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四十六章 少年狼行
    经过短暂的休息和调整之后,四强争夺赛正式开始。

    第一场比赛,寒门狼行对战肖家肖火火。

    狼行在这场比赛中称之为寒门散修代表中最亮眼的存在,年龄仅仅十八,修为就达到聚气一重天,虽不善言语,但是依靠着两手的坚韧利爪,更是败敌无数。

    而肖火火可以算是肖家的年轻一辈的代表,一手剑法也是相当通透,实力强大不说,还依靠着自身有些娘里娘气的外表吸引得大批女修士的爱慕。

    这不,擂台上,肖火火一身黑金镶边的华服,其上还刻着狰狞形态的妖兽形状,腰间还挂着一个金色的香囊,一身的行头就算是拿下一把名级极品的武器也不为过,雍容华贵这个词语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行头。

    肖火火手中还持着一把潇洒至极的白色书生扇子,其白色的扇身刻着三个明晃晃的大字,咋一看,“有文化”三个字格外刺眼。

    虽然这一身行头引来不少人的诟病,但何苦肖公子财大气粗呢?

    在任何世界,金钱面前,太多的东西都容易沉默,钱这个玩意儿虽然说起来俗,但是如果一堆闪亮亮的玄晶摆放在面前,谁又能保证不心动呢?

    玉面凤冠的小公子一摆长袖,潇洒上场,顿时引来一种女修士的欢呼。

    这些狂热的女修士们各自喊着“小公子英俊潇洒天下无双”之类之类的各种口号,那激动的模样,如果不加以压制,恐怕孩子就直接从观战席飞出了。

    正是这样的道理,观战席上的女修士们正式爱慕这种年少多金、实力还不俗的青年才俊,人之长情,不可多言。

    肖火火似乎很享受这般众星捧月的感觉,抱拳回笑道:“承蒙各位喜爱!”

    反观另一旁的狼行,与这潇潇洒洒、不可一世的小公子相比,这个穿着兽皮的少年似乎就差上了许多,那简直就是下里巴人的世俗市井小说遇上了文人雅士的阳春白雪。

    这狼行也是一个不爱多言的少年,一言不吭,一张黝黑的脸上呈现着一种超过年龄的稳重,眼角旁还有一道十分明显的刀疤,其裸露的半边胸上的伤痕更是数不胜数。

    都说伤痕是男人的勋章,这个才十八岁的少年已经是功勋磊磊,他这修炼路上的艰辛,恐怕只有脚上的一双破烂的兽皮鞋能够懂得。

    自打上台以来,狼行就这样看着“漂亮”的表演,脸上的一丝肌肉都没有抽动。

    一旁的肖火火终于消停下来,收起手上的扇子,有些傲气道:“你就是狼行?”

    可是等到的只有空气中的沉默,肖火火似乎觉得自己丢了面儿,顿时怒问一句:“小子,别以为到了八强你就可以嚣张了,你终究不过是一贱命,被人践踏的存在,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你和我之间的差距。”

    “既然如此,来吧。”狼行的言语依旧很平淡,甚至听不出多余一丁点的感情,但是从其眸子中的一股怒火,可以看出他的愤怒。

    肖火火已经举剑刺来,层叠缭乱的剑影如同魅影袭来,时而忽左,时而忽右,一道道粉色的剑影刷刷刺去。

    这剑法的招式繁杂,但是重在速度,如此极影根本让人观察不住。

    这样花里胡哨的剑法顿时赢得台上一众少女的惊呼。

    于此同时,狼行也动了,整个人身体向前弯曲着,双手自然垂下,如其名字中的“狼”,就连动作都犹如一条疾驰的狼。

    对于这飘摇的剑法,狼行丝毫不惧,一双犀利的眼睛中迸发着精光,仔细一看,狼行的鼻子比常人要挺立许多,鼻尖还在微微抽动,似乎在嗅着什么气息一般。

    狼行的爪子动了,利刃的去向非常坚决,这是一种强大的意识,常年战斗磨练出来的本领,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有着极强的察觉度。

    唰。

    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只见肖火火的剑招竟然被瞬间瓦解,方才狼行的利爪竟然一击打破弱点,锋利的爪子更是在肖火火的身上留下来一道醒目的抓痕,死死血迹渗出,就连胸口的衣服都被浸湿,格外显眼。

    肖火火吃痛,顿时勃然大怒,剑刃一转,再度发起攻击!手上的剑势愈加凌厉,漫天的灵气开始在剑身上游走,层层烈焰如同一道巨大的屏障立起,如同滔天海浪一般袭去,四周的空气都在灼热燃烧着,就连这擂台的岩石都在被融化。

    不得不说这肖火火虽然人是骚气了些,但是这实力确实不容置疑。

    可是就在火浪叠起之时,一道人影竟然不顾炙热滚烫的温度,竟然直接迎了上去,只见空中六道光影闪烁,狼行竟然冲进了火狼之中。

    狼行的动作十分迅速,常年的战斗让他的神经每时每刻都在紧绷着,招式与招式之间找不出半点缝隙,一双利爪瞬间逼上肖火火!

