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气运从点星开始 0012 三人组初相遇(前篇)
    冥身形浮出水面,他将人从潭水中拉了出来,丢在了岸边。

    “主人,人是救上来了,但是这意识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要不要弄醒他。”冥从水潭中直起身子,他浑身上下水珠都浮动在身边,一瞬间全部都蒸发干净了。他一脚踩在花颜胸口处,花颜胸腔里涌动着一股水流,全部从嘴角中喷涌了出来。

    花颜从睡梦中苏醒,他视线逐渐清晰,看清楚了天星星跟冥龙的模样,他从地上起来,便忍不住问道:“不知道两位为啥要这样看着我....方才是两位救了我吗,那真是太感谢了。”他捂住鼻子,打了个喷嚏。身上衣衫黏连,水珠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片海洋。

    他慢慢靠近天星星,凑近去问了一句,便道:“姑娘,还没有询问你芳名呢,还有这纵火灵技口诀是什么,我这人就是笨,就是学不会。”花颜脸、鼻子与天星星只有一根手指之隔。天星星一把将其推开,花颜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

    他眼角充斥天真,当真手撑着地面,一双眼睛就直勾勾盯着天星星看了。还是不依不挠问道:“姑娘,我看到你左胸前上的胸牌了,月落公会,天星星。你身上有方才那位前辈的酒气,你们俩是父女吗?”花颜随即眯着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天星星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招呼着冥龙,转身便朝着森林中走去。

    冥龙从花颜身边经过,他视线一直注视着这家伙,那视线里就透露出点不耐烦来。他忍不住讽刺了几句,便道:“你这家伙..竟然对主人有非分之想。留着你还有用呢,赶紧起来带路!”冥龙衣衫身后露出了一条尾巴,一摇一摆。他将花颜拉起,扛在了肩上。

    天星星在前面走了一段路,便对他们吼了句:“冥龙带着他赶紧跟上来,本姑娘想要去那陈旧院子里看看。”她声音不大,就震碎几片落叶罢了。

    月落森林西南边,到处都是纷杂植被,路上偶尔还留有几只灵兽的骸骨。

    西南一角落,距离三人还有一掌心的位置,出现了个人影。白衣如雪,头发呈现墨色。宫家次子宫如酒出门寻狩灵兽,误入月落森林深处,迷路了。

    他看了眼不远处。视线刚好落在一片枫叶上!——

    前不久的记忆又被勾了起来。

    宫如酒望着天空一袭长衣披在身上,锁骨微微露在寒风中,他发丝凌乱散落肩上停留着些许花瓣,双手放置于身后靠近花无痕的时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酥酥的声线带着海浪波动,落在了这小妮子耳畔,道。

    地上出现一撮影子,玄灵从灵魂中分割出来。蓝一脸淡然将衣衫替宫如酒穿上,在这古代中活成了当家保姆。花无痕视线漂浮不定,她从石桌子上拽起一块酥饼便朝着宫如酒那边丢去,酥饼蹭掉了半边衣衫,露出了内衬的小白衣来。

    凉意飕飕,宫如酒轻轻皱着眉心,恍若无心但却异常不爽,他将单边衣衫一拉眼睛微眯起来,说道:“花无痕方才是不是你到本王的房间一游,那里还留下来你的一根发丝,别以为消除了一些痕迹就可以抵消掉你做的那些事情。随意扔掉别人的衣衫.....你该不会是看不惯玄灵替本王更衣吧?”

    愤怒突然之间萦绕兜转,变成了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来。

    “主人,这衣服穿好了。若是无事的话,那么我便退下了。”蓝若无其事的低下头,默默退入了一道黑暗漩涡之中,阴影连成一片在这晴空下消失无踪。

    “嗯!”

