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执魔剑尊 第五十七章 红衣女子
    七海城再度沉寂下来,平静到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天空中那一层层淡紫色的雾气,以及空气中散发的血腥气味在提示着,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夜空中咆哮的乌云肆意翻滚着,将这苍茫大地笼罩而住,狂风在怒啸着,怒雷在嘶吼着,一条蓝色的雷电瞬间将这天地分裂开来,半边天际恍若白昼,世界似乎都在这一刻静止。

    朦胧大地之上,一白发男子飘忽在天地间,双眼无神,似乎没了魂魄一般,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稀稀拉拉的雨滴瞬间连成长线,天空之上仿佛撕裂了一个巨口,雨水如银幕般落了下来,淋湿了半身。

    白发男子的脚步依旧没有停下,他的怀中还有一个女人,女人睡得很沉,在雨水的洗涤下,这一切是如此的半梦半真,两人似乎已经脱离了这天地一般,缥缈无寻……

    天色泛白,七海城传来噩耗,大秦帝国皇室震动,皇帝果断派出百万重兵前往七海城。

    此刻的大秦帝国北部,泥泞道路上黑压压的帝国军队一路前行,浩浩荡荡地朝着七海城而去,铁骑军队的踏声大地上阵阵回响,生灵无不敬畏退散。

    远处一骑着火烈马的铠甲男子疾驰而来,一个翻身下马半跪在金边马车之前,恭敬道:“三皇子殿下,前方七海城怪物镇守,数量不可估算,至少百万有余,城中还传来一股极强的大能者气息。”

    一穿着金黑蛟龙长袍的俊美男子拉开帘子,神情淡然,挥挥手道:“退居一步,驻守天阳城,再做打算。”

    男子拱手一礼,然后转身上马,高声道:“转天阳城!”

    ……

    几日之后,天色始终不见晴,这天空似乎一直被这氤氲的云气遮挡着,阳光透不进来半分,空气中也都是一片水汽。

    俯视而去,一颗湛蓝色的清澈宝石镶在了朦胧大地,微风轻起,湛蓝的湖面却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岸边草坪,一白发男子静立着,衣服有些微微湿润。

    他远远望着湖中一片苍茫迷蒙,他的衣袂在空中微微飘着,几点浪花沾湿了他的衣袖,也沾湿了他的一双眼。

    他的目光似乎看向湖心,情思流转,有遗恨、有后悔。

    男人的背影很是冰冷,但是一双眼却是痴情。

    他似乎在盼望这什么,期待着什么……可一瞬间,好像什么也没有。

    “李剑执……”一声娇柔的声音悠悠传来,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赤足踏来,媚眼带笑,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不可抗拒的魅惑气息,她看着白发男子的眼中一片担忧。

    “你已经在这里站了三天了。”

    女人站在男子身后,眼眸含水,凝波流转,她伸出一双细腻的手想要去安慰男子,几次试探却停在了半空,白发男子的眼中似乎只有这天地,头也不回。

    女人慢慢走到白发男子的身边,目光在男子的身上停留,长长叹息一句:“那日,我如果早些找到你,恐怕事也不会至此。”

    白发男子微微一笑,只是笑容有些苦涩,道:“你我不过一面之缘,救与不救都合情合理,不必自责。”

    女人看向男子的目光有些复杂,那一双清明的眸子似乎穿越了万年,闪烁着微微光亮,轻声道:“一面之缘吗?”这一句话似乎是对着男人所说,但是也好像是在质问自己。

    两人就这样站立在湖边,都未言语。

    许久之后,男子方才开口问道:“你说这个世界上可以复活人吗?”

    “复活?”女人只是笑了笑,回答的很干脆,道,“这世界如此缥缈宏大,我不敢否定,但人死后一魂丧幽冥,一魂归天路,一魂落人间,死后之人入鬼门关,经忘川河,过奈何桥,一忘前尘,转世又有六道轮回,且不说这一路荆棘,复活本就逆天而为,与天道抗衡,你认为又有几分希望?”

    白发男子转过头,问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女人脸上的笑意浓了,道:“我不知道,或许应该说我不告诉你。”

    红衣女人转过头望着湖面,一双白皙嫩滑的小脚不断在草坪上摩擦着,嘴角隐隐挂着一丝笑,似乎在故意隐藏着什么。

    白发男子只是望着前方,许久不语,凝眉沉思,又问道:“修炼修炼,修炼一途到底是为了什么?”

    红衣女人微微笑着,道:“长生、权势、美人?”

    白发男子忽而笑了,转头问道:“你修炼又是为了什么?”

