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感供应餐厅 章39 死亡
    出了车门,提着餐盒,向青背着余日走进医院。

    昨天事了,他放弃了完成任务的打算。

    送馒头这件事,倒是没打算停下。

    推开门,宋乔正坐在床头削着苹果,不时还和宋建国说上两句。

    许是幸福的事,两人脸上时常挂着笑容。

    不用看,两人便知道是他。

    这些日子熟络了,头都没抬很随意的招呼着他。

    “下回别光带馒头来,你手艺那么好,也做点菜什么的。”

    宋乔的话瞧上去很不客气,仔细一品便能尝出其下的好意来。

    想了一下,没推辞这份好意,便轻轻点了头。

    “嗯!”

    看着这一幕的宋建国一脸笑容,随即闭上眼,嘴角上翘的弧度缓缓更甚。

    起初,两人没在意。

    直到向青收到任务完成的提示。

    被惊到的向青嘴巴下意识一抿,刚想查看一下消息,视线就扫过床上的宋建国。

    闭着双眼,躺在床上。

    心中一紧,向青连忙一碰宋乔,后者一瞧,手里的刀子一滑砸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宋乔根本没在意这些,靠近父亲,手指搁在鼻翼前端,没有气流,耳边只有自己那细微的呼吸声。

    结果显而易见。

    面对着这一幕,早就以为会悲伤的不能自己的宋乔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那么悲伤。

    她想找到原因。

    只是,推门而入的刘慧芝并没有给她时间。

    ……

    两天后,目送着最后一批没来葬礼来慰问的人离开,宋乔疲惫的身子一软,她伸着手锤了锤肩膀。

    “认识的人还真是多呢!”

    自嘲的摇了摇头,她关上房门。

    来到父母的房间,沉闷昏暗。

    打开灯,看着坐在床头低头似是发呆又似是沉思的母亲,宋乔来到窗前,将捂得严实的窗帘拉开。

    耀眼的阳光一下刺了进来,她微微偏过脑袋,适应着,她的母亲也本能的扭过脑袋。

    “好了,妈,我爸他能活到这个年纪,说实话,已经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了,你就别伤心了。”

    拉着母亲的手,在其面前蹲下,宋乔和声劝慰着。

    “我才不会替这个负心汉伤心呢!”

    刘慧芝抽着脸,冷冷道,说完,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出。

    宋乔并未在意,她母亲以前也这样说过父亲,她打趣般的劝说道。

    “妈,这么称呼我爸可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他都做的出来,我这么称呼他怎么了?他就是个负心汉、白眼狼!”刘慧芝越想越气,越说越怒,伸手指着窗外的天,指骨泛白,足见用力。

    “我照顾他那老娘五年也等了他五年,待他回来,又一起操持这个家,我大半辈子都赔给了他。结果呢,他却告诉他爱上了别人,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还是在快死的时候说的。”

    “这种家伙不是白眼狼不是负心汉吗?我有说错吗?”

    刘慧芝脸气的涨红,大声质问着。

    “这种家伙,老天爷早就该收了他了。”

    宋乔脸色一变,腾地一下站起,没有高跟鞋还是比母亲高了一头。一张温和的俏脸紧紧绷起带着面对下属时的威严,肃然吓人,压的刘慧芝向后一栽。

    “妈你怎么知道,这谁对你说的?”

    到底是想起这是自己的孩子,她又挺回身子。

    “这就是你嘴里的老爸亲口对我说的。”

    “怎么可能?”宋乔下意识的反驳道。

    见她这幅无可置信的表情,刘慧芝心里本就汹涌的怒火更加旺盛起来。

    “怎么不可能?这就是你爸住院第二天那时候对我说的,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十分不开心。”

    这段日子的事,宋乔都记得很清楚,瞬间就回忆起那天的画面来。印象里,母亲确实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只是,当时她觉得是因为知道父亲命不久矣的消息而悲伤。现在想来,和第一天的不开心确实有点不一样。

    没来由的便信了三分,只是本能的继续反驳道。

    “你听错了吧!”

