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感供应餐厅 章46 相遇的样子
    “好像是家里突然有些事!”说着,向青从柜台下拿出那张林知婧交托给他的纸。

    伸手接过打开,呈现在宋乔眼前的,是对方那清隽俊秀干净的字迹。

    宋乔:

    抱歉,家里突然有点事,要回去一趟。

    同时,昨天的事也很抱歉。

    林知婧

    二零一六年五月

    五行字,简短异常。

    “走了!”

    “嗯!”

    向向青知会一声,宋乔将纸张收好,

    出门上了自己的车,发动着向前夫家里驶去。

    她要去把自己的孩子接过来,其实要不是向青这通电话让她绕路赶来,她现在估计已经抱上自己的孩子了。

    来到曾经喊着爸妈人的家里,敲开门,一家人正吃着早餐,那个她曾经爱过现在恨着的人也在,和她的孩子不知道说些什么,三个人都满面笑容。

    心头没有像以前那样涌出强烈的愤怒,只是依然不舒服。

    “乔,来吃点吧!”

    她笑着点头。

    在孩子面前,她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而把局面弄得不愉快。

    虽然,这本不是她的原因。

    笑着吃完饭,又陪着聊了一会儿。

    她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她前夫一家都是明事理的人,这确实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我看人的眼光倒也不是很差。

    她有些积极的想到,到底是因为乐观还是因为再见到那个人纯粹想安慰自己,她却是不知道了。

    带着两个孩子逛了一会儿,玩了一会儿又吃些东西,宋乔才带着他们回家。

    “回来了啊!”

    “姥姥!我好想你!”

    刘慧芝顿时乐的眉开眼笑,抱着李荻就亲了一口。

    “我也好想你,姥姥!”李羽说着用手指着自己粉嫩的脸蛋。

    刘慧芝抱着也来了一口。

    “好了好了,赶紧进去,别在门口堵着!”

    拉上房门,摘下外套,因为已经配孩子玩过亲近的缘故,她没插足母亲和两个小家伙的玩乐。

    窗外阳光正好,来到卫生间将衣服洗完,在阳台一一搭好。眯着眼睛,舒展了一下身子。

    回到客厅,看着禁闭的书房门,怎么瞧怎么不舒服。

    推门而入,将遮挡住万丈阳光的窗帘拉开。

    坐到椅子上,掏出林知婧那张留下的纸,又看了一遍。

    宋乔提笔写道。

    ……

    林知婧

    林女士,你好!

    其实,该道歉的是我,对你隐瞒了一些事情。

    我父亲她其实去找过你。

    这件事他并没有告诉我母亲,他只是说部队有任务,要去找个人,就在我奶奶让他和我母亲结婚的次天。

    我父亲他不是不把你当做朋友,只是他不想只把你当做朋友。

    当然,你可能会不信,凭什么我确定父亲去找的那个人是你。

    罐子里的那块剩馒头就是证据。

    看到这里林知婧本能抬起头看向旁边那个透明罐头里的剩馒头,接着视线重新放到信上。

    而它的故事是这样的。

    ……

    鼻翼有些发酸,泛红的眼眶继续向下看去。

    作为回报,也告诉我一些父亲的事吧。

    子女好像都是这样吧,总在父母不在……

    总之,我父亲他年轻时是什么样子呢?

    宋乔

    二零一六年五月

    读完良久,林知婧还维持着看信的姿势。那种感觉,仿佛手里的不是脆弱的纸张而是力定千钧的泰山,将她整个人定在这里,一动不得。

    怎么拿起的笔,林知婧已经不记得了,当她恢复意识时,面前铺着一张信纸。

    宋小姐

    三个字已经写了上去。

    在后面补上“:”号,笔又停下,该写些什么呢?

