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五十六章 魔变
    刀客轻蔑一笑,将手中长刀祭向空中,一道浑然浓厚的血魔气息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漆黑的长刀上浮现出阵阵符文,剧烈地颤抖着。

    刀客腾空飞起,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了墨色长刀,从天而下俯身一击,巨大的血影如同妖兽一般咆哮而来。

    老头也挥动着长枪,与之交战在一起。

    李剑执和李霜寒也开始朝着七海城城郊跑去,这一路上并未有想象中那般顺利,各式各样的丑陋怪物们依旧数量庞大,阻碍着两人的前行。

    怪物挥舞着利爪朝着李剑执袭来,李剑执一手用剑一手用拳,硬生生将这凶悍的怪物打的血开肉溅。

    一剑!一拳!一爪!

    李剑执不知道自己究竟施展了多少下这最基本的杀招,就连身上都是血液,此刻的他已经完全麻木了,只知道挥舞着武器,能杀则杀!

    一个时辰后,身上的资源已经消耗殆尽,李霜寒也终于撑不住了。

    “简直,我的灵力已经消耗一空了,我不行了,你先走。”

    李剑执眼神一冷,呵斥道:“不行!”

    两人已经在逃亡的路上度过了三个时辰,持续的灵力消耗换做一般的修士恐怕在已经扛不住,李霜寒身形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虚弱得就连地上的剑都握不住。

    李剑执左手一伸,单手抱住李霜寒,再度向前。

    怪物袭来,剑刃即出!

    两人再次以现在的状态走出上百千米,可是距离下一个城市依旧还有数百公里。

    李剑执的口中已经在喘息着粗气,手上出剑的速度也降了下来。

    李霜寒气息微弱,道:“剑执,这样下去我们俩都会死的,你放开我。”

    李剑执拖着沉重的步子,周围的怪物现在已经有些忌惮,但是目光中依旧带着一股渴望,就好像在看着一个美味的猎物一般。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一定带你离开这里。”李剑执坚定道。

    可就在这时,一道辉芒闪过,直接贯穿李剑执和李霜寒的身体,李剑执顿时跪在了地上,但是手中依然紧紧抱着李霜寒。

    看着李霜寒身上的伤口,鲜血汨汨冒出,李剑执心中怒火上涌,猛然回头。

    此时,方才那刀客已经跟了上来,漆黑的长刀上鲜血滑落,看样子老头估计已经死在了他的刀下。

    李剑执心中不免一痛,自己不过是一坛酒,竟然换来老头的拼死相救,这坛酒老头始终是还了。

    刀客看着李剑执,阴沉地笑着:“你们人类真是一个顽强的生物,这样竟然拿都不肯放手,好让人感动啊。”

    “不过可惜的是,你们俩就要到地底下去做一对亡命鸳鸯。”

    李剑执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一个将死之人知道这么多干嘛,你只需要知道一个真正的世界即将到来!”刀客举起长刀,咯咯笑着,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看向天空。

    李剑执只是回过头,将长剑收回,慢慢抱起李霜寒,一直向前缓慢走着,任凭身上的血液流淌。

    “想走?”

    刀客再度来到李剑执身前。

    李剑执看着这面目狰狞的刀客,眸子中燃烧着一股汹涌的仇恨火焰,道:“如果我不死,我一定会将你们一个个全部屠杀殆尽!”

    “就凭你?”刀客猛然一把伸出抓住李剑执的脖子,随后又将李剑执猛然扔在另一边的大树上。

    李剑执感觉到全身的骨头都要碎裂一般,但还是强忍着支撑起身体。

    刀客慢慢来到李霜寒的身边,道:“你现在连阻止我动手的实力都没有,你如何杀我?可笑!”

    “混账!”李剑执怒喝一声,猛然拔剑刺去!

    刀客再度一手抓住李剑执,笑道:“倒还是顽强,不过也就这样吧。”

    随后长刀慢慢没入李剑执的身体,血液哗哗流下,浸湿了大地。

    李霜寒目眦欲裂,泪眼模糊,口中微弱地喊着“剑执”二字,但是她已经完全动不了了,身上的血液还在不断流失,她只觉得身体仿佛被抽空了力气,就连动一下手这样的小动作都做不了。

    被刀客抓住的李剑执依旧目光坚韧,死死地盯着刀客。

    刀客感受到这一双眼神,心中竟下意识一紧,随即又暴怒,自己竟然被人类蝼蚁的眼光给镇住了,又将李剑执重重地扔在地上。

    李剑执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出。

    李剑执趴在地上,一股无力感袭来,慢慢睁开眼,看着姐姐全身伤痕,目光中带着泪,四周依旧是寂静无比,沉寂得让人可怕。

    几个时辰前,李剑执还在幻想和姐姐离开七海城之后的日子。

    但不曾想在几个时辰后,七海城竟然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李剑执终于明白了神玄大陆,这里没有向往中的美景,有的只有血!无数的血!无数的怨恨!