    话一出口,宋乔理智就回来了。

    “我是老了,可还没老到一段话都听错的地步!”

    “我爸他……怎么跟你说的?”

    刘慧芝眯着眼把宋建国那些话给宋乔复述了一遍。

    越说后者心头越紧,手指攥的发了狠,掌上白肉像是烫了水,内里透着红,指骨白如玉石。这一起凑起来,一双手掌飒是好看。

    “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见她还是这般固执,刘慧芝又气又恼,心中悲凉早就被怒火冲散的他直接从床上站起出了房间。许是为了发泄,“砰”的一声把门带上。

    “你爸他就是个混蛋,早该死的混蛋。”

    在原地僵硬许久,宋乔打开门,到自己房间套了件藏青色的风衣外套,在客厅鞋架上方抽出一把伞出了门。

    天色阴沉,预报有雨。

    只是下不下的来还另一说。

    开着车,来到城市公墓。

    基于人数,人影稀疏却也不少。

    看得到父亲墓碑时,宋乔一惊,有个人影蹲在那里。

    是谁呢?

    脑子里闪过一个个名字,越走越近,那人依旧没站起。

    这让宋乔确定对方不是走错,而是目标就是父亲。

    没用多长时间,她来到父亲墓碑所在的一排。

    蹲下的那人一头半白的长发让她确定了性别,她继续迈动步伐,眼中的对方手磨砂着墓碑,双唇一开一合。

    在还隔着五块墓碑的时候,苍老的女人发现了她。

    从她父亲的墓碑前站起,朝她递出一个微笑后,背着她向另一边的过道走去。

    不认识的人!

    苍老的脸上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华。

    瞧清对方样貌的宋乔心头微微一震,满是疑问。

    除了脑海里的那几个名字,她不觉得还会有谁来祭拜父亲。

    泛着疑惑的她眯着眼睛注视着女人的背影,思虑一会儿,放弃了追上去询问的想法。

    来到宋建国的墓碑前蹲下身子,扫了一遍多出的花朵和馒头,她从包里掏出自己所带的东西,摆放在女人祭奠的东西旁。

    “爸,你真和妈她说了那样的话吗?”

    宋乔直接问出了声。

    “我觉得你是说了。”

    “可是,我却不相信你会是一个出轨的人,不相信你会是一个对不起妻子的人。明明,你是那样一个好爸爸,为什么就不能同时做一个好丈夫呢?”

    想着自己那出轨的丈夫,宋乔悲从心来。既愤怒又悲凉,右手成拳无力的打在墓碑上。

    冰凉粗糙的感觉混着疼痛自指背传来。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爸,你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墓碑上,宋建国的黑白照片笑容依旧,抿着的双唇也依旧,黑色的中山装板正的挑不出一点瑕疵。

    良久听不到回答的宋乔看着这幅由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遗照,刹那便崩溃了。

    她这才真正明白死亡是什么。

    不是一个人躺在地下永远离开再也见不到这么缥缈虚无的概念。

    而是,他再也听不到你说话,再也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不会为你心疼、悲伤、快乐……

    不会再为你牵肠挂肚,不会再借着天冷加衣的由头和你多说话。

    你再想他也再见不到他,他从这个世界完全的消失。从此,只活在你那颗还在跳动的心里,只存在于墓碑上那几个简短的字上。

    那种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从来就没有活过。

    风抚干宋乔那被泪水打湿的脸颊。

    可转眼,又被雨水染湿。

    湿了眼睛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呢?

    也许,都是。又或许,都不是。

    阴沉雨幕里,倩影起身,撑着黑色的雨伞路过一处处大理石墓碑,缓缓混入人群,成了五颜六色中的一抹艳色。

    良久,风歇雨停。

    只有墓碑上那幅笑容依旧,目送余日落。

    少顷,万家灯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