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情感供应餐厅 章48 吻你
    林知婧:

    谢谢你讲了这么多关于我父亲的事,希望没有特别麻烦你。

    只是,我心中还有一个巨大的疑问。

    我父亲在去世时说他做了对不起母亲的事,请问这件事你有印象吗?

    放下笔,看着面前这封仿着女儿字迹书写的信,反反复复审视不知多少遍后,提笔在后面补上:

    宋乔

    二零一六年六月

    看了一眼墙,她有些心虚的放笔比,轻手轻脚把信装进信封。

    林知婧收到这封信,已是三天后了。

    在书桌前,她狐疑的打量着这封字迹不同以往的信。是有不同,可并不能因此就判定这不是宋乔所写。

    思虑一会儿,她付之一笑。

    想这么多干嘛?

    端详一会儿,提笔。

    ……

    开车回到家里,刘慧芝正在客厅看电视。

    她将信放到母亲面前。

    “看看吧,我父亲也没做太对不起你的事!”

    刘慧芝先是一呆,随即便想到自己瞒着女儿寄出的那封信,直接将桌面的一封信拽在手里,吓的宋乔一愣。

    “你太激动了吧!”

    说着,她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刘慧芝才收回视线,放到手里的信上。

    颤颤巍巍的打开,摊在手里,依旧颤动不止,字很难看清楚。

    刘慧芝又急又气,直接给自己的手腕来了一下。

    油盐不进,毫无作用。

    她只好将信放到桌上,一字一字的看完。

    笑容随之浮现,少倾,又哭了起来。

    泪水滑落的过程中,笑容却又在脸颊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她将染上些许泪痕的信纸装进信封,来到卧室小心翼翼的存放起来。

    “我出去一趟!”

    “早点回来!”收了收哭腔,刘慧芝努力装出一幅无事的样子。

    “嗯!”

    出了门,上车前,想到什么的宋乔掏出手机。给拉到黑名单里的前夫发了一条短信,并将其从黑名单拉出。

    驾车来到邮局,将手里的信发了出去。

    接着,到理发店剪了个短发。

    次天,吃过早餐不久她来到楼下。

    前夫李东已经站在车旁等着她了。

    “真没想到你还会约我出来!”刚上车还没坐好,宋乔便听到对方这样说。

    “前些日子我在气头上,处理的有些欠妥。恢复过来后,觉得就这么结束有些太突然太可惜了。”

    听到她这番话,李东有些失望,他本来还以为宋乔是想复合来着。

    发动车子。

    车内随之沉默下来,宋乔率先打破这个僵局。

    “你和她怎么样?”

    “没联系了!”说完,李东一下子反应过来。

    “你是不是对她说什么了?我还没和她说分手,她就来找我了。”

    “我只是激起她身为一个女人的自尊心罢了!”

    宋乔抿嘴一笑,任由李东被这句话弄得摸不着头脑。

    没用多长时间,两人就来到了目的地———游乐园。

    排队买了票,两人玩了一整个上午。

    如今什么关系都不是的两人玩的非常开心,至少宋乔是的,笑声就没停下来过。

    中午做到餐厅还一脸回味。

    “至打结婚后就没玩的这么过瘾了。”

    “嗯!”

    “赶紧吃,下午还有事呢!”

    “嗯!”

    吃完饭,两人来到商场,宋乔疯狂购买着看上的一切。如此,便是一个下午。

    撑着酸疼的腿来到咖啡馆,坐下的瞬间,解放的双腿瞬间让李东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低下头丝毫未有所觉看着菜单的宋乔。

    李东一下子愣了,这幅样子,好熟悉,也好惊艳。

    真奇怪,明明只是剪短了头发而已,他接着拿餐巾纸的动作掩盖着心中的情绪。

    很快,宋乔点的两杯咖啡上来了。

    李东的是磨铁,而宋乔,既没有如结了婚后一样跟着选择磨铁,也没有如离了婚后选择黑咖,而是点了自己最爱的蓝山。

    “谢谢你,让我渡过了这么好的一天。”

    “别这么说,是我对不起你,以后你要是还想玩了,就喊我,保证随叫随到!”

    “这算是承诺?”宋乔脸上带着一抹自嘲。

    “放心,这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苦涩化成笑容在李东嘴角凝固,宋乔的话直接而果决的切断他心中涌起的莫名想法。

    良久,回过神来的他才幽幽道。

    “我们真的没可能了吗?”

    “想知道?”

    “嗯!”

    “服务员,来一杯黑咖,要热的!”点完,宋乔仿佛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一样,继续品着蓝山,而李东也不敢打扰她。

    过了一会儿,黑咖上来了。

    宋乔端起黑咖,看着李东抿嘴一笑。

    “这就是我的回答!”

    说完,直接将黑咖泼到后者身上。

    “别忘了付账!”

    留下这句话后,她便离去,结束的干净利落。

    留下被烫的龇牙咧嘴拽着衣领不住摇晃的李东,留下惊愕的众人,留下她那潇洒的背影。

    ……

    “你的信!”

    “谢了!”

    “你们还真成了忘年交啊?”杜渐微调侃道。

    “这信往来也太频繁了!”

    林知婧未理她,来到书房戴上眼镜,拆开信封,抽出信纸正准备打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掉在面前。

    拾起,狐疑的朝信封里瞅了瞅,却是没有了。

    拆开掉落的那张纸。

    人间至死四月天。

    字体清俊隽永,纸张上由岁月熏陶出来的花纹泛着黄晕。

    伸手打开正信。

    林知婧:

    谢谢你告知我这件事!

