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02 兽口夺取战利品
    “小爷,刚来这世界,还没适应你们里面这里的规则。再说这星力也不是打败你就有的,你说是不是,小灵兽。”花颜摸着眼角,他整张脸都呈现出顽劣与不在意。在他嘴里直接将花斑兽降了一级。

    花斑兽吹胡子瞪眼,他气得两根须发都在颤抖。

    他爪子深入泥地里,瞳孔逐渐缩小,就锁定在花颜身上,花斑兽提起前脚,便道:“小家伙,能力不大,脾气不小。痞到我这里来了,等会儿你就知道啥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等着求爷爷告奶奶吧。”

    刹时起,乌云盖住了天际,花斑兽庞大身影从花颜身上越过,像是禁锢的狮子挣脱了缰绳。

    花斑兽声音停留在空气中,阵阵带着怨气。

    花斑兽刚落地,爪子便划过花颜色胸前,勾起他一颗扣子,还勾破了其衣衫。

    “好家伙,力道还挺大的。你这是想要趁机开膛破肚,趁火打劫,劫掠美色吧。”花颜踉踉后退几步,他拽着衣衫看了几眼,这衣服上破损了几个洞,丝丝印血。他皮肉又多出两道伤疤,花颜倒吸一口冷气,他“嘶”了一声,放下衣衫,故作冷静。

    小心脏在胸腔里起起伏伏,不断撞击壁垒,浑身血液都涌现到了嗓子眼儿,这场战斗来得突然,他连准备都没有。

    花颜摊开掌心,十分明白自身处境。他眼神循着柳叶往上看,顺势跳到了附近一处石头上,拽起一捆柳叶枝条,从花斑兽身边绕了过去。

    “嘿,小灵兽,你若是有本领的话,就来抓我。”花颜抱住柳叶枝条,他从一处地方跃到了一块大石头上,花斑兽果真跟着来了。

    花斑兽尾随而至,他身体撞在了石头上,鼻子里带着闷腔,身体松软瘫软在地。花斑兽躺在地上喘息,他视线所过之处,有个小影子就站在自己腿脚边儿。

    “你这小小人类,果真是让人嫉恨不已。没想到你居然对我使诈。”花斑兽眼眶中染上血红,他双腿扒拉着土壤,想要从地上起来。

    只是方才为了将这枚灵兽蛋从其余灵兽中夺取过来,已经耗费了不少星力,一时半会竟有点不能招架。

    花斑兽双眼无神,他就紧紧盯着花颜看,听着这家伙的呼吸以及脚步声。

    花颜在全身上下搜寻了起来,他在花斑兽身边驻留了会儿,遂摸出一把匕首,俯下身子将匕首横在了花斑兽脖子上,面带威胁,道:“我跟娘亲经过此处,分明是你偏偏要撞上来的,对不对。我们可是在赶路,若是出了车祸,你可是肇事者。逃脱不了刑事责任的哦。”

    他拿匕首在花斑兽身边比划了几下,脸上全是嘲讽与戏弄。

    花斑兽眯着眼睛,他眼下聚精会神盯着这位少年看,器宇不凡,勇敢果决,就是瘦弱了些。他躺在地上,依稀听到森林中传来一阵阵灵兽们的嘶吼声音,想必是听到了打斗声。

    此地不宜久留,得赶紧带着灵兽蛋离开。

    花斑兽眼神晃动,他一爪子压住了匕首,视线直逼花颜道:“肇事,就将我当做肇事者。少侠,方才就是个误会,我们下次再比过。先放我走好不好?”

    “不好。”花颜神色骤变,他气息不稳。

    他将匕首从花斑兽脚底下抽了出来,放回了裤腰带上。花颜用审视的目光盯着那家伙看,肚子里满是小心思。

    花斑兽吞咽了几口唾沫,他从地上翻身起来,试探道:“少侠,要如何才能放过我。”

    “你将那枚灵兽蛋赠与我,我便放你走。就当你损坏我马车的赔偿,还有你打赏我的医药费。”花颜蹲得有点久,双腿不知不觉麻麻的。他刚站起来的那一小会儿,只觉得头晕目眩,天地星辰都分不太清楚。他扶着岩石这才缓冲了下来。

    他摊开手掌心,双眼直视着花斑兽。

    花斑兽立在风中,他重新打量起这位少年来,心中多出了一条评价:贪得无厌。

    罢了,灵兽蛋给他也无妨,今后若是有机会还是可以拿回来的。

    “行吧,灵兽蛋归你了。里面的灵兽可不得了,你可当心别给弄出来了。”花斑兽抚摸眼角,他也不管那么多。他大爪子指了指那草堆方向,指出了大致方位,便转身遁入了森林中。

    一声灵兽嚎叫,花斑兽消失了。

    花颜离开大岩石,他循着花斑兽指引的方向,找到了灵兽蛋。他抱着灵兽蛋回到了马车中。

    马车车夫从车身后面出来,他自言自语了几句,便道:“看来这赵姨娘的计划失败了,没想到废物少爷还能打败灵兽,居然还捡到了没灵兽蛋...这气运倒是不错。”车夫爬回马车,他驾驶着马车疾驰而去。

    在马车中,母子对望。

    南宫桂拉过花颜臂膀,她左右上下看了个遍,眼睛红了红,忙从身上摸出来药膏,便道:“颜儿,你将这些药膏涂抹在身上,不出几日这身上的伤痕便会好全了。娘亲方才都担忧极了,你没事便好。”

    花颜接过膏药,他嬉皮笑脸的吹了一阵:“娘,你就别担心我了。这些膏药我会涂抹的。再过一段时间应该会到花家古宅了,不知哪里如何。”

    他漫不经心的将灵兽蛋放在马车一角,将膏药涂抹在受伤的位置上,用手指慢慢涂匀。

    灵兽蛋躺在马车角落显得格外出挑,静静呆着。

    小城外围。

    古树林。

    花家古宅附近。

    柳叶轻轻飘,河道上也落满了柳絮,傍晚时分的夕阳红艳艳的,好看极了。

    马车到达了目的地,车夫将马儿安抚好,便撩开了帘子,道:“南宫夫人,花少爷,我们到了。”

    “这么快到了,辛苦你了。”花颜从马车上下来,他扶着南宫桂一道下了马车。花家古宅大门就印入了眼帘,他们徒步靠近古宅。

    花颜去扣动门扉上的铜环,等了很久这才有人过来开门。

    大门一开,“吱呀”声中带着的点灰尘。胖女人眼睛小,上下打量了下这来人,她撞开了花颜母子,走到了车夫跟前,从怀中取出一锭晶核,放在他手中。

    “舟车劳顿,辛苦了。这点心意,回去买点酒水喝。”胖女人脸上粉粉白白的,说话也没有任何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