吧。”

    李霜寒见李剑执竟然真的自顾自地转过头去,顿时心中的情绪更烦躁了。

    李剑执心中有些不解地想道:姐姐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难琢磨了?我应该没有惹她生气才对啊?

    李清儿坐在一旁看着这两人,脸上浮现出一股笑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掩嘴在一旁偷着笑,然后悄声对李剑执说了几句。

    李剑执恍然大悟。

    ……

    夜晚,李剑执牵着李霜寒来到木屋外空荡荡的草地上,然后席地而坐,今晚的夜色格外动人,墨蓝的天空纯洁的没有一丝杂质。

    阵阵晚风吹拂在身上,似乎感觉身体都通透了些,抬头望去,今日的月亮有些黯淡,无数的闪耀星辰却趁着这个机会跑了出来,在这迷离的夜空中熠熠生辉。

    小木屋处于府中最偏远的位置,基本没有人过来打扰,李剑执也伸出手将李霜寒揽在了怀中,笑道:“还在生气呢?”

    李霜寒稍稍挣扎了几番,但是感受到了李剑执强有力的手臂,又乖乖老实地躺在了李剑执的怀中。

    “姐姐,你坐在这里等一下。”

    李剑执上前十几步,来到一处比较平坦开阔的草地,然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圆柱形的烟花筒,将之点燃,炽热的火花在引线上攀爬着。

    李剑执赶忙回到原地坐在李霜寒的身边,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

    引线终于被点完,随着尖啸的冲击声划破夜空,一蓝一红的两道烟花互相盘旋着飞向天际,在空中留下一道绚丽的螺旋轨迹,随后在遥远的夜空中绽放开来,无数小火花在空中肆意燃烧着。

    李霜寒看着烟花莞尔一笑,转过头看着正微微笑的李剑执,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刚才在车上不还是一个木头吗?”

    李剑执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牵着李霜寒的小手,又站起身望着天空,道:“这个烟花名为双人行,一蓝一红的两道烟花就如在修炼道路上的两个人,一路前行,直到绽放的那一刹那,他们都从未分开。”

    李剑执说完后转过头,脉脉看着李霜寒。

    李霜寒也回过头含情一笑,她明白李剑执话中的意思,不过又感慨了起来,道:“烟花虽然美,但是这股美稍纵即逝,绽放即是陨落。”

    李剑执紧紧握住了李霜寒有些微微颤抖的小手,道:“但是至少在绽放的那一刻,他们将自己身上所有的温度都奉献给了夜空,而且,这一路上他们都互相陪伴着,这也是烟花双人行的寓意。”

    李霜寒又望着夜空中那一颗颗闪烁的星辰,神情中参杂了一丝悲戚,目光带泪道:“父亲还在就好了,我好想他。”

    李剑执牵着李霜寒开始在草地上漫步着,道:“我曾在反间听过一个传说,人有三魂,地魂绕于墓地之间,人魂归地府,天魂散天空,去往天路,化为天空上的一颗星辰,父亲也许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李剑执说出最后一句话别有用意,因为按照李云霄所言,李凌风只是前往隔壁的大楚帝国,就算是九死一生那也尚存一片生机。

    李凌风在七海城留下赫赫威名,纵情威武一生,李剑执不愿意相信这样强大的父亲就会死在一个小小的大楚帝国的国师府中。

    但是李剑执现在还不愿意将这些事情告知李霜寒,一路的担子太过于沉重往往会让人偏离本来的方向。

    不如先将这些往事藏在心中,等合适的时机说出来也不迟。

    李霜寒听着,泪水突然就灌入了眼眶,笑着望着星空,道:“父亲,你现在一定在看着我们对吗?我和剑执现在都非常好,剑执现在已经是炼体十重天的修士了,在大比中锋芒展露……我和剑执一定会一直走下去的。”

    李霜寒看着夜空中的星辰,就仿佛李凌风的面容就在眼前一样,低声诉说着。

    李剑执伸出手将李霜寒抱在怀中,轻轻擦去了李霜脸颊上的泪滴,安慰道:“不过以后怎样,我都会一直陪你。”

    夜阑人静,两人紧紧相拥着,今夜的风也细腻得让人沉溺。

    ……

    大比最后一天,现在的场上只剩下十六名成员,其中十五名成员都是聚气修为,只剩下李剑执一人是炼体期,这样的境界悬殊让李家众人都忍不住担忧。

    “李家李剑执对战散修穆龙!”