    自己承诺的事一件都没有做成,如今却要陨落于此!

    浓烈的不甘在心头涌现!

    难道就这样完了吗?李剑执一遍遍质问自己,可是回应他的只是发黑的视线,姐姐在他的视线中越来越模糊。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李剑执在心头怒吼!

    “想要报仇吗?”

    此刻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李剑执的心底处迸发出。

    李剑执几乎想也没想,回答道:“想!”

    心底那个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报仇是需要代价的,你愿意吗?”

    “愿意!只要能让我杀掉他,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现在的李剑执已经被仇恨蒙住了双眼,一向冷静的李剑执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李霜寒倒在地上的那个眼神如同一把把利剑一般刺激着李剑执的心脏。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好……”

    那股声音慢慢消散,暗红色长剑开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一道道能量开始汇入李剑执的全身。

    刀客见此异状,目露惊异。

    李剑执此刻竟然已经站起,左手手臂猩红一片,竟然变成一红色的利爪,尖锐的指甲如同妖兽一般,李剑执的左半脸也变成了红色,其上的纹路清晰可见,眼睛更是红芒闪烁,一头墨发此刻也华白。

    李剑执慢慢浮在空中,白发狂舞,左眼中的瞳孔中一把小剑在不断旋转,右手的长剑红芒大作,这剑此刻仿佛已和李剑执融为了一体,一股滔天的魔气从全身散发而去,一路席卷而来。

    气势所到之处,树木炸裂成粉末,这天地仿佛都在他手中一般!

    刀客感受到这一股气息,脸色惊恐,但是又带着惊喜道:“这股气息!是他!一定是他!人类修士,身上竟然是魔气!我……”

    还未等他说完,李剑执突然动了,手上的长剑只是一挥动,天空忽明忽暗,剑气一路落下撕天裂地,一剑贯穿刀客的胸膛。

    刀客脸上竟然露出害怕的神情,身形猛然爆退,瞬间退了几百米远。

    可是李剑执如影随形,片刻就跟了上去,瞬然出现在刀客的面前,李剑执伸出魔爪,一手掐住刀客的脖子,厉声道:“你动了她!该死!”

    随后暗红色的长剑瞬间没入刀客的心脏,刀客脸色一变,大喊道:“错了都错了!到底是谁!天道老儿!好手段!好狠的手段啊!”

    噬魂天地的魔气在刀客的心脏中猛然爆发,一片血迹挥洒天地。

    至死的那一刻,这刀客口中还喊着莫名其妙的言语,但是这一切终归化为一片血色散落天地。

    李剑执收起长剑,身上的那一股力量猛然退散,只是他再也变不回以前的模样,他只是慢慢回到李霜寒的身边。

    李霜寒躺在地上,她似乎一直穿着这一身冰蓝色的长裙,虽然血迹淋漓,但依然美到不可方物,她微微笑着,真的很美……

    李剑执慢慢抱起李霜寒,看着李霜寒这一张他一生都看不腻的脸。

    夜色如墨的天空中,席卷的乌云中终于落下一滴滴雨水,滴在了两人的身上。

    李剑执就这样抱着李霜寒,在微微小雨中行走着。

    空气中充满着一股树木和泥土的气息,四周寂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这雨不大,但是李剑执却觉得非常冷,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怕冷。

    李剑执道:“姐姐,下雨了,我好冷。”

    李霜寒竭力地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剑执的脸颊,痴痴地笑着,泪水划过,道:“没事……姐姐在这,剑执就不会冷了……”

    感受着怀中人儿的身体越来越冷,李剑执感觉整颗心都被这冰冷的夜给封存起来,也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

    李剑执突然觉得这一条路好遥远,远的望不到尽头……

    他又觉得这一条路好短……

    远处的天空翻起一抹白色,李霜寒微弱道:“我们离开七海城了吗?”

    李剑执哽咽道:“离开了。”

    李霜寒凄然一笑,道:“你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吗?我们已经离开七海城了。”

    李剑执慢慢停下,蹲在地上,凝注着李霜寒,点头道:“霜儿,我爱你。”

    李霜寒再度笑了……

    两人吻在一起,至少此刻他们还能感受到各自的温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明星奶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笑傲之问道巅峰〕〔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