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修真界的直播日常 第五十二章 过往是非
    沈渔出身于溪国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当年在她还是个山野间的黄毛丫头之时,遇到了那位改变她一生的人,她的师父。

    那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平凡的女性散修,沈渔甚至连她的全名都不知道,只晓得外人称呼她为“江夫人”。

    江夫人将沈渔带离了那处小村庄,教其读书写字,并授予修行之法,十几年的相处之下,两人的关系名义上是师徒,实际上却情同母女一般。

    但好景不长,在沈渔快要成年的那段日子,江夫人因为一瓶丹药与人起了冲突,一番激斗之下,最终虽将敌人击退,自己却受了重伤——那是对练气修士足够致命的伤势。

    事情过去没多久后,这位平凡的女修便撒手人寰,留下沈渔一个人孤独的活在这世间。

    临行前,江夫人对沈渔唯一的嘱咐,却并非是要沈渔为她报仇,而是让沈渔一定要修炼到筑基境界——一旦到了筑基,修士的性命便不再如草芥,寿元增加,百病不生,获得修行资源的途径更是大大的拓宽,起码不用担心再过练气境时那朝不保夕的日子了。

    沈渔将自己师父的话记得死死的,修炼到筑基境,也就成了她这辈子最大的执念。

    为了完成这个执念,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昔日单纯的乡村女娃,很快就完成了一场蜕变,逐渐变得冷静,冷血,甚至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良知,美德这样的东西,在他们这些修行界最底层的人当中并不适用,或者说在整个修行界当中都不怎么行得通。

    要么在绝望中活活老死,要么就踩着别人的尸骨上位!

    恰好此时,沈渔结识了那位名叫万方的修士。

    两人对修行的执念都很深,同样也都是抛去了自己底线的主儿,索性就此结为了道侣,并且在如何获取修行资源这点上一拍即合。

    他们修为虽然不高,手中法器也不怎么得劲儿,但总有比他们修为更低,法器更差的存在!

    不就是抢呗,散修中干这买卖的多了去了。

    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在一帮快穷疯了的散修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两人杀人越货所得来的灵石,几乎一分不差的用在了自己的修行上,一旦手中的丹药灵石不够了,他们就出去找下一个目标,如此循环往复,修为进境在诸多散修中也算得上是极为迅捷的那种了。

    万氏夫妇的大名,或者说恶名,也因此在岭南一带的散修中快速的传播开来。

    然后他们就踢到了铁板。

    在与同样是强盗之流的杨家兄弟串通好之后,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外出历练的顾家嫡子顾长平身上。

    原本这四个家伙还在纠结要不要动手,谁知道顾长平竟然机缘巧合的获得了一株千年灵药,若能将其拿下,他们修炼到筑基之前的资源可就都不用愁了!

    财帛动人心,恶向胆边生。

    后面的故事也就不用多说了,作为顾家嫡子,顾长平不仅有顶级法器护身,还有中品火龙符这等堪比筑基级别法术的强大符箓在手,和一帮穷鬼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最后若不是王柒出手,沈渔自己都免不得一个被人先x后杀的结局。

    “沈道友的身世经历,还真是有够曲折的。”听完整个故事,王柒忍不住唏嘘道。

    沈渔莞尔一笑:“妾身只怕将这些说出来,会污了王道友的耳朵。”

    “怎么会……”王柒摇了摇头。

    “我虽然没经历过这等事情,但若是换做是我,有着与你相似的经历处境,估计也比你强不了多少,要我在道德上谴责与你,也说不过去。”

    没经历过别人的苦难,就不要对人家的做法妄下定论,这是王柒一贯坚持的原则。

    更何况他现在也不在地球上,而是在另一方世界,若再如以前的道德法律标准来判断一个人的过失,未免也太脑残了一点。

    沈渔听完王柒的一席话,忍不住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笑过之后,她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轻声道:“道友还真是个妙人,心存正气却不迂腐,若妾身尚未嫁娶,或许就忍不住想攀高枝,对道友投怀送抱了也说不定。”

    王柒有些哭笑不得:“你我算得上朋友,这种话就以后就别再提了。”

    我王柒是好人,大大滴好人,怎么可能做夜踹寡妇门这种事情!

    “那便依道友所言,能被道友当做朋友,妾身荣幸之至,时候也不早了,咱们不妨先回去吧,今日还得多谢道友,愿意听我絮叨这般久呢。”沈渔站起身,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别急,我还有点东西送给道友,权当是将你卷进此次旋涡的赔礼吧。”

    ……

    入夜,王柒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静静地躺在小院中的藤椅上,看着天上的明月,久久无言。

    今天与沈渔交谈时,他直播间一直开着。

    弹幕中,“最毒妇人心”“这么恶毒的女人怎么还不去死”“主播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这种女人不杀留着过年?”之类的发言数不胜数。

    王柒都懒得去理会他们。

    总有那么些人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价别人,轮到自己时却做得比谁都恶心。

    这类人还不值得王柒去理会,他考虑的乃是另一件事情。

    距离他刚来到这个世界,差不多已经快三个月了,然而三个月过去,王柒对这个世界依旧是一知半解的。

    常言道,见多而识广,了解的太少的情况下,王柒连发言权都没有。

    沈渔不过是散修中随处可见的一员,类似于她的人在这个世界数不胜数,那些个散修又过的是何等日子?

    王柒不知道,所以他想去看看。

    系统将他扔到这个世界,除却引导地球灵气复苏的任务,王柒对自己的定义更像是一个来自异乡的旅者,一个将这个世界完整的呈现在地球上人们眼中的见证者。

    今天与沈渔分别前,他将手中的两枚筑基丹都送给了对方,也算是了却了这一桩因果。

    等到此次大湮魔宗的事件结束,他就要重新开启行的旅途了。

    长时间在同样的地方停留,可不是一名旅者该有的风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