    李剑执起身正准备前往擂台,李云霄上前嘱咐道:“李剑执,这场大比中你已经做到很好了,接下来的比赛你尽力就好,你还年轻,还有时间。”

    “剑执表哥加油啊!”

    “加油!”

    李剑执只是微微停住脚步,一言不发地朝着擂台走去。

    擂台上的一端,一男子身穿黑衣,手中持着一杆长约两米的长枪,手臂上青筋暴露,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蕴含其中。

    男子一挥动长枪,沉声道:“散修!穆龙!”

    观战席上的寒门区竟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呼喊声,看得出这个穆龙在散修中名气不小。

    “这一场竟然是穆龙,算是咱们寒门散修的代表人物了,年纪二十聚气一重天,没有强大的资源支持,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是不易了。”

    另外一个男修士目光闪烁,显然非常崇拜穆龙,激动道:“嘿,穆龙大哥是七海城铁血佣兵团的精英,风餐露宿,每天都在妖兽间徘徊,一身修为全是在血海中磨砺出的,曾经还一枪捅死过一阶顶峰的妖兽,一战成名,后来被七海城的修士尊被称为饮血枪,就算四大家族年轻一代的弟子也不一定能够与之抗衡,其实力不容小觑。”

    有人开始叹息道:“李剑执终归是太年轻了,聚气期的修士和炼体期的修士实在是天差地别的存在,炼体期的修士依靠血气战斗,靠的是一身的力量,而聚气期修士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聚气成刃,李剑执的大比之路要止步与此了。”

    耳旁杂乱的讨论声袭来,李剑执恍若没有听闻一般,只是右手已经悄悄放在剑柄之上,道:“李家,李剑执!”

    穆龙瞪了一眼道:“昨日我见过你的表现,你确实非常强,不过再强也只是炼体十重天,大境界的差距是不可跨越的,今日你就到这里了!”

    李剑执只是淡淡道:“手底下见真章,动手吧。”

    “既然如此,刀剑无眼!”

    话语一落,穆龙身上灵力一震,一杆长枪豁然刺出,层层的枪影闪烁,浑厚的杀气猛然喷发,径直朝着李剑执刺去!

    李剑执剑也已经出鞘,灵力暗涌,一招一式地与之交战在一起,一股巨大蛮狠的力道从其枪刃上传来,虎口一阵发麻。

    穆龙手中的动作愈发迅速,一枪比一枪蛮狠,狂涌的劲气不断从空中落下,将李剑执逼得步步后退!

    观战席上的长老们目光全部汇集在擂台上,死死盯着,李剑执是他们着重观察的对象,所以从战斗的一开始他们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从现在看来,李剑执被这穆龙的枪法逼得节节败退,已经呈现出劣势。

    灵台剑宗的一位女长老叹息道:“境界的差距难以逾越,看来李剑执此战要停在十六强了,实在是可惜。”

    另一人道:“他年龄尚小,加以时日必成大器,这几日我时刻关注着大比的状况,肖家的那位火属性的男弟子,东方家的那个话唠东方七剑,刘家的刘晓月,以及李家那个聚气两重天的女娃娃,都是可塑之才。”

    修罗血宗的男长老站出来咧嘴一笑,道:“到时候就各凭本事抢人咯。”

    蓝色长袍的长老自信道:“暴露狂,你们修罗血宗肯定抢不过我们灵台剑宗。”

    修罗血宗长老对视破口大骂,口水都飞溅三尺,道:“牛鼻子,咱们的账还没算完呢!等大比结束敢不敢好好打一架!”

    蓝袍长老丝毫不惧,当即回应:“我怕你作甚,到时候谁不来谁是孙子!”

    这时候灵台剑宗的女长老颇有些头疼地叹气,无奈道:“这都多少年了,这俩人一见面就开始吵架。”

    另一个修罗血宗的女长老也笑道:“主持这么多年的大比,哪一年见过他俩没嘴炮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