    红衣女子刚想回答,可是眼眸一闪,捂嘴轻笑,风情万般娇声道:“李剑执,你知不知道你这人很不懂女人,女人心底的小秘密你能窥探吗?”

    李剑执摇了摇头,似笑非笑,凝注道:“你让我很看不透,你的每一个行为都让我很无解。”

    女子道:“一个女人如果丢失了神秘感,那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

    李剑执没有继续追问,只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句。

    女人又问道:“那你修炼又是为何?”

    李剑执苦涩一笑,道:“我说是迫不得已,你信吗?”

    女人点头道:“信,当然信,为何不信,只是现在不信。”

    李剑执慢慢坐在地上,目光又悠远起来,叹气道:“我也不信。”

    李剑执躺在地上,看着迷蒙的天空,这几日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恍若置身噩梦一般,他多么希望如同那些雷雨晚上的噩梦一样,只要醒来就可以消失,可是心中那股刺痛感在一遍遍提醒他。

    浑浑噩噩却又无比清晰,他的心依旧不坚定。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我根本没有双脚站在大地上的感觉,似乎只要刮起一片风,我就仍由着他跑,而我……无能为力。”

    女人也放好长裙,慢慢坐在地上,有些试探地问道:“那如果在这乱世之中寻找一片安宁之处,安安稳稳生活一辈子,其实这样的一辈子,并不比那些仙人的万年短。”

    李剑执一愣,忍不住回过头看着女人,他竟然在女人中看到了一丝向往,道:“你愿意吗?”

    女人微微笑着道:“可是这个世界已经乱到根本没有立足的地方了,你不也是吗,你现在能脱身吗?”

    李剑执笑道:“脱身谈何容易。”

    言语一落,李剑执起身,忽而笑了起来,几分释然,几分无奈,既然已经来到这天地之间,况且不能偷生,何不闯它个天翻地覆!

    李剑执一手将腰间的剑插在草坪上,眼中的红芒闪过,道:“修炼修炼,无非顺心而已,三魂散天地又如何,六道有轮回又如何,就算有一成哪怕是半成!这天地一闯又如何,这六道轮回一破又如何,这天道宿命又如何?”

    “既然选择修炼,那就该顺心而为!如果一味畏惧,就算有再长的寿命又如何,心中没有坚守,这一路不也毫无意义吗?”

    李剑执遥目而亡,一股豪气油然而生,天地间隐隐了一道无形的力量在慢慢汇聚,或许应该说是他内心的力量在不断汇聚,他寻到了他的道!

    此道为顺心!

    “你总是这样,你只相信自己手中的剑。”女人看着豪气干云的李剑执,言语有些耐人寻味。

    李剑执重新拿起剑,目光中带着一丝坚定,道:“剑,永远也不能改变我的心。”

    李剑执转过头又问道:“咱俩现在也算是朋友,我总应该知道你的名字才对?”

    女人笑了笑道:“怎么,不叫我姐姐了,秦河酒楼里,你那一口一个姐姐可把妾身叫得心都软了。”

    李剑执挥挥手道:“我那不过是奉承你罢了,害怕你伤了我性命。”

    女人脸色润红,娇嗔道:“你倒是不留情,你不怕我现在动你性命吗?”

    李剑执笑着摇了摇头,若是在这以前,他倒是畏惧这女人会伤了他的命,可是现在不会。

    “你若是要伤我性命,为何还专门到七海城外救我?”李剑执笑道。

    红衣女人笑了起来,就连这笑声都万般妩媚,听得李剑执觉得自己的骨头里跑进了千万只吞噬他骨头的蚂蚁一般,很是闹心。

    红衣女人白了李剑执一眼,道:“你倒想的多。”

    “如今外界如何?”李剑执不敢和这个女人说的太多,这女人仿若天生媚骨一般,一肌一笑一容都格外撩人,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不太平了,堕魔的出现相当于一个节点,这个世界开始动荡的节点。”女人务必认真,眸子中有着一股散不去的愁绪。

    李剑执随即一惊,刚想追问下去,女人打断道:“你的疑问我稍后为你解答,药浴的时候差不多了,别耽误了时间,你现在的身子还虚弱得很。”

    女人说完就转身朝着岸边那一座有些简陋的木屋走去,还有意无意地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颇有几分调戏的意味。

    李剑执刚想跟上,可是身体传来的那一股无力疲乏感让她整个人跌倒在地上,白得有些病态的脸上迅速爬上一抹嫣红。

    李剑执喊道:“喂,你就打算把我丢在这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