    要说不介意那是骗人的,但我好歹是松了口气,我母亲也是。

    但即便如此,我也应该恨你,可是,却全然生不起这种情绪。反而有种莫名的庆幸,我父亲喜欢上的是你。

    至于这里面另外一张纸上的那一句话,是我父亲写的,他应该也希望我能转交给你。

    那就如他所愿吧!

    总之,谢谢你!我会再写信给你的!

    再见!

    宋乔

    二零一六年六月

    放心信转手拿起那张纸,看着上面的那句话,她脑海里不由得又浮现那天的一幕。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

    “少个的!”

    “你是人间四月天!”

    “人间至死四月天!”手指轻轻拂过纸上字迹的凹痕,轻轻念出这句话的林知婧突的一笑。

    刹那间,往日风韵幽回。

    “但我还是没完全说实话啊!”

    她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封信来。

    刚拿到手,门突的被推开,一道小小的身影跑了进来。

    “姥姥!”

    笑容一收,她脸一板,手指反叩桌面。

    “教你的都忘了?”

    “哦!”男孩垂头丧气向门外走去,嘴里还嘟囔着:“我这不是太想姥姥您了吗?”

    拉上房门,男孩敲了两下。

    “姥姥!”

    “进来!”

    林知婧也没故意晾这个小家伙,在其进来后,葱指一点其额头。

    “下回给我记住了!”

    “知道了!”男孩抓着林知婧的手,摇晃着。

    “姥姥刚才手上拿的那封信呢?”

    “干嘛?”

    “我想看!”

    展颜一笑,林知婧伸手拉开抽屉。正欲拿信,想起内容突觉不对。

    于是,随手拿了一封。

    “不是这个!”

    还没递到外孙手里,男孩就嚷嚷道。

    林知婧只好换回那封信交给男孩,内心狐疑不定。

    “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我就只是那么一说,跟妈妈学的!”

    外孙的这番话让林知婧气的想拍额头,她居然被一个小孩给诓到了。

    看着已经将信打开的外孙,她不由得叹息一声,这封没寄出去的信是寄出那封的原件,陷入回忆中的她写的内容有些多了,感觉到不太好就又重写了一封。

    男孩将信拿正,谁也搞不清楚小孩子的想法,他竟然还念了出来。

    “宋乔!”

    “冒号!”

    林知婧掩嘴轻笑。

    “实在抱歉,上封信我骗了你。只是,这种事不太好说出来,我也怕影响你和你母亲的生活。”

    “但现在看来,怕是已经影响了。纠结许久,我还是觉得如实说出来才对得起彼此。”

    “你父亲并不只是把我抱住,而是嘴巴不停张开又抿起,明显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出来的样子。”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嘛?我这样问到,他我、我了老半天也没说出第二个字。我等的有些不耐,对他说道,你再不说我就走了!”

    “我转过身,走了大概七八步,背后传来他的声音。我、我可不可以亲……一下你?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就这么去了实在有愧列祖列宗。”

    读到这里,男孩狐疑的看了林知婧一眼。

    “你父亲真是胆气不足,竟然还把列祖列宗搬出来。那种情况下,有几人会不答应呢?反正,我答应了。”

    男孩眼中的狐疑更甚,林知婧却是闭上了眼,陷入回忆

    “事实上,不瞒你说,我也曾像你父亲这么想,这么就死了的话也太憋屈了,只是女子生性的腼腆和羞涩让我张不开口。所以,当时我不仅不觉得被冒犯,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不知检点?那个吻的味道我至今记忆犹新,你父亲的嘴唇干涩生硬异常,但本质还是柔软的。随之攀上我背部的双手苍劲有利,将我拉进他的怀里,我害羞的闭上眼睛,鼻子里你父亲那特有的男人气息愈发浓厚。”

    “说来可笑,我有些被呛到,竟咳出声来,打断了这第一次吻。后面随之发生的事也很有趣,但请原谅我在这里不着笔墨去描述,因为为了防止你和你母亲误解,这封信我并不打算寄给你。就让它和我的记忆一起,被岁月埋葬吧!”

    “林知婧,二零一六年六月!”

    读完,男孩一下扑到林知婧怀里,打断了陷入回忆的她。

    “姥姥,我读的怎么样?都对了吧?”

    “真厉害呢!”

    “嘻嘻!”男孩得意一笑,随即又隐了下去,想起刚才的内容,压抑不住疑惑和好奇的他问出了声。

    “姥姥,这个你父亲指的不是姥爷吧?”

    林知婧一愣,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如实坦诚没选择欺瞒。

    “不是!”

    “这上面说的,你是亲了他是吧?”

    “是他亲我!”

    “是嘴唇吧?”

    “嗯!”

    “可是你明明跟我说过,亲嘴是只有伴侣之间才可以做的事情啊!”

    刚才就猜到外孙会这么问的林知婧真的被问到后,还是没有回答出来。

    ……

    接过信的向青拆开信封。

    宋乔:

    很抱歉,上封信骗了你。

    “我能亲一下你吗,我还没亲过女人。”

    在上封信提到的那天晚上,我答应了你父亲的这个请求。

    对不起你母亲的事,他就做了这么一件。

    希望你们能原谅她。

    至于我,当然也这么希望着。

    林知婧

    二零一六年六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