    “迅疾狼影!”

    狼行周身灵气汇聚,身体被一条血色狼影笼罩,双手上的爪子更是锋利无比,一双巨大的爪子就这样将肖火火包裹着。

    随即一声闷响,肖火火瘦弱的身体随之飞出,在突石上擦出十米有余,一身华服现在已经破烂得不成模样,胸口的鲜血更是汨汨涌出,浑身狼狈,有些讽刺。

    场上一片惊异,这一场比赛竟然就这样如此直截了当的结束了?众人有种意犹未尽……或者说是刚脱下裤子就完事儿的憋屈感。

    本来被寄予厚望的肖火火就这样草草落败,人群一片哗然。

    肖家家主更是怒气横生,自己肖家作为七海城四大家族之首,被寄以厚望的弟子竟然被一个寒门散修轻易击退,这简直就是在打他们肖家的脸。

    “逆子,真是不中用!”

    观战席上也有人开始不屑一顾,吐一口气道:“我还以为这家伙有多厉害呢,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还说要践踏别人,瞧不起我们寒门的兄弟,到头来还不是被打趴下?我感觉狼行兄弟还没有出全力呢?”

    “这就是他平时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天下第一了,殊不知就是一只井底之蛙而已,在此之前的狼行虽然没有名气,但是通过以往的战斗来看,这狼行的实力不容小觑,战斗方式更是直接,一招一式直取弱点,这肖火火却一点不知道吸取经验。”

    不过这时候依然有女修士站出来喊道:“你们bb什么啊,你行你上啊!一群寒门的低贱人,就是嫉妒肖公子年少有为罢了,你们的模样真是一群臭蛤蟆。”

    “怎么,我看比赛还不能评论几句了?”一修士听闻这样的嘲讽话语,义愤填膺,“我们寒门的修士怎么了?”

    这时候更有狂热的追随者尖着声音,争执道:“肖公子年龄还小,潜力无限,而且他已经很努力了。”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笑意,憋红着脸道:“是啊别人还小,你看李剑执和狼行几个,不都才十七八岁,你家肖公子都二十了。”

    “哈哈哈,这位道友,你别损了,再损我就憋不住了!”

    在观战席上乱成一片之时,高台上高声道:“狼行获胜!”

    擂台上,肖火火基本是属于温室中的花朵,哪里见过身上这般凄惨模样,顿时急的眼泪都要滚出来了。

    狼行没有直接走下擂台,而是缓缓上前,居高临下地望着肖火火,冷声道:“你瞧不起的存在,将来有一天也会把你踩在脚下,而你才是最后那个被任意践踏的人!”

    “你!”肖火火本想站起,可是胸口处的疼痛让他根本没有勇气站起。

    自己放出的狠话被别人原封不动地送了回来,这样的屈辱感让肖火火心中顿时憋屈至极,怒火上涌,竟然再次一吐献血倒地,一动不动。

    此战,草草了结。

    观战席上,李剑执的目光一直都在这个叫做“狼行”的少年身上。

    李霜寒突然开口道:“这肖火火太自大了,按照他的实力来说,不应该这么快就落败,在神玄大陆中,永远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故作潇洒的结果只会是当头棒喝。”

    李剑执摇了摇头,看着肖火火的目光有些轻蔑,随即道:“结果都一样,狼行的战斗方式非常迅猛,是典型的努力加天赋型选手,以肖火火的剑法方式,花里胡哨,徒有其表,无非不就是哪来观赏的小玩意儿罢了,这样的剑法,本就是对剑的侮辱,这肖火火要是落在我的手中,不出一剑,我便可取他性命!”

    说道最后,李剑执的语气愈发凌厉起来,言语中更是锋芒尽显。

    李霜寒噗嗤一笑,伸出手捏了捏李剑执的手,笑着道:“好了好了,怎么感觉别人得罪了你一样,虽然我也觉得这家伙不配用剑!”

    李霜寒转过头凝注着李剑执,问道:“没想到你的两个朋友都是这次大比的佼佼者,楚姑娘,东方七剑,这两人名气虽然大,一个七海城第一风流公子,一个七海城城主府的千金,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没想到竟然是显山不露水,竟然如此了得。”

    李剑执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观众席,只是微微一笑,道:“他们是可靠……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