    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笔提起。

    和你父亲的相遇现在回想起来,是意外还是注定我依然分不清,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两者都有,或多或少。

    我出生在一个富贵之家,这是一件幸运的事,而不幸的事则是我的父母都是重男轻女的人,这点你从我原来的名字林知南就可窥知一二。

    他们一个想有个继承人一个则想母凭子贵,所以,在我出生后他们依然勤奋耕耘。

    只是我母亲肚子却是不争气,为此,我父亲只好娶了几房姨太太。

    他们彼此都更忙碌了,没有精力管我。因此,我过了一个相对于弟弟妹妹更加自在的童年。

    我独立自主叛逆的性子大概就是在此为基成长的,长大后,父亲为了让我变的知书达理送我进了学校。

    可惜,她并不知道我在学校里接触的并不只是琴棋书画,我还接触到了那个时代最“先进”的思想。

    我现在的名字林知婧便是在学校时自己娶得。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俗套了,父母之媒,我不满意在家里偷了些盘缠逃婚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越发畏惧自己那时的大胆。

    幸好,我是幸运的。

    一路虽有波折却无惊险,最后,进了你父亲所在的部队成了一名卫生员。

    抱歉,说了这么多和你父亲相遇前的事。只是,一提起笔,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还请原谅。

    我加入部队还没一周战争就开始了,你父亲受了伤被送了过来,处理好伤势后就配给我来照顾。

    虽然这么说会显得我很肤浅,但事实就是,我被你父亲的颜值给惊艳到了。现在回想一下,不由住的庆幸你父亲没有发觉。

    “我……脸是不是破相了?”

    “啊?没有,只是些许擦伤而已。”

    “别骗我了,肯定是破相了,否则你这样的人是不会一直看我的。”

    少年抿着嘴唇,倔强偏过头,努力的止着眼眶里的泪水,那种坚强和委屈并存的表情让林知婧有些想笑。

    她边从兜里掏出镜子边问道:“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我从来都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少年绞尽脑汁,说出的话扔挫劣无比:“不、不像是人!”

    话出口,少年才发觉有多歧义,连声解释道。

    “我、我不是骂你,我……我只是……”

    林知婧却是不以为意,这样的反应这一路她见不少。简而言之,就像扔进沙漠里的鲜花,必然会惊艳风沙。

    “来,看一下,我可没有骗你!来啊,转过脑袋。”

    在她不住的劝慰下,少年扭过头。

    镜子里呈现出的脸颊让他既欣喜又意外。

    “这真的是我吗?”

    “不是你还能是谁?你难道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那个……”少年显得很不好意思,抿了抿嘴唇。“不回答你是不是很不礼貌?”

    “为什么不回答我?”

    “怕你笑话。”少年很诚实。

    “我绝对不会笑话你的!”林知婧举起手发着誓。

    似是信了她的话,少年微微扭回脑袋,在对上她带着笑意的目光后又如同兔子一样缩了回去。

    “我家里没、没有这种东西,我只在水中看过自己的脸,从、从来没这么……清楚过。”

    结巴的话语里,少年的勇敢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

    他的坦诚让林知婧好感更甚,在原来那座城里,她见惯了习惯掩饰的人

    “那就看清楚些!”

    “嗯!”少年乖巧点着头。

    ……

    这就是我和你父亲的初次相遇,抱歉,我无法将心中的东西用文字表达出来,但真的很有趣,就连我心头因为战争和人们受伤而产生的阴影都被消掉大半。

    也不知道符合不符合你心中的期待。

    林知婧

    二零一六年五月

    看完,宋乔转头看向一边拿着鸡毛毯子擦着书柜的母亲,举着信问道。

    “要不要看?”

    “不要!”

    翻了个白眼,宋乔拿起纸张和笔向自己卧室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被房门完全遮掩,刘慧芝一把冲到书桌前抓起放在那里的信。

    部队时的宋建国,她也想了解。

    在自己房间里的桌前坐下,将信展纸平放好,宋乔提笔写下。

    林知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