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界的直播日常 第十九章 浩然之宗
    “打住打住,再让你吹下去我就该直接成仙成佛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老道,王柒默然无语。

    脸皮不够厚真的受不住,天知道这老头儿是怎么学来这手吹捧的本事的。

    凌虚子赫此时脸上也有些赫然,结丹百余年,如今再度体会低三下四的感觉,还真是感触良多。

    “放了你可以,但是你要是事后报复我咋办?我这小身板儿可禁不起你们浩源宗的折腾。”

    “这简单,只要道友愿意绕我一命,在下可立下心魔之誓,日后绝不会向道友寻仇。”凌虚子连忙道。

    “哦,那你立吧,我听着。”王柒点点头。

    没吃过猪肉他还没见过猪跑么,心魔这种东西,想来对修仙者还是很有约束力的。

    随着凌虚子立下誓言,王柒也松了口气。

    作为一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新时代优秀青年,他的三观还是很正的,即便是来到这样一个世界,能不杀人还是别杀人的比较好,和谐,和谐最重要。

    “行了,咱俩两清了,告辞。”

    王柒说着,便打算离开。

    躺地上的老道瞬间急了,连忙叫住王柒:“小友,小友请留步。”

    “又怎么了?”

    “那什么,小友可否将我一同带回去,老夫现在身受重伤,行动着实不便……”

    王柒:“……”

    这老头儿还真是麻烦!

    “算你欠我的,以后记得还小爷这个人情。”

    “老夫伤这么重,还不是被你这混小子给打的。”老道不满的嘀咕着。

    “你说啥?”

    “我说多谢小友救命之恩,日后若有机会老夫定然好好报答小友。”

    人在江湖,从心为上……

    “这还差不多。”

    王柒伸出手,搭在凌虚子的身上。

    马符咒,启动!

    伴随着耀眼的白光闪动,老道身上的伤势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复原。

    马符咒并非只是包治百病,而是能将人或物品恢复到其最完美的状态,功能相当的强大。

    就连之前逸散在空气中,化为渣渣的五方印,也在老道的身前缓缓的凝聚了出来。

    修士的本命法宝,莫不是也算其本人的一部分?

    王柒暗自揣测,否则很难解释为何会出现这般情形。

    “这,这是什么手段!”

    老道惊为天人,那模样,像极了乡下来的土狍子。

    疗伤的过程比之前的几次都久,花费了差不多接近半分钟左右的样子。

    五方印重新摆在了老道的身前,其伤势已然彻底痊愈,好的不能再好了。

    “行了,你的伤已经治好了,自己飞回去吧。”

    “小友高义,老夫在此谢过,只是不知道小友这惊天神通,师承何处,着实是让人叹为观止呀!”凌虚子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忍不住赞叹道。

    “不该问的别问,本剑神的师承是你能随便打听的么?”王柒不满道。

    “是我多嘴,还请小友莫怪。”

    王柒也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的便朝安定城的方向飞去。

    这臭老头儿,年纪大脾气也大,事儿还多,就不是啥好人儿。

    ……

    城主府的宾客此时已尽数散去,出了这么大的事,谁还敢留下?

    至于寿宴之事,却也没人在背后看萧大城主的笑话,一是不敢,二是涉及到仙家中人,在背后嚼舌根子不是活腻歪了么?

    庭院之中,除却一些卫兵家仆,此时也就萧魏,尹天恒和沈渔还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王柒二人的归来。

    “王道友这次着实是莽撞了,也不知现在是生是死,只希望那位老前辈手下留情最好。”

    沈渔静静的坐在一方,目光闪动,思绪一时间不免有些复杂。

    “沈道友,你说刚才那天象,是那二位引起的么?”一边的尹天恒看似无意的问道,只是从他手中拽住那块令牌的力度来看,他此时的心情未必有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沈渔摇摇头:“妾身和王道友也是萍水相逢,他有何等手段我并不清楚。”

    “哦?我还以为二位是道侣关系,看样子是在下想多了。”尹天恒笑了笑,眼中却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呵呵,王道友天纵之姿,妾身这等败柳残花,又如何高攀得起?”沈渔笑道。

    “沈道友此话,未免有失偏颇,以道友的花容月貌,想来是个男人都会心动的吧?”

    尹天恒话里有话,天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

    沈渔也懒得与其争辩,只是微笑不语。

    她对王柒可没有什么想法,现在跟着王柒不过是想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罢了,当然,若是王柒足够强力,又瞧得上她这未亡人,委身于对方倒也未尝不可。

    这便是修行界的现实,为了那一丝渺茫的机缘,无所不用其极,只要不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很多事情都不是不能够接受的。

    就在尹天恒还打算说点什么的,两道流光却从天上一前一后的落到了院子中。

    “王道友。”见到王柒安然无恙,沈渔连忙起身相迎。

    旁边的尹天恒却比她激动多了,直接冲上前,一把跪在了王柒的身前。

    “哎哟卧槽,这还没过年呢,老哥你行此大礼作甚?”

    尹天恒却没搭理他,反倒是俯首一拜:“浩源宗思北峰外事弟子,见过监察长老!”

    此话一出,王柒还没觉得有啥,沈渔和萧大城主却是如遭雷击一般,彻底傻眼了。

    浩源宗乃是溪国之首,其中的监察长老,那是何等的大人物?

    见到沈渔和萧魏就要跪下去,凌虚子凭空一挥手,便阻止了二人跪拜的动作。

    “你二人并非我浩源宗弟子,无需多礼。”

    直播间当中。

    “卧槽,监察长老,听上去好牛逼的样子。”

    “牛逼个啥,刚才还不是被阿柒砍翻了。”

    “主播牛逼,我要给主播生猴子!”

    “楼上的是母猴子?”

    ……

    “起来吧。”

    这话是凌虚子对尹天恒说的。

    “本座近日来游巡各地,你安定城做的还不错,并未出现多少鱼肉百姓,作威作福之景,倒也没有辱没我浩源宗的名头……”

    此言一出,萧魏的额头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丝冷汗。

    作为溪国的封疆大吏,他倒也不是没有过大肆敛财,纳上数个小妾这等心思,但每次都被尹天恒给制止了,甚至很多时候他还想将尹天恒也拉下水,奈何对方就跟个石头一般不为所动。

    起初他还以为修仙者都是清心寡欲的存在,在对方的牵制下也就熄灭了一些小九九。

    现在想来,若当初尹天恒真的与他同流合污,恐怕今日就该他们两个大祸临头了!

    浩源宗,乃正道门派,其意为浩然之宗,正气之源!

    门下设监察司,一管世俗欺压良善之辈,二管门下作奸犯科之人。

    而凌虚子,恰好是浩源宗监察司的大boss,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像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