    “花无痕你对付自己的长姐都没有办法,还扬言说要报仇是不是有不太靠谱呀。再说了上次在怡红楼的事情,你不应该感谢一下本王,还亏得想出来让她火烧怡红楼的办法来,不然就真的让这婚姻成了真了。”

    “你宫如酒不救喜欢那些花姑娘嘛,多一些像长姐这般的天姿国色,聪明过人不是更入你双眼,再说了很多时候,你宫如酒又不是缺女人。”

    “一股醋味这茶水里没有放醋吧,难道是别人手抖。”

    花无痕将头埋入那臂弯中,咬牙切齿的表情任谁都看不到,她一听到那长姐名字便抬起头来,对着宫如酒邪魅一笑,拽起来一个杯盏就冲着他倒过去。宫如酒侧身一躲,故意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鼻子煽动犹如在捕捉着这些味道一般。

    他忽然将这茶盏放下来,仔仔细细扫视一遍深怕丢了什么东西。

    这时候,花无痕从桌底下踢过来一只狐狸的尾巴,绒毛大尾带着一股狐狸骚味冲鼻得很,直接撞到了宫如酒腿上,他脸上略带着羞涩,不耐烦的说道:“花无痕你这家伙怎么将这狐狸也给踢过来了,这不是你们北澜国祖传的灵狐吗?若是给了本王你可还算是舍得了。”

    “九尾灵狐你去给他当压寨夫人吧,看起来他们家的家大业大,财力雄厚,要你一个灵兽当了王妃估计也不会被吃空的。”

    花无痕面带不屑,她掩面也不去看那只九尾灵狐一脸不情不愿,相当委屈的表情,她就是不爽这宫如酒每次都这么昂首挺胸,逍遥自在,好似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就是要找这个家伙的麻烦。

    话锋一转,她也毫不含糊的说道:“就算是这莫须有的公主身份甩不掉,也不会同意嫁给你这样的一个浪荡王爷的,若是那皇帝老儿真的下旨的话,那么我就远走高飞,天高海阔的还怕没有什么更好的大陆供我选择。”

    “花无痕你还是太天真了,哪有人会放着这等富贵不玩。”

    宫如酒低头俯视着那只九尾灵狐,一脸惬意,这衣衫上的两点璎珞随风飘移,不过几秒的时间便已经探透了来自北澜国的灵兽底细——不过是只连化形都做不到的九尾灵狐,却不知道这个北澜国公主为何会视若珍宝,恐怕后面的危机还会存在。

    他单是看了一眼,便不再言语。

    单手捏着杯盏,随意笑笑,根本就没有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同一件事情上。这时候,花无痕忽然之间便站了起来,视线一直停留在树枝上的家伙身上,宛若一个不太愿意倾听的小书童般,眼神不太友好。

    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南歌梦不屑与冷漠相视。

    “南歌家除了药灵师之外,竟然还有个纨绔子弟,不仅喜欢欺负灵兽,还喜欢蜗居在树上面偷听别人说话,未免也太丢人了点吧?”

    “没想到你的眼睛还挺好使的,不过这般好的隐藏都能被你发现的确是我南歌家的失误。不过你们刚才的说话,我只是听了一半。至于你不是北澜国公主的事实,确实是比较意外。因为我曾经在北澜国见过那位公主殿下,所以对她了若指掌。”

    南歌梦解除了隐身状态,双腿蹲下整个人宛若一个青蛙般呆在上面,一上线便带着一股戾气,空气里不知什么时候便带了一份剑拔弩张。他笑意丛生,从背后取出来一件宝贝,像是新研制出来的仪器设备,这家伙摇摇头,似乎是对这个玩意儿非常的不满。

    匆匆丢落下来,还附和了一句话道:“你不用担心,该听到的都已经听到了,所以等会儿那大街小巷都知道你花无痕就是从北澜国而来的奸细,有这样的身份,估计你这一时半会也抽不开身了。你说是不是呢?”

    “南歌梦你这个小贱人,尽会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难道这就是你们南歌家交给你的本领跟见识吗?”

    花无痕有点愤怒,她双目圆睁一直盯着南歌梦站立的方向,但是这家伙身影快如闪电,便在这一秒之间已经打开了任意门,逃之夭夭了。

    地上就留下来了一个没啥用处的隐身器,余留的便没有任何价值了。

    她气得直跺脚,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这类事情发生。望望宫如酒,这家伙更加不靠谱,完全的一个小茨佬,不管事情,也不喜欢与人交流。

    “宫如酒你还喝茶,你未婚妻都被人给欺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洪荒虚拟化〕〔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