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01 花家大少被扫地出门了
    冰雕铸成的牢房里,花颜双眼无神,他此刻脑中一片空白,在这个小房间中已经待了十来年了。每天送来的从来不是饭菜,只是一些注射物品。他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时常叹息道:“这个世界,冰冷而没有任何温度。”

    水晶屋子里,空旷而又静谧。

    此时,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男人,全身上下裹着防护服,他们将花颜从房间里带出,一路拖行着进入了一间更为隐蔽的实验室。花颜被几几个男人按在了床榻上,捆住双脚及双手。

    花颜唯一能动的就是这双眼睛,在他身躯上方,一台机器泛滥着蓝光朝着他奔来。从蓝光中降落一颗珠子,缓缓送入自己小腹中。

    “疼!——”他控住不住颤抖,元珠跟身体契合过程中,身体各个骨头、血液像是被撕碎了般。

    几个科学家忙着记录数据,根本无人去看顾花颜。

    花颜喉间溢血,他双瞳充斥着血色,身体缓缓升起,处于悬浮状态。实验室里的灯都炸了,一屋子人都沉入黑暗之中。

    他只是感觉到天旋地转,身体跨入了个异度空间。

    实验室里乱做一团,在备用灯被拿来的时候,他们惊奇发现,床跟人都神秘消失了!——

    星图世界!

    天玄大陆!

    冥河城!

    花家大院中!

    一位少年遍体鳞伤,他睁开双眼后,入眼并非是认知中的世界。花颜踉跄起身,他环顾四周,古色别院,风情长廊,古艳侍女,粗俗仆从....

    他穿越了!

    小姨娘赵氏搀扶着侍女的手,她缓步而来,掀开手掌心,就巴掌赏在花颜脸上。赵姨娘打完就吹了吹手指,眼角满是讽刺:“你这小杂种,竟然还能活下来。当真是个奇迹。”她话音刚落,抬起右腿就朝着的花颜踢去。

    花颜机警,他往后躲了躲,这便巧妙躲了过去。他捂着手臂,纵观全身,这身上连一块好皮肉都没有,青紫遍布全身。

    他嘴角上扬,啧啧感叹道:“花家对这嫡亲子嗣下手如此狠毒,不怕上天降下报应来?”

    “无能嫡系留着也是损害花家颜面,今日你花颜不死,也算是半个残废。来人,喊马车来,将他们母子俩全部送到乡下去。”赵姨娘扭着腰身,她手指弯曲,就指着花颜道:“这可是老爷吩咐的,无人敢不从。”

    赵姨娘摆手,身后便有不少仆从架着花颜手臂,将他丢出了花家的门。

    花颜匍匐在地上,周围都是些围观之人。他们眼中既有怜悯,也有鄙夷。

    “据说花家出了个废物,天生无法获取星图,跟普通人无异。那这花老爷可娶了个花瓶媳妇。”

    “不仅如此,今日就连嫡母南宫氏都要被遣送回去花家古宅了。你们说这花家究竟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冤孽,竟然横遭此等祸事。”

    “废物就是废物,就算是重获了星图,也难以被这花家所接受喽。”

    羞辱声、唾骂声、鄙视声,追随了花颜三分之一的人生,他如今听得耳朵都快生出茧子来了。

    花颜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站了起来。

    花家大门一开,从里面被推出来一位妇人,面容姣好,身形优雅,颇有大家闺秀之风。这位妇人是花颜娘亲,南宫桂,从今日起也被一并扫地出门了。

    南宫桂背着行囊,拾级而下,她挽着花颜上了马车。马车在一众人嬉笑怒骂中驶着离开了这座冥河城。

    马车上,南宫桂盘着腿,她双膝间盖着包裹,自始至终就说了一句话:“颜儿你小时候多可爱,多有趣,若你是个出息的主就好了。我们娘俩今后相依为命,你可得多多忍耐了。”

    她梳了个发髻,没有任何朱钗跟点翠。南宫家当初的陪嫁,全部都被扣押在这花家大院里了。生出儿子没用,招人嫌弃,这些年也被小妾们打压,实难出头。

    南宫桂撩开帘子,她看着窗外,眼神无光。

    花颜紧握娘亲双手,他一言未发。

    这马车在路上疾行,原定在傍晚时分抵达城外老宅。

    马车疾驰,飞扬尘土蒙在车轱辘上,车夫的马跟灵兽迎面相撞。马车颠簸了下,车轱辘就塞进了一条渠沟里,动弹不得。车夫不得不下来查看,他一靠近渠沟中,看到一只花斑兽站在自己面前。

    花斑兽形体很大,有十层高楼这般大。他立在路上,嘴里还叼着个灵兽蛋。

    双眼透着红色,他踢蹬前蹄,就伺机等待着将这一车人都吞入腹中。花斑鹿凝视着近处,这几个人那么渺小,一脚就能碾死,真是可悲。

    他吐了口唾沫,将灵兽蛋吐到了草丛中,那眼神注视着正前方。花斑兽问道:“方才撞了我,不赔偿点损失,是不是说不过去?”

    车夫捂着大腿,他颤颤巍巍的后退,退回到马车前,狠狠拍着车窗。车夫喊着花颜名字,便道:“花家少爷,你快救救我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还需要我照顾呢。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呀。”他眼神黯淡,手指不断扣着车盖子。

    车夫眼神里抵着冷漠,他从一开始就在算计这对母子。

    南宫桂坐在马车中,她一句未说。

    花颜拍了拍母亲双手,便撩开帘子,出去了。

    南宫桂眼角划过一丝诧异、一丝惊恐、一点不安。

    这是个骗局,专门为了他们母子俩而设定的。赵姨娘、绿姨娘,老爷....所有人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她索性摇摇头,将一切都揽于心间。

    在马车外,花眼一咕噜跳落马车,他手指抵着眼角,将花斑兽上下打量了下。

    “少爷,花大少爷。这次可全部仰仗你了。”车夫看花颜果真去跟灵兽对弈,他便躲到了马车后方,露出个头来观战。

    花眼瞥了眼马车身后,他满脸不屑。他走到花斑兽前方,停了下来。

    “哎呦,那么大一只斑点狗,也敢在这里挡着小爷的道路。”花颜往路上吐了点口水,他从路边草丛里折掉一点草叶子,放在嘴里咀嚼。他徒步往前一步,抬头直视花斑兽:“哎,要不要我们俩干一架,谁赢了谁就是这块地界的老大。你敢应战吗?”

    花斑兽眯着眼睛,他有些震惊。

    这少年连星图都未开,星力全无,连星徒级别都达不到,竟然会向自己挑战。

    这世道变了。

    “你!...星力未曾入门,连星徒都不是,不是我的对手。”花斑兽抬起前蹄,他脚宽度那么大,一半阴影面都压在了花颜头顶。他嘴角噙着不屑、鄙视